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1章 齐王的惊世野心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唐长安城,齐王府,内宫。
    小铁笼子内,一只蓝眼蟾蜍蹲在底部,一动不动,背部花斑肌肤,彰显其与众不同。
    齐王李元吉从郊外猎场回来,女仆们正在给他卸下软甲及长靴。
    “看来,我似乎来早了……”突然,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影,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齐王府宫中。
    此人身材高大,左手紧紧握着一把镔铁大刀,声音雄浑且低沉。
    他像鬼魅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齐王李元吉拍拍手,示意府中女仆们退下。
    “东宫太子府那边,有什么新的消息?”齐王李元吉慢吞吞地问道。
    “太子这几日一直与魏征在一起,讨教治国之道。下个月是他的寿辰,他兴致很浓,也无暇抽身其它的事。”黑袍人应道。
    齐王李元吉微微点头。
    他走过一段壮阔山河屏风,从檀木橱柜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小铜壶。
    此壶雕工精湛,古朴内敛,一看便是名贵之物。
    “天策府中,我也安插了眼线,可以窥视李世民一举一动。”黑袍人继续道。
    齐王李元吉来到小笼子旁,注视着毒蟾蜍,右手执着一根细长银针。
    “李世民生性机警,奸诈异常,一般只用熟人,眼线要绝对可靠。”齐王李元吉道。
    黑袍人点点头,应道:“李世民麾下名士及将领,都在我的耳目之下。只要把他牢牢摁在长安城,他就像一只失去翅膀的小鸟,任人宰割。”
    齐王李元吉半蹲下身子,用手中的银针,翻拨毒蟾蜍背上的疙瘩。
    毒蟾蜍瞪着大眼睛,挥动脚蹼,试图负隅挣扎。
    这根细长银针,刺入毒蟾蜍体内,直达它肺腑。
    齐王李元吉抽出银针时,针上粘有一层稀薄的白色浆液,这是蟾蜍毒液。
    他又轻轻地拧开小铜壶,将银针深入壶壁,毒液顺着银针缓缓流入壶中,与之前留存的毒液汇集。
    为了养这只剧毒冰蟾,花了齐王李元吉足足一年光景。
    “我们最大的敌人,从来都不是对手的刀剑,而是掉以轻心。自认为十拿九稳的事,往往会放松警惕。李世民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狡猾。光是扯断他的翅膀,还远远不够……”
    齐王李元吉走向黑袍人,黑袍人神情有些惶恐。
    小铜壶在幽暗烛光下,显得格外熠熠生辉。
    黑袍人伸出右手,从齐王李元吉手上,接过这个小铜壶。
    “齐王,我们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等待,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好的猎手总是善于发现机会,而不是等待猎物送上门!”齐王李元吉嘴角一抹邪笑。
    下月初是东宫太子李建成的诞辰,隆重设宴,款待达官贵族,当然秦王李世民也获邀在列。
    而这一滴蟾蜍毒液,足以让秦王李世民一命呜呼!
    “李世民在东宫寿宴中毒身亡,想必太子也是百口莫辩。等待时机,构陷太子一个兄弟相残之罪,令李建成名誉扫地,人设崩塌。那他太子之位,必然岌岌可危……”黑袍人看着小铜壶,邪恶地说道。
    借他人之手除之而后快,好一招一石二鸟之计!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都以为,自己会是最后那只黄雀,殊不知,在别人眼中,亦不过是螳螂而已……”齐王李元吉若有所思道。
    身为螳螂者不计其数,而背后真正的黄雀,其实凤毛麟角。
    他乐见太子李建成与秦王李世民,鹬蚌相争。
    两败俱伤之后,他可从中渔利。
    齐王李元吉依附于太子李建成名下,隐匿野心,伺机行事,只要除掉了秦王李世民这个心腹之患,对付太子,简直易如反掌。
    谋事在人,靠的是铁血手腕!
    齐王李元吉早就对大唐龙位虎视眈眈。
    一段月光映照在黑袍人脸上,他右眼中,出现一团黯蓝色之光。
    他就是号称关中第一刀,外号“鬼眼狂刀”独孤修德!
    传说他的右眼曾经被雷劈中,能发出摄人心魄的蓝光,扰乱人的心智,使人精神错乱。
    外号“鬼眼”,因此得名。
    他刀法精湛,势大力沉,有万夫不当之勇,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
    秦王李世民能征善战,又获封至高荣誉天策上将,这无疑是齐王李元吉的眼中钉。
    只要扳倒了李世民,何愁天下不是李元吉的?
    “洛阳方面,有没有新的消息?”齐王李元吉问道。
    黑袍人独孤修德将小铜壶置入腰间,上前一步道:“我的人,翻遍了回洛仓,但是还没发现宝藏的踪迹……”
    “饭桶!”齐王李元吉勃然大怒。
    当年一代枭雄王世充据守洛阳,不仅击败李密的瓦岗军,更是数次击败河东王窦建德。
    经营洛阳数年,所搜刮的金银财宝,数不胜数!
    七年前秦王李世民攻破洛阳城,生擒王世充,传说王世充将巨额财宝,藏于洛阳城外回洛仓。
    谁拥有了这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就有了未来争衡天下的资本。
    “回洛仓曾被李世民攻破,现在由长孙无忌管辖。我的人寻找宝藏,只能暗中行事。”独孤修德解释道。
    齐王李元吉,早已将这笔财富,看作是他私人家产。
    “近来我又探到新的消息,王世充当年的这笔宝藏,或许不在回洛仓,而是在洛阳城内的含嘉仓……”独孤修德又道。
    含嘉仓?
    当年秦王李世民攻破回洛仓后,王世充于洛阳城内,秘密建设含嘉仓,中原粮草尽数储存于此。
    含嘉仓堪称“地下皇宫”,足足有十亩地那么大,密门暗道,更是星罗棋布。
    “我要的是结果,你的消息到目前为止,一文不值!”齐王李元吉接道。
    “请齐王放心,属下已经有所眉目。我还查探到,王世充有个女儿,名叫王玄芸,还活在世间。她手中有一把匕首,传说是天外陨石所锻造,名叫鱼魄。”
    鱼魄是一把杀气很重的匕首,目前在王玄芸手中,正在雕刻张涛土地公的神像。
    “这把匕首不仅锋利无比,它的另一面并非刃,而是鱼骨状齿轮,据传是开启王世充宝藏大门的钥匙。”
    王世充临死前留了一手,没有将宝藏的秘密,交给儿子,而是托付给了女儿王玄芸。
    “这场游戏,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当年她可是你的漏网之鱼。人,随你处置,这把匕首倒是让我有了一点兴致。”齐王李元吉诡笑道。
    黑袍人独孤修德脸上虚汗直冒,齐王李元吉的话一语双关,将他七年前杀害王世充一家的事,又数落了一遍。
    独孤修德杀了王世充及他五个儿子,万万没想到,他的女儿王玄芸,竟然从他眼皮底下溜走。
    这其中一定有高人相助,独孤修德自己依然耿耿于怀,他做事一向干脆利落,但让王玄芸逃脱这件事,是他为数不多的失手。
    好在他已经打探到王玄芸的下落,在长安城附近,只要找到她,就能解开王世充藏匿宝藏的秘密。
    “齐王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那个姑娘!”独孤修德信誓旦旦地应道。
    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齐王李元吉向来不看过程,只问结果。
    “邀请西域七妖的事,进展如何?”齐王李元吉端起茶杯,轻轻地咂了一口。
    “目前已经说动乌鞘岭二怪,不日可来长安助阵!”独孤修德说道。
    对付秦王李世民与东宫太子李建成,依靠齐王李元吉自己的势力,还远远不够。
    秦王李世民掌控军营,太子李建成控制一半的朝中大臣,两方一武一文,各自站边。
    齐王李元吉在朝中力量单薄,只能剑走偏锋了。
    只要坐上大唐龙位,至于使用什么方法和手段,根本无足轻重。
    历史记载的,尽是胜利者的丰功伟绩,而不是失败者的眼泪。
    西域七妖威名赫赫,分别是乌鞘岭二怪,黑河水怪,天山双煞,玉门关僧妖以及楼兰女婆,各个身怀绝技,本领高强。
    他们如若助阵,齐王李元吉必将如虎添翼!
    听到这里,齐王李元吉神情,这才稍稍有所松弛。
    目前秦王李世民与东宫太子李建成两人的争斗,无论明面或是暗中,都已剑拔弩张。
    如今这关键时刻,齐王李元吉必须谨小慎微,步步为营,绝不能出半点差池。
    独孤修德能力卓绝,但会是自己信任的人吗?
    “你可以退下了。有一点你千万要想清楚,如果替我做事,你就没有了回头路……”齐王李元吉告诫道。
    独孤修德瞪着一双阴阳眼,异常恐怖。
    他转身而去,左手拖着大刀,刀尖在木地板上划出一道浅浅痕迹,迸发出跳跃火星。
    “我听说,一件事越是风险,那么,最后所获得的回报,就会越丰厚……”
    荣华富贵犹如探囊取物,而对权欲的索求,无穷无尽。
    唯有恐惧,才能让人对你敬畏,惶惶之威,让黑夜更加的漆黑无边!
    转眼之间,黑袍人独孤修德消失于夜幕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