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15章 王玄芸的复仇大计(求推荐、收藏)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关中之地,土地肥沃,东西向有渭河,南北向有泾河,一浊一清,交织其间。
    “泾渭分明”一词由来,指的就是这两条大河。
    泾河有一条支流,回环曲折,途经长安城外,贯穿莲花村。
    王玄芸提着一把长剑,来到村旁无人山涧,神色镇定。
    她捡起河边一块鹅卵石,朝着河中,打了一个七连环水漂。
    “噗噗噗噗噗噗噗……”
    看似平静的河面,发出一阵哗哗水声。
    不多时,一个身穿白袍之人,从河底水泡中蹿出,背对着王玄芸。
    此人被袍帽遮住了头,显然不愿露出真容,更令人惊异的是,他从河水中出来,衣衫上却不沾一滴水珠。
    仿佛穿着一件白色的雨披……
    “开始吧!”白袍人喊道。
    王玄芸闻言,立即挥动手中长剑,翻腾身子,开始舞剑。
    她身材匀称,双腿修长,剑招挥洒凌厉,剑气锋芒外露。
    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猿啼阵阵,飞鸟相伴,王玄芸身轻如燕,成为山间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王玄芸一个鹞子翻身,挥剑斩向一块巨石。
    “呯嘭”一下,剑气射出,电花火石之间,巨石被齐整一切为二。
    功力非同凡响!
    王玄芸收剑,喘着粗气,稍作休息。
    “你的剑法,这几日,似乎略有退步……”白袍人背对着王玄芸,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原来这位白袍人是王玄芸的师傅,教她剑法,已经七年有余。
    王玄芸不知道师傅的真实身份,始终是一个谜,除了传授她剑法,白袍人几乎不会多说一句话。
    每当她想要见师傅的时候,只需往河中投掷石块,白袍人就会翩然而至。
    王玄芸知道师傅脾气古怪,也不便多问。
    “启禀师傅,前几日徒儿遇到一个怪人,要我雕刻一个土地公的神像。徒儿因为这件事耽搁了,这几日疏忽了练剑……”王玄芸解释道。
    这几日,她一直在忙于为张涛雕刻土地公神像,耗费了她几乎全部时间。
    “雕刻……土地公神像?”白袍人质疑道。
    “徒儿所言千真万确。此人极为奇怪,答应事成之后,给我一千两银子,徒儿才接下这活。”王玄芸又道。
    如果不是纯粹看在钱的份上,王玄芸才不会替张涛雕刻什么土地公神像。
    一千两银子,雕刻一个土地公神像……白袍人轻轻念叨道。
    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傻瓜……
    这种人,恐怕世上,都找不出第二个。
    白袍人目视远方,冷冷地问道:“这么说来,你要动手了吗?”
    此话一出,王玄芸原本冰冷的双眸,更加地坚定。
    “这七年来,每日每夜,我都夜不成寐。我所有忍受的痛苦,都只为了这一件事!”王玄芸吼道。
    看得出,她说这话时,内心极度激动。
    “但是,你的剑法还未成火候。你还杀不了他,只会白白葬送你自己……”白袍人告诫道。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试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王玄芸声音颤抖地说道。
    耳畔只有山涧水流之声,河面几条鲫鱼,闻声而去。
    白袍人往前踱了两步,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他似乎有点后悔当初收她为徒,教她剑法。
    想不到杀父之仇在她柔弱的身躯中,生根发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亡,相反越演越炽。
    这对她而言,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她也不应该承受这样沉重的枷锁。
    这七年来,王玄芸心中除了仇恨,空无一物。
    正是无穷无尽的仇恨,让她熬过了艰难的岁月。
    “我从不怀疑你的决心……只是时候还未到……有时恶人会遭到天谴,而不必亲自动手……”白袍人说道。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个世道,老天爷何时公正过?说什么因果报应,恶人却还在一步步升官发财!除了我手中的剑,我谁也不相信!”王玄芸决绝地说道。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冷寂。
    “最终的决定,在于你自己。未来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这一点你要想清楚。”白袍人告诫道。
    对于这个师傅,王玄芸是心存感激的。
    七年前她家破人亡,万念俱灰,在投河自尽之后,被白袍人救起。
    她向白袍人吐露心事,白袍人听后,答应教她剑法,让她鼓足勇气活下去。
    她与母亲隐姓埋名,委身在这小小莲花村,心中仇恨,从未曾有过片刻的消散。
    这些年,王玄芸一直靠着复仇之心,支撑着自己,也是她活着的唯一信念。
    “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亲手,杀了李世民这个奸贼!”王玄芸喊道。
    李世民……
    王玄芸的杀父仇人,居然是秦王李世民!
    白袍人接道:“这些年,我也在长安城游走,打听你父亲被杀的真相。据我所知,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并不是秦王李世民,而是死于独孤修德之手……”
    原来,王玄芸是隋末枭雄王世充之女。
    七年前的一个夜晚,长安郊外,年幼的王玄芸在睡梦中。
    突然一个顶级杀手出现,将她父亲王世充以及五个哥哥,全部杀害。
    王家只剩她与母亲被人救出,凄惨至极。
    这个杀手不是别人,正是号称关中第一刀王的“鬼眼狂刀”,独孤修德!
    但是这杀父仇人的账,为什么要算在秦王李世民头上呢?
    “当年李世民率军攻打我父亲的洛阳城,父亲为免生灵涂炭,权衡之下,开门投降。李世民曾与我父亲立下誓言,信誓旦旦地保证,只要投降,就保我一家人的性命安全……”
    “可我们一家到达长安之后,李世民就一直避而不见,甚至矢口否认自己的誓言。那个独孤修德,说不定就是李世民派来的,他完全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奸佞小人!”
    当初王世充投降时,秦王李世民立誓保他们,最后却违背了自己的承诺。
    王家听信了李世民的话,才惨遭灭门。
    秦王李世民欺骗了王家,他是杀害他父亲的罪魁祸首!
    “李世民该死,那个独孤修德,更应该碎尸万段!”王玄芸仰天喊道。
    看得出仇恨,已经与她形影不离。
    白袍人叹了口气。
    秦王李世民自己武功盖世不谈,身边尉迟敬德、李靖、秦琼、程咬金等猛将如云,连靠近他都是个问题。
    而“鬼眼狂刀”独孤修德,更是号称关中第一刀王,以现在王玄芸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她冒然去复仇,只会白白送了性命。
    白袍人知道王玄芸刚毅的性格,但是无法理解,之前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迫不及待地燃起了复仇之心?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她这么做?
    “天策府戒备森严,恐怕你无法靠近李世民半步。”白袍人说道。
    “我自有打算。待我完成了土地公雕像,我就有一千两银子。有了这笔钱,我可以买一副上好的软甲,然后再花点钱,打探和疏通长安城内的关系……”王玄芸振振有词道。
    只要有了钱,王玄芸就能武装自己,就能在长安城内安插眼线,花钱铺路。
    所以,当她听说张涛可以给一千两银子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接下了土地公神像这个活。
    也就是说,是张涛在无意间,触动了她复仇的开关。
    等了七年了,王玄芸每天都是煎熬,她希望自己能够快点结束这种痛苦。
    即使与秦王李世民同归于尽,她也心甘情愿。
    认定的事,百折不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都有自己的宿命,身为王玄芸的师傅,白袍人也不便阻拦。
    她的性格非常刚毅,连死都置之度外。
    杀死秦王李世民,为父兄报仇,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好吧,我这几天,再教你最后几招。御剑四方,眼观八路,明枪易躲,旁敲侧击……”
    说完,白袍人抽出自己的佩剑,一个纵身,踏上一块山石,整个身体在半空中三千六百度旋转,然后执剑,准确刺中一片碧绿树叶。
    如此凌厉身手,王玄芸也是看得叹为观止。
    白袍人在王玄芸心中,就如世外高人一般,可惜自己没有天赋,只学了一些皮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