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19章 勾魂笔断人生死(求收藏、推荐)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阎王殿,顾名思义,是幽冥界阎王的办公地点。
    类似于城隍神与城隍庙,土地神与土地庙的关系,这阎王爷的道场就是阎王殿。
    因主管凡间生死,阎王是阳间的凡人,最不愿相见的神。
    相见,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命丧九泉之下。
    阎王殿处于幽冥界核心位置,近靠忘川桥,背依忘川河,扼守十八层地狱入口,筑山而立,登高望远,俯瞰幽冥界,也是通往六道轮回的前哨之地。
    如若鬼魂行至阎王殿附近,那就已经洗刷了前世冤孽,接受审判之后,就能进入六道轮回。
    六道即天神道、修罗道、畜牲道、饿鬼道、地狱道以及人间道。
    升入上三道的鬼魂,因前世所积善缘,投胎之后,可享天界或人间富贵。
    坠入下三道的鬼魂,多半开始鬼哭狼嚎,负隅顽抗。
    奈何无济于事,六道轮回的强大念力,就像漩涡一样,无情地吞噬他们……
    生前因果,注定死后归宿。
    一切皆是宿命轮回。
    张涛与城隍神来到阎王殿的大门口,抬望眼,门把手居然是两个带血的骷髅头!
    猩红之血,令人触目惊心,也将鬼魂拒之门外。
    大门掩开,更添一份肃杀之气。
    “莫怕!阎王殿安全得很,那些恶鬼不敢到这里撒野!”城隍神鼓励道。
    这里是亡灵审判之地,鬼魂巴不得逃之夭夭,冒犯的代价,必会被投掷于污秽血海,永世不得翻身。
    张涛心里明白,不过自己毕竟是第一次来,这种恐怖景象,心中难免戚戚。
    进了大门,是一段石板路,两旁清一色长眠地灯,泛起幽绿灯光。
    带给张涛一股幽静而又恐惧之感。
    走过这条石路,前方便是九十九级,高耸陡峭的台阶。
    台阶之上,就是正殿,阎王爷就坐镇其中。
    正殿屋檐两旁,伸出六个像羚羊角一样的飞檐,宛如尖刀爪牙,威严肃穆,令人寒心彻骨。
    张涛随着城隍神,走在雾霭缭绕台阶之上,脚下寒气刺骨,不敢有丝毫走神之心。
    拾阶而上,两旁白色兽皮灯笼已然熄灭,在阴风中摇曳,感同身受,张涛如坐枯井之中。
    两旗招魂幡,飘荡东西,昭示着此地不同寻常之处……
    耳畔不时传来嚎叫之声,凄凉刺骨。
    如此种种,若是一个神志清醒的凡人走到这里,恐怕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阎王爷,我来啦!”城隍神轻车熟路,他是幽冥界常客,阎王的左膀右臂。
    张涛颤颤巍巍地走入正殿,一股异样感觉,迎面袭来。
    入眼处,两排地火幽幽燃烧,墙头挂满了各种骇目兽头,獠牙外露,狰狞异常。
    刀剑长枪,伫立张涛眼前,传递出鬼魅气息。
    正前方,只见高大壮硕的阎王,穿着黑色神服,衣上缀有金色牡丹,右手拿着狼毫笔,正在生死簿上,点点圈圈。
    左边是判官崔钰,左手也拿着一本生死簿,右手拿着勾魂笔,对着簿子上的名字,增减阳间寿命。
    右边摆放着四个椅子,其中一张椅子空缺,另三张椅子上,分别坐着黑白无常,与牛头鬼差。
    黑无常面容凶悍,个子矮小,官帽上印有“天下太平”四个字。
    白无常倒是笑容满面,身材瘦长,口吐长舌,戴一顶“一生见财”官帽。
    这阎王类似于法官,主责断案,掌握阳间之人生死大权。
    判官崔钰像检察长,查阅阳间之人生平履历,善恶是非,辨人忠奸,同样能定人生死。
    而鬼差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相当于幽冥界的派出机构,专门负责去阳间捉拿鬼魂。
    三方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这次没有空手而来吧?”阎王忙于批阅生死簿,头也没抬道。
    “哪有,这次带了五个小鬼过来,扔在忘川桥上了。我,还带了一个神过来……”城隍神故意卖了个关子。
    神?
    阎王爷、判官崔钰、以及黑白无常与牛头,一听说有新神到,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
    “这位是……”
    阎王爷看着张涛惊呆了,不知道他是哪路神仙。
    “你刚带来的神?”判官崔钰问道。
    “猜猜看,他是什么神?”城隍神卖起了关子。
    站在殿中的张涛显得很尴尬,被几双大眼像探照灯似的,上上下下,反复照射。
    “不可能是财神吧?好像瘦了点……”
    “莫非是新来的瘟神?好像样子不够邪恶……”
    “我猜,一定是门神!”
    黑白无常及牛头,在一旁议论纷纷。
    “城隍爷,你就直说了吧,我们这忙,没空跟你打哑谜!”阎王爷瞪了城隍神一眼道。
    这个谜底,还是交由张涛来揭晓吧!
    张涛旋即解下腰间的“遁地术”令牌。
    “哇!是土地公耶!”阎王爷、判官崔钰以及三位鬼差,几乎异口同声地喊道。
    新来的神这么年轻,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土地神!
    太匪夷所思了。
    “请问土地公今年高寿?”判官崔钰还不死心,觉得张涛会“驻颜术”,容貌可以返老还童。
    高寿?
    张涛心想,他只有二十来岁,与神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我大概一千岁吧!”张涛一狠心,为自己加了足足一千岁。
    “太年轻了!”阎王爷惊叹道。“没想到天庭封了一个这么年轻的土地公,才一千岁,后生可畏。”
    在神的眼中,一千岁的神,类似于凡间刚刚断奶的婴儿。
    “我初来乍到,承蒙城隍神关照,以及幽冥界诸神厚爱,我土地公这厢有礼了!”张涛作揖道。
    在场都是前辈,张涛理当谦虚。
    “土地公太见外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判官崔钰指着城隍神说道:“城隍爷什么都好,不过千万别学他老油条!”
    张涛在心里噗嗤一笑,心想这阎王殿也并非铁板一块,从众神斗口角中看出,神仙也有有趣的一面。
    “干活了,干活了,你们今天还想开夜车?”阎王爷是这里的老大,板起脸喊道。
    “我说土地公啊,你第一次来我这,先熟悉一下环境。以后我这,可能还要劳烦你,多帮衬帮衬呢!”阎王爷说道。
    如此谦卑的口气,反而令张涛受宠若惊。
    阎王爷平易近人的样子,与自己之前的想象,截然不同。
    “土地公不才,阎王爷以后有什么要我土地公做的,尽管开口。”张涛接道。
    阎王爷事务繁忙,与张涛寒暄几句后,继续审判鬼魂。
    身旁判官崔钰回到桌案,拿起生死簿,钻研一番后,用笔多划了两笔。
    张涛在一旁观摩。
    在判官崔钰的笔下,有些人寿命直接增加了几日,甚至数年,而有些人寿命则缩短了不少,甚至改为立即死亡。
    张涛看得心惊肉跳,在他的勾魂笔下,人的寿命竟然可以随意更改。
    随心所欲,但凭喜好。
    “这人本可以活到六十八岁,可他对妻子太刻薄,对下人太粗暴,阳寿减去三年六个月,省得再危害人间……”
    “此人阳寿本该活到三十八岁,死于肺痨。不过他有好生之德,放养动物一百多只,可延缓他的疾病,阳寿增加一岁……”
    原来判官崔钰,看似在生死簿上随意铁画银钩,但心中账目非常清晰。
    哪些人该死,哪些人不该死,了如指掌。
    张涛听他解释之后,对他佩服地五体投地。
    “崔大人,此人阳寿,为何只增加了两个时辰?”张涛疑惑道。
    “哦……此人本来寿终正寝之时,那个时间段死的人太多了,所以呢,就让他多活两个时辰,省得鬼差忙不过来。”崔钰接道。
    这种解释大大出乎张涛的意料,阎王殿手中的权力,真的很大。
    “拿过来我看看……”阎王爷闻言,凑近道:“哦,此人廖忠,阳寿已达八十一岁,如此这般年纪,多活两个时辰,少活两个时辰,又有何区别?我们也是为了调控死亡率,分批死亡,不让阳间闲荡的鬼魂太多。”
    原来如此,断人生死的背后,有着宏观的大学问。
    “土地公,你就放心吧!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生死簿上的事,绝对错不了!”城隍神拍着胸脯说道。
    张涛心生折服,不禁对阎王心生崇敬之情。
    每个人的生死都有凭有据,说出的理由,也令人信服。
    就在这时,正殿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
    “叮叮叮……”
    奇怪,这声音究竟是从何而来,如此通彻。
    “快,各就各位!”阎王爷一声令下,判官崔钰立即伏案疾书,黑白无常与牛头回到位置上正襟危坐。
    就连城隍神也在阎王身旁,翻阅生死簿。
    这是怎么回事?
    先前轻松的工作气氛,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土地公,你先站到判官旁边,千万不要乱动!”城隍神急忙喊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涛依照城隍神的叮嘱,站在判官崔钰身旁。
    阎王殿里一下子陷入沉寂。
    张涛望着大门,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感谢chengyun的打赏,感谢头顶欧若拉,豹神01,追求梦想,另类炎炎,书友1310,空气空心城,渺小星河等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