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3章 袁守诚一语中的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晴,长安城西,金山寺。
    今天是农历初一,许多人来到佛门金山寺上香,或吃斋饭或来祈愿。
    金山寺是长安城第一大寺庙,门徒两千,香火鼎盛。
    房玄龄夫人卢氏领着一个女婢,在金山寺大门口,与送别的智能方丈告别。
    “阿弥陀佛,施主为鄙寺藏经阁捐赠一百套经书,实乃功德无量。”智能方丈执着佛珠道。
    “钱乃身外之物,我是想在生前多积点善缘,待死后,可以超脱升天,不会受那地狱之苦。”卢氏接道。
    金山寺名声在外,寺中皆是得道高僧,房玄龄之妻卢氏又是信佛之人,时常捐赠香火钱。
    “有因必有果,种善因则有善果。行大善者,皆于点滴小善积累。施主拥有一颗无私之心,心之所向,即能拥有一切。”智能方丈又道。
    卢氏一介妇人,一心相夫教子,可房玄龄竟然不念夫妻之情,要娶小妾。
    她烦心不已,只得来寺庙中排解心事。
    “方丈大师,刚才签上怎么说?”卢氏追问刚才求签一事。
    智能方丈捻动佛珠,然后从袈裟中取出一本经书,说道:“这本《般若经》,施主可回家翻阅。世间万事万物,皆是因缘和合而成。树如若不能向上生长,则必然竭力向下拓土。退一步未必患失,进一步,则未必患得。”
    因缘和合?
    卢氏接过方丈手中的经书,似懂非懂。
    “女施主请留步!”
    这时,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小和尚,从寺中奔了出来。
    小和尚手中捧着一条华丽丝巾,目光清澈。
    “刚才小僧打扫寺庙,看见蒲团上遗有丝巾,想必是女施主的!”小和尚道。
    卢氏趁势摸了下头颈,发现的确是自己丢失的丝巾。
    这小和尚倒是长得眉清目秀,顶平额阔,相貌轩昂。
    “多谢小和尚。这丝巾是夫君与我的定情之物,意义非凡。”卢氏感谢道。
    智能方丈摸了摸小和尚的脑袋,说道:“这小僧姓陈,法号玄奘。他身世坎坷,从小被父母遗弃。我佛慈悲,将他收留寺内,如今是一名扫地僧。”
    玄奘双手合掌,随即向卢氏施了一个佛礼。
    “世界之大,我们无时无刻,无不身处因缘之中。倘若施主没有遗失丝巾,便不会有小僧的善行。而施主失而复得,非天命小僧,皆因施主以往的善行积累……”
    “所以施主大可不必对未发生的事,芥蒂于怀,只需一心向善即可。所谓花谢花开,流水无情,皆因常理,非人力所为……”智能方丈滔滔不绝道。
    莫非方丈是让我不要强求?
    卢氏有点似懂非懂。
    这时,一个马夫将轿车停在金山寺门口,女婢催促道:“夫人,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府了。”
    于是卢氏与智能方丈、小和尚玄奘一一告别。
    “驾!”马夫挥动缰绳,驾着马车,缓缓驶离金山寺。
    马车驶过长安城中央广场,穿过热闹街市,小吃美食街,拐到了中山大道。
    车外吵吵嚷嚷,人声鼎沸,卢氏禁不住掀开布帘,探头向外张望。
    一大群人围着一个相术师,高声吆喝,地上竖着一面高高的旗幡,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袁”字。
    “这个术士叫袁守诚,最近在长安城挺出名的。据说熟谙六爻,精通八卦。能知天地理,能晓鬼神情。”车上同坐女婢说道。
    哦,袁守诚?
    卢氏心想,自己平日里深居简出,对外事知之甚少,这长安城可真是人才辈出。
    “停车!”卢氏一声令下。
    “此人法术当真高强?你且下车,替我买一对辟邪符。”卢氏近来夜里时常做噩梦,怀疑自己中了邪。
    车夫将马车靠边后,女婢下车去买辟邪符。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婢这才上车,而且脸色有些难看。
    “买个符,为何去了这么久?”卢氏问道。
    “这个袁守诚好生无礼!”女婢生气道:“我好心去买他符,然而他却说,今天这个买符的主人,铁定会撞破头。当时我就生气了,我存心做你生意,你却要咒我家主人……”
    卢氏暗想,我今天撞破头?
    我与他非亲非故,他为何要咒我?
    袁守诚这个术士,太过得意忘形,竟然出言不逊!
    “这些江湖术士,自恃会摆弄一些旁门左道,无非是想高价卖符罢了。这次就算了,长安城的术士多了去了,下次去别家买就是了……”卢氏告诫道。
    烈日下,马车载着卢氏与女婢,继续往房府而去。
    车夫昨晚睡眠不佳,导致驾车时精神不集中,手中牵马绳,捏得松松垮垮。
    “时间应该到了……”这时,土地公张涛躲在道路之下,掐算好了时间。
    突然间,张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地下蹿出。
    “吼吼吼!”马匹突遭变故,惊厥而起,仰天鸣叫,车厢剧烈晃动。
    张涛不慌不忙,拂拂衣袖,在马车前方,潇洒从容经过。
    “找死啊!过马路都不看的!”车夫勃然大怒,如梦惊醒,赶紧牵动马绳,将马抚平。
    张涛大摇大摆,笑而不答,自顾自翩翩而去……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女婢尖声叫起来。
    刚才轿厢发生倾斜,卢氏猝不及防,一头撞在轿柱上,竟然磕破了头皮。
    她感觉脑袋昏沉沉的,有点断片的感觉。
    “不碍事,快到家了,敷点药膏就没事了……”卢氏整理衣裳,平静地说道。
    今天还真邪门了!
    真被袁守诚这个术士说中了。
    卢氏心中是五味杂陈……
    房府,沁心堂。
    “老爷,夫人有请。她刚从金山寺回来,路上还发生了车祸,撞伤了头。”管家道。
    房玄龄正在书房看书,听到卢氏叫自己,心中一惊。
    最近他们夫妻因为纳妾的事,打起了冷战,已经半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
    房玄龄堪称秦王李世民首席谋士,行军打仗,妙计迭出。
    但是对于自己夫人卢氏,根本无计可施。
    也罢,胳膊拗不过大腿,这一次他想通了,为了家庭幸福,为了下一代的成长,决定向卢氏负荆请罪。
    “夫人,老爷来了!”管家将房玄龄带到夫人内屋。
    屋内气氛有些紧张,房玄龄不敢正视卢氏,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
    卢氏走了过去,双手放在房玄龄肩膀,房玄龄感觉触电一般,浑身哆嗦。
    “相公,这纳妾的事,我思来想去,想来思去……”
    “夫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房玄龄吓得差点跪在地上。“我这辈子只娶你一个,只爱你一个,天荒地老,至死不渝!”
    房玄龄深知诡道,一个女人突然对你大献殷勤,多半是笑里藏刀!
    “你慌什么?我说我想通了,同意你纳妾……两个够不够,三四个也无妨……”卢氏笑道。
    房玄龄见状,第一时间抽了自己一巴掌,确信自己是否在梦中。
    夫人今天一反常态,莫非是想以退为进?
    “饶命啊,我真的不敢纳妾,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纳妾啊!”房玄龄一再表决心。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伴妻更猛于虎!
    房玄龄老谋深算,宦海沉浮,善于揣测领导的心思,夫人这些伎俩,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
    夫人意在试探自己,自己岂会中招?
    “啪啪!”卢氏双手合掌,顿时从门外走进来两个婀娜多姿的年轻女子。
    这不就是……秦王李世民赏赐给房玄龄纳妾的女子吗?
    此前一直被夫人关押在小黑屋。
    “我与两位妹妹刚才聊了会,发现她俩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挺会善解人意……”卢氏坐下来笑道。
    这……这节奏不对啊?
    房玄龄感觉到一股眩晕。
    夫人卢氏患有极度“吃醋症”,之前称这两位女子为“妖女”,现在竟然称呼妹妹?
    这还是自己的夫人吗?
    “夫人,你是不是病了?”房玄龄吃惊地问道。
    “我没病,我只是突然想通了。”卢氏接道:“你身为秦王李世民的谋士,平时里公务缠身。一来我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你有夜读的习惯,找她们来服侍老爷,我也放心了。二来我不识几个大字,而这两位妹妹,琴棋书画皆擅长,可以帮助老爷红袖添香。三来,我们这房府以后想要家大业大,必然要人丁兴旺,多些子孙……”
    夫人竟然想通了?
    不会吧,不会真的吧?
    峰回路转,夫人竟然同意自己纳妾!
    房玄龄心里喜出望外,寸心如狂……
    (感谢追求梦想、喂糖的人、书友20201025、下酒小菜,空气空心城、书友1210211等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