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章 功能逆天的土地庙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涛从南天门出来,脚下踏着一片白云,按照天庭给的神识流,寻找自己在凡间的工作地点。
    也就是自己的工作岗位,办公室土地庙。
    土地神的道场,当然是在土地庙,主要工作就是接受凡人的祭拜、祈愿,以及配合凡间诸神,例如城隍神、阎王、各大气象神等日常工作。
    而且只要天庭有什么差遣,土地神必然耳提面命,首当其冲。
    一般凡人遇到一些红白喜事,都会到寺庙、神庙、城隍庙以及土地庙等地方,磕头上香。
    有些佛教寺庙,或是一些名山道观等地,规模宏大,庙宇层层叠叠,凡人信徒接踵而至,香火鼎盛。
    而张涛自己的土地庙,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会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庙宇吗?
    里面前来祈愿烧香的人,会是络绎不绝吗?
    土地神好歹也是神,神的道场,应该不会差……
    他心中有一些期许,也充满了忐忑。
    “根据标示,自己的道场,应该就在这里呀!怎么不见我的土地庙?”
    张涛从白云上下来,双脚踩在地面,四下寻找自己的土地庙。
    这里是一个荒凉的小土坡,前方有一片茂密树林,张涛张望了一下,好像前不挨村,后不着店。
    奇怪了,连一个柴火堆般高的地方都没有,哪来的土地庙?
    难道是太白金星又在诓骗自己?
    笑话,堂堂土地神履职,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土地庙……
    张涛即刻施展“遁地术”,像跳水一样遁入地中。
    在蹿入地下后,身体犹如一缕魂魄,自由地穿梭。
    这种魂游地下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就像躺在绵软的沙滩上,不想起来。
    张涛在地下游玩了一番,数次把脑袋探出地面,身体依然埋在地下。
    他觉得自己像个土拨鼠似的,窜上窜下,不停地寻找着自己的土地庙……
    “嗖嗖”、“吱吱”、“嚓嚓”。
    不知不觉,这方圆十里之地,都被他查探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自己的土地庙。
    我实在是太难了!
    张涛觉得累了,索性从地下钻出,一屁股坐在一棵大树下,浑身燥热得不行。
    正所谓摩擦生热……
    自己地上地下,来来回回,折腾了几十番,身体已然有些发烫。
    全身温度骤然升高,脸颊有些发热。
    张涛正想休息,目光平视之处,发现一样东西,立刻惊得差点下巴都掉了下来!
    只见一块半截石板陷入泥地之中,上面歪歪扭扭,赫然写着“土地庙”三个大字。
    这不会是自己的道场……土地庙吧?
    不会吧?不会吧?
    竟然如此寒酸简陋……
    在张涛印象中,来土地庙祭拜的凡人或许不多,香火远非寺庙能比……
    但好歹有座屋子吧?
    至少有尊土地神的雕像,下面有祭祀台,台上应该有香炉,以及水果、糕点类的供品……
    可这土地庙,仅仅一块石碑,毫不起眼,连一个坟堆都比它高半截!
    别说庙宇了,连个遮风挡雨的屋檐都没有。
    祭祀台就是一块青石板,上面干干净净,别说供品了,连上香的痕迹都没有……
    张涛的心态,彻底爆炸了!
    这哪是土地庙啊,分明就是一块小石碑。
    土地庙的选址,为何在一片荒地之中?
    四周连一条路都没有,鬼才来祭拜祈愿!
    怪不得没有神愿意做土地神,太寒酸,太卑微了,这哪里还有半点神的架子?
    太白金星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自己被忽悠了。
    一想到这,张涛急火攻心,肠子都悔青了。
    真不该拿这土地神委任状!
    为了吃天庭一个编制,把自己搞得这么惨,张涛心里非常不甘。
    苍天啊,大地啊,谁来救救我?
    张涛欲哭无泪,内心愤懑无比。
    “娘,你慢点走,小心脚下滑……”
    就在张涛哀叹之际,忽然听到附近有声音,好像是个小孩发出的叫嚷声。
    噫,会不会是来祭拜土地庙的吧?
    那自己岂不是要“开张营业”了?
    一想到这里,张涛心里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先不管道场如何,有人来祭拜自己的土地庙,总归是一件好事。
    事态紧急,开门迎客最重要!
    于是,张涛立即施展“通灵术”,身体瞬间化作一缕魂魄,蹿入土地庙中。
    现在土地庙中没有雕像,张涛只得潜身于石碑之中。
    这种感觉,就好像躲在衣柜里……
    他屏气凝神,不动不摇,静静等待未知香客的到来。
    不一会儿,一个脸色蜡黄的妇人,气韵不凡,领着一个约摸五六岁年纪的小男孩,走了过来。
    她们母子俩走累了,在树旁休息一下。
    “沉香,你要是累了,就在这里等我,我自个去上山采药!”妇人说道。
    小男孩警惕地看着四周,眼神怯怯地说道:“不,妈妈,我害怕……”
    张涛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这母子俩不是来拜土地庙的,而是上山采药,途经此地。
    有点失望,张涛心里酸酸的。
    这也不怪她们,谁会注意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土地庙呢?
    人越多,地段越好,庙宇越大的地方,才能吸引香客信徒,前来上香祈愿。
    谁会给一个乱土坡中的土地庙上香呢?
    如此一想,张涛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原来是自己空欢喜一场……
    他潜伏在石碑中,觉得浑身不自在。
    “妈妈,你看,这里有个土地庙!”这时,小男孩忽闪着大眼睛,怔了怔,发现了张涛的土地庙。
    张涛一听,心里又激动起来,看来有戏!
    还是这个小男孩眼尖,发现了近在咫尺的土地庙。
    妇人露出惊疑神色,没想到如此荒山野地,竟然还有座小小的土地庙。
    应该不能称之为庙,就一块石碑而已……
    妇人走过来,抬起脚丫,冲着土地石碑,上去就踩了两脚!
    “嚯嚯!”
    张涛立马觉得脸上和胸口,被人连续暴击了几下。
    这是干嘛呢?
    才上任第一天,就要拆我的土地庙?
    “哪有什么土地公,都是假的吧?我们天天祈愿,这些神会看到吗?会怜悯我们吗?求而不得,装腔作势,空有牌位……”妇人说了一通。
    你求而不得,这也怪我?
    张涛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我才刚刚履任,你气也不能全撒在我头上……
    真是喝口水都塞牙缝,放屁都砸到脚后跟!
    张涛无端吃一顿拳脚,飞来无妄之灾。
    “走吧,抓紧时间,我们去上山采药!”妇人休息了会,扛起身旁锄头,准备离开。
    倒是小男孩,一直瞪着大眼睛,看着土地庙,心中充满了疑惑。
    在他懵懂初开的意识里,一切陌生事物,都能让他产生好奇。
    总感觉这座土地庙怪怪的……
    看着她们母子俩匆匆而来,又即将匆匆而走,张涛心里挺失落的。
    唉,无可奈何花落去。
    不过这小男孩倒是挺可爱,萌萌的,纯纯的……
    他对自己的土地庙充满好奇,多半是他人还小,没见过世面。
    土地庙在他眼神中,具有某种神秘感和吸引力。
    怎样才能吸引他的注意呢?
    机会难得,张涛觉得自己也该显摆一下。
    看来只能依靠自己这张清秀英俊的脸庞了……
    在石碑上方,张涛故意隐隐显示出虚拟头型,挤眉弄眼,对着小男孩扮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小男孩瞪着大眼睛,顿时被吓住了。
    “妈妈……我,我刚才看到了一个土地哥哥……”
    妇人回头一看,啥也没有,张涛瞬时缩回了头型。
    “这么小的土地庙,哪有土地公?你别胡思乱想了。”说完,妇人一把拽着小男孩的手,离开了这里。
    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了土地哥哥……
    小男孩歪着头,回头怔怔地看着土地庙石碑。
    突然间,他挣脱了妈妈的大手,跑到土地庙前,双手虔诚地握着,小声道:“土地哥哥,请保佑我和妈妈,找到山上的灵芝……”
    “快走啦,浪费时间!”
    妇人没了兴致,索性一把抱起小男孩,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就这么走了?
    张涛心里顿时无限惆怅起来……
    “叮,土地庙烧香系统成功激活!”
    “叮,激活系统,新手奖励八九玄功!”
    “叮,土地庙收到祈愿,功德值+100,升级至炼气士境界后期,奖励洗髓丹!”
    张涛猝不及防,脑海中,被急速闯入的一连串电子机械音所淹没……
    乖乖,原来是金手指系统来了!
    土地庙烧香系统……这又是什么奇葩玩意?
    张涛心里又惊又喜,喜的是救命稻草来了,不然做土地神无聊透顶。
    惊的是,自己还是一片茫然,对这个系统知之甚少。
    张涛激动之后,努力保持住镇定,把思绪捋一捋。
    “新手奖励八九玄功……”张涛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神识流,从丹田处进入身体,浑身上下四肢百骸,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飞速提升。
    全身经脉膨胀,气息流转异常迅速,血液量猛增,好似换了一副皮囊。
    难道这就是八九玄功?
    八九玄功包罗万象,蕴含了诸多神通法术,例如纵地金光、法天象地、七十二变,以及腾云驾雾、元神出窍等等。
    二郎神杨戬就是修炼了这套神功,威力无比。
    “土地庙收到祈愿,功德值+100……”
    刚才是那个小男孩在祈愿,应该是他激活了这套土地庙烧香系统。
    正是由于他的祈愿,无意间,增加了自己的功德值。
    而这功德值又有何用?
    再看后面,“升级至炼气士境界后期……”。
    这方世界中,神仙境界分为九级。
    第一级肉身,第二级炼气,第三级仙人,第四级金仙,第五级大罗,第六级无极大罗、第七级混元大罗(准圣)、第八级圣人,以及第九级天道。
    除了第一级肉身及第八级圣人、第九级天道外,每一级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与后期,一级一级,相继提升。
    第九级天道是至高境界,连当世圣人都只是听说,而无法企及。
    根据系统提示,张涛现在处于第二级炼气后期境界,只要再升一级,就可以达到第三级仙人境界。
    仙人境界,就意味着肉身成仙,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仙人”。
    神只是天庭的一种官职,获封为神,不是非要仙人境界,甚至厉害点的肉身,都有可能封为神。
    看来张涛附身之前的截教弟子,并不是仙人境界,而是第二级炼气境界中期。
    第二级炼气境界又被称为“准仙”,离仙人已经很接近了,甚至在实力上,与仙人不相伯仲。
    小男孩在张涛土地庙前祈愿,无意间增加了土地庙功德值,也提升了他的境界。
    难道说……
    只要有人不断地在他土地庙前祈愿,他就能不断增加功德值?
    功德值一旦增加,就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
    那么只要自己窝在土地庙中,就可以一步步升到仙人、金仙、大罗等至上境界?
    一想到这里,张涛内心喜不自胜。
    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躺赢”?
    别小看这座残破土地庙,配置了这个非同凡响的烧香系统,可谓逆天!
    人们在这里祈愿,张涛就能趁机提升自己境界,苟着发育,让别的神不敢小觑土地神!
    没想到这个小小土地庙,竟然蕴含着鬼斧神工的神通!
    张涛如获至宝!
    但是问题来了,怎样才能让别人,来自己的土地庙祭拜祈愿呢?
    求而不得……
    亦或是,求而所得……
    如果能让这些前来土地庙祈愿的人,愿望都能灵验,那么他们就会相信土地神,进而相信神明的力量!
    祈愿…灵验…祈愿…灵验……
    循环往复。
    形成一个闭环,祈愿的人越多,还愿的人也越多,这样张涛的土地庙前,就会门庭若市。
    而别人前来祈愿上香,心愿达成;张涛则获得功德值,提升神的修为境界,这是一件双赢的事!
    完美,倍爽,真香!
    张涛一瞬间,琢磨出了这套土地庙烧香系统的运转流程。
    这简直是为自己这个土地神,量身定制的!
    小小土地公,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等一下……
    刚才系统还说奖励一枚“洗髓丹”,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