h小说

第十章 求助

我是伐木工2021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孙浩大致浏览了一遍接收到的众多功法秘籍,其中不仅有功法秘籍还有众多的剑法,刀法,身法之类的秘籍,也有一些前人的修炼心得,通过这些秘籍孙浩也大致理清楚了武道的境界划分。
    从低到高分别是不入流,三流,二流,一流,后天,先天,宗师,大宗师!
    至于大宗师之上的境界,根据还施水阁中信息的记载大宗师之上是天人境,至于何为天人境却没有仔细的描述。
    这些秘籍中等级最高的要数慕容复发来的斗转星移,属于大宗师层次的武学,其次是太极心经属于顶级的宗师境功法,其他的功法基本都有所残缺或者等级都不到宗师境,孙浩也就没有在意,只是大概的看了看。
    倒是九叔发来的茅山派功法让孙浩颇为上心。
    九叔一共发了三本功法过来,分别是《上清大洞宝箓》《上清大洞宝经》《茅山驭尸术》,三门秘典都是相当于武道大宗师层次的功法。
    大洞宝箓乃是记载茅山众多符箓的秘典,内中记载众多符箓,以及请神,问卜之法
    上清大洞宝箓,乃是仙道功法,里面有茅山派仙道练气之法,以及斗战法门。
    至于茅山驭尸术就很好理解了,就是一些养尸,驭尸秘法。
    看完茅山秘典之后孙浩发现武道和仙道区别还是很大的,在宗师境之前区别还不是很大,但是从宗师境开始便完全两样了。
    看完这些信息之后,孙浩自语道“呵呵,你们还真当我好骗啊,尤其是张三丰这老牛鼻子,也是蔫坏蔫坏的,嘴上说着膜拜大佬,这剥削起来真是一点都不手软啊”
    “嘿嘿,可惜你们的小算盘要失算了,先凉你们几天再说”
    这么想着,便在群里回道“谢谢你们的礼物哦,我很喜欢,不过我世界里的那些小东西又开始闹腾了,等收拾了他们再给你们发红包哦”
    一听这话,群里众人赶紧纷纷回复
    觉醒的菜鸡:“大佬您先忙,不用管我们,乖巧.jpg”
    慕容大表哥:“是啊,大佬您需要帮忙尽管开口,虽然我实力低微,但还是愿意为大佬尽一份力的,微笑.jpg”
    叛逃的董天宝:“我也一样,我也一样”
    后天菜鸟林平之:“大佬有需要随时吩咐,平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明天我就找人给您立上牌位,时时供奉。虔诚膜拜.jpg”
    通过这段时间的交流,孙浩对几人的性格多少也有了些了解,李恪和张三丰,九叔,慕容复几人都是人精,董天宝好像一直在被少林和尚追杀,每次回复都比较简短,倒是还不好判断。
    也只有林平之才算是实在点,不过想到笑傲之中林平之的人设,孙浩也不觉得奇怪,没有遭遇灭门之祸的林平之还是很有侠义感的,最后落得个凄惨结局也是造化弄人。
    “不过加入了聊天群之后林平之的命运肯定会被改写的,也不用我去操心,跟他们这些老银币待的时间长了肯定也会成长很多的”
    “不过要是你的表现够好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开点小灶,嘿嘿”
    孙浩一边想着,一边在群里回道“嗯嗯,你们放心吧,对付这些小东西我最拿手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回了一句之后孙浩的意识便退出了聊天群。
    ......
    第二天
    林平之一大早便开始吩咐下人去准备三牲六畜,以及各种祭祀的用品。
    而下人一听林平之吩咐要采买的东西,心中万分疑惑,问道“少爷,您还置办的这些都是些祭祀用的物事啊,但是现在这不年不节的,也没听说老爷要祭祖啊?”
    “费什么话,快点去准备,然后偷偷的送到我院子里,不要让我爹娘知道了,快去”
    林平之不耐烦的说道
    好在这下人乃是平日里专门伺候林平之的小厮,尽管心中万分不解但还是按照林平之的吩咐去做了。
    一个时辰之后,小厮便将林平之需要的东西准备齐全,从后门运到了林平之居住的小院内。
    然后林平之就把众人都赶了出去,严令不准任何人进入小院。
    待众小厮离去之后林平之看着院子里的三牲六畜和众多祭祀用品一时间有些发愁。
    “大佬跟我不在一个世界,我按照正在的祭祀流程来的话大佬能收到我的祭品嘛?”
    当时只顾着讨好大佬说出了要祭祀,但是现在想来好像又有些问题,这让林平之一些抓瞎。
    突然,林平之眼睛一亮,自语道“我可以找其他人问问啊,我记得李恪也说过要给大佬立牌位,日日香火供奉的,那就问问他怎么做的,对!就这边办!”
    于是林平之意识快速进入聊天群,找到李恪然后点击私聊。
    “李兄弟,有个事情想请教你,你现在方便吗?”
    此刻,蔚蓝星球上的一所学校里,李恪正迷迷瞪瞪的打着瞌睡。
    昨天孙浩离开之后,他又跟众人在群里水了半天,导致现在上课的时候困的不行。
    收到林平之的消息之后,有气无力的回答
    “哦,是小林子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打哈欠.动图”
    “李兄弟,是这样,我昨天不是在群里说过要祭祀大佬嘛,但是我现在祭品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操作合适,李兄你人聪明,见识有多,能不能给我出个主意?”
    “嗯?”
    一听林平之这话,李恪瞬间就不瞌睡了,精神头也上来了。
    他昨天在群里说要给日日香火供奉孙浩不过是因为手上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才说了两句好话讨好孙浩罢了,本来以为林平之也是一样,没想到这傻孩子还真准备祭祀?
    这么一想,李恪眼睛不由的转了转,心中有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