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0章 此人绝对不能死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为什么阎王殿内的诸神,都开始一本正经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涛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个疑惑,很快就解开了。
    “这是……”张涛大吃一惊,吓得魂不附体。
    只见门口,一只神兽猛地冲了进来!
    这只神兽好生了得,大头大脖子,身材魁梧,四肢粗壮,头上有犄角,身上毛皮五彩斑斓,关键是一对扇形耳朵,两面生风,显得很有特征。
    张涛觉得,这只神兽,仅从外表来看,活脱脱像一只巨型松狮犬。
    阎王殿内诸神都很怕这只神兽,连心高气傲,爱开玩笑的城隍神,都不敢抬头。
    震慑力拉满。
    神兽目光如炬,神色严峻,接连扫视殿内角落与诸神,仿佛监视器一般。
    殿内气氛骤然凝结。
    连一滴墨水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突然间,神兽发现了站在一旁的张涛,于是立即瞪大眼睛,打量这位不速之客。
    张涛吓得后背发凉,连连后退,心脏差点跳出胸腔。
    神兽挪步紧逼,向着张涛走去,脸色拉得很长,还用湿漉漉的鼻子嗅了嗅。。
    张涛的心,感觉提到嗓子眼里了……
    “谛听大人,这位是新来的土地公,今天第一次来这里!”阎王爷见状,急忙喊道。
    原来这只神兽是谛听,地藏王菩萨的坐骑!
    谛听可以通过听和看,来识辨幽冥界万物,甚至可以听到人的心声。
    地藏王菩萨深居简出,谛听就充当他的耳目,纠察幽冥界官员的失责与懈怠。
    怪不得阎王等众神如此害怕谛听,一旦被神兽揪住,报告到地藏王菩萨那里,轻则扣薪,重则关入地牢。
    谛听看着张涛,或许是闻到他身上神的气息,也就放松了表情,不再对张涛保持敌意。
    好险啊……这厮如果不认识张涛,会不会对他来上一口?
    后果不堪设想。
    谛听将目光从张涛身上移开,又在正殿里溜达了一圈,然后跳上阎王爷的案台。
    它这是要干嘛呢?
    只见谛听抖擞一下皮毛,一个薄薄的羊皮卷从它身上滑落,掉在阎王爷面前。
    难道是地藏王菩萨的手谕?
    阎王爷不敢懈怠,急忙拿起羊皮卷看了起来。
    “是,是,在下明白……完全明白……请菩萨放心……”阎王爷看完后,对着谛听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谛听点点头,然后跳下案台,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阎王殿。
    看来是虚惊一场!
    在场的诸神都松了一口气。
    “啪!”一声,阎王爷将羊皮卷重重地摔在案头。
    究竟何事,引得阎王爷动怒?
    城隍神上前拿起羊皮卷,睁着眼睛看了一遍,吼道:“真是岂有此理!”
    张涛更觉得惊疑,这个羊皮卷居然让两位神,都勃然大怒。
    “这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居然让我们下手!”阎王爷说道。
    “是啊,我还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城隍神接道。
    倒是判官崔钰,眼珠子一转,他并未翻开羊皮卷,但是似乎早已知道了这件事。
    “小心谛听没走远……这事也不能怪地藏王菩萨,我听夜游神说过,这事……完全是上面三只眼的主意……”
    说完,判官崔钰还用手指,指了指屋顶。
    三只眼?
    话音刚落,阎王爷吓得差点跳起来。
    “刚才谁说三只眼的?别乱说话,这里有外人……”阎王爷急忙打断了判官崔钰的话。
    阎王爷余光,定格在张涛身上,似乎言有所指。
    三只眼,谁会是三只眼?
    莫非是……灌口二郎神杨戬?
    “放心吧,土地公以后就是我们自己人了……”城隍神见张涛比较老实,并不像是搬动是非的神。
    “大家尽管放心,今天的事,我土地公,绝不会泄露半个字!”张涛赶紧表态。
    张涛抓住这个抱大腿的机会,正是融入神仙团队的好机会。
    阎王爷、判官崔钰、城隍神,黑白无常及牛头,加上土地神张涛,皆面面相觑。
    谛听捎来的一张羊皮卷,令阎王殿内诸神噤如寒蝉。
    “把他找出来!”阎王爷对着判官崔钰道。
    判官崔钰闻言,马上取出案上一本生死簿,翻阅起来。
    他翻至中间一页,然后拿到阎王爷面前,说道:“喏,就是这个小男孩!”
    阎王爷看后,叹道:“唉,可惜了,他阳寿本来还有五十年,可他活不过今晚了……”
    张涛站在一旁,只顾倾听,不敢多问,不敢多看。
    他觉得,应该是上面神界一位大人物,委托阎王爷办一件事,将某人的阳寿勾掉,等于是取人性命。
    想不到堂堂神界,也有背后“递条子”、“走后门”的办事方式?
    自视甚高的神仙,看来也不能免俗。
    不过这位将死之人,貌似身份有些特殊,连阎王爷都觉得棘手。
    “阎王爷,这种事还用考虑?三只眼是天将,赶紧办了吧……”城隍神说道。
    别看阎王爷对凡人操控生死大权,但在幽冥界,只是一个办公室主任级别干部。
    更别说天庭大神吩咐的事,阎王爷能不照办吗?
    “我怕这种事,折损我阴功……崔钰,这次生死簿,还是你来勾吧!”阎王爷将手中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判官崔钰。
    崔钰一听傻眼了,看来自己注定要当背锅侠了。
    他颤抖地拿起勾魂笔,准备在生死簿上,勾人性命。
    人命关天,他的手能不抖吗?
    张涛心想,这阎王爷与判官崔钰,勾人性命何止千万万万,为何这一次万般犹豫?
    “我再念一念,诸位听一听,别勾错了……”判官崔钰手心里冒汗。
    阎王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刘沉香,今年五岁,家住长安城外莲花村,养母张氏,养姐王玄芸,生父刘彦昌,生母杨蝉……”
    判官崔钰读着生死簿上的死者户籍资料。
    什么!
    张涛闻言大惊失色!
    长安城外莲花村,自己不是前几天才去过?
    沉香……生父居然是刘彦昌,生母是杨蝉,也就是那个被二郎神舅舅压在华山地下的三圣母?
    张涛知道那个小男孩叫沉香,以为同名同姓,根本没往心里去。
    如今看来,这个沉香身份还不简单,居然是三圣母的儿子,也是天将二郎神的侄子!
    凡人刘彦昌与仙女杨蝉的爱情,惹得二郎神大怒,他对妹妹杨蝉的儿子沉香也是恨之入骨,称之为孽障!
    此次就是他下令,要将沉香的名字,从生死簿上勾去!
    “让我看看!”张涛还不死心,一下子冲到判官崔钰面前,看着他手中的生死簿。
    没错,判官崔钰要勾死的人,正是沉香!
    张涛土地庙的第一位香客!
    激活他土地庙烧香系统的人!
    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
    为什么!
    这个沉香究竟犯了什么罪,竟然要无端地取他性命?
    世道还有天理吗!
    张涛如遭五雷轰顶……
    “土地公节哀,节哀……”城隍神叹道:“我们也是照章办事,况且三只眼是天将,我们根本惹不起啊!”
    二郎神杨戬,位列天庭十大天将之首,勇冠天庭,号称天界最强战斗力,而且还是玉帝外甥。
    莫说要一个凡人小孩的命,他就是打穿阎王殿,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阎王爷即使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二郎神杨戬砍的!
    “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出了这阎王殿,谁都不许向外泄露这件事!”阎王爷命令道。
    无端取人性命之事,对外说不得,二郎神杨戬也只能偷偷让阎王爷,悄无声息地处理这事。
    张涛觉得心痛难忍,多好的一个孩子,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就因为他是凡人刘彦昌的儿子,就不容于天地之间!
    何其荒谬!
    就因为天庭大人物的一句话,就要了他的性命。
    这简直就是禽兽所为!
    判官崔钰执起勾魂笔,沾了点墨水,准备在沉香的名字背后,画一个大大的x。
    “请等一下……”张涛喊道。
    阎王爷、城隍神、判官崔钰、黑白无常以及牛头都惊呆了。
    土地神这是要干嘛?
    “我与这个沉香有一面之缘,恳请阎王爷大发慈悲,让他的死期推迟一个时辰,我想再去见他最后一面……”张涛声音哽咽道。
    连阎王爷都无法更改的事,更不用说张涛这个小小的土地神了。
    张涛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沉香的死,但是希望,能再见他最后一面。
    “胡闹!生死簿上的事,岂能随意更改,视同儿戏!”判官崔钰当即严词拒绝。
    “我刚才听你说,一个九十岁的老人,活了一把年纪,阳寿多一个时辰,少一个时辰,根本无关紧要。沉香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既然要死,让他多活一个时辰,少活一个时辰,又何妨?”张涛反问道。
    阎王爷被张涛的语气震慑,想不到小小土地神第一天来阎王殿,就要干涉自己断案?
    规矩固然是死的,但是尺度可以灵活。
    二郎神杨戬要求沉香今夜必须死,至于戌时死(19点21点)、还是亥时死(21点23点),可以有腾展发挥的空间。
    “阎王爷,我看土地公也是一片善心。”城隍神打圆场道:“况且这莲花村也是土地公的辖地,他们早有相识。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送个人情给土地公……”
    这……
    张涛对城隍神投来感激的目光,在关键时刻,他顶了自己一把。
    他这一席话,还是有一定份量的。
    阎王爷本来也对沉香的死,感到愤懑,无奈迫于二郎神杨戬的神威,只能硬着头皮办事。
    这土地公倒是有情有义……
    沉香只需今晚死就行了,让他多活一个时辰,的确又有何妨?
    “崔钰,土地公既然这么说了,你就再给沉香一个时辰的阳寿。”
    张涛对着阎王爷感激道:“多谢阎王爷成全,土地公感激不尽!”
    “既然如此,你赶快去见见那个可怜的孩子吧,时间也不多了。”城隍神催促道。
    张涛点点头,也明白了城隍神的意思。
    哎,张涛一言难尽,只想快点离开阎王殿,返回阳间。
    “牛头,你做好准备。一个时辰之后,你去莲花村,务必尽快把沉香的魂魄带回来!”
    土地神张涛走后,阎王爷对着牛头鬼差下令道。
    “遵命!”牛头鬼差当即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