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4章 神像因老黄牛延期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涛曾委托沉香的姐姐王玄芸,雕刻一座土地公神像。
    如今七日之约已到,张涛一早来到莲花村,等待梦寐以求的大作问世。
    这神像,像不像自己无所谓,关键是要年轻,要帅气,要让人眼前一亮!
    如今土地庙已有石板、烛台、焚香炉等装饰品,只差一个土地公神像,就能有模有样了。
    土地庙虽小,但要神形兼具。
    不一会儿,王玄芸带着沉香走了过来。
    “我的土地公神像好了吗?”张涛显得有些失望,他看到王玄芸两手空空而来。
    “这几日,家里发生了有些变故,我娘又生病了,田里和家务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我实在无暇分身,你的神像,恐怕要延期了……”王玄芸如实告知道。
    延期……看来张涛今天注定要空欢喜一场了。
    “土地哥哥,我姐姐没有骗你。前两天我家一头老黄牛忽然死了,现在连地都没法耕了,吃得都没了……”一旁的沉香补充道。
    老黄牛死了……
    听到这里,张涛心里也明白了大半。
    这头老黄牛是被他杀死的,并且使用了“点幻术”,化成沉香的魂魄,被鬼差牛头取走了。
    如果不这样做,那么沉香就会死。
    老黄牛确实是无辜的……但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看到眼前的沉香,一如往昔的活泼,张涛心里宽慰了许多。
    这孩子逃过了一次厄运,会不会有第二次?
    “老黄牛啊,可能年纪大了吧……它做出了杰出贡献,下辈子一定会投个好胎!”张涛支吾道。
    贡献?投胎?
    王玄芸怔怔地看了张涛一眼,觉得他有些语无伦次。
    这人不仅傻,还有点痴癫。
    “今天我交不出神像,如果你非要不可,那就另请高明吧!”看得出,王玄芸脾气还挺倔强的。
    张涛知道,这次工期延期,也与自己赐死老黄牛有关,不能全怪王玄芸失信。
    家里没有了老黄牛,会遇到很多生活上的麻烦。
    眼下土地公神像进行到一半,就算临时换人,这时间也会延后。
    “依你来看,这神像还需几日才能完成?”
    “至少三日。”王玄芸接道。
    三日倒也无妨,反正现在张涛的土地庙,也没什么人。
    “好吧,那我就再等你三日!”张涛表示同意。
    “这次工期延长,完工之后,得另外再加银子。”王玄芸开出了条件。
    看来王玄芸也是一个生意人,张涛之前小瞧他了。
    她吃准了张涛急着要神像,而且脾气好,出手阔绰,不会斤斤计较。
    好在身为土地公的张涛,压根不怕缺钱,除非金山银山,这一千两银子的事,就如拔一根头发这么简单。
    如今他已经骑虎难下,任凭王玄芸漫天要价。
    “我可以多给你银子,但是时间不能再拖了。”张涛想要迫切地得到神像。
    这时,沉香走过来,对着张涛小声道:“土地哥哥,你也不要忘记我的事哦!”
    张涛闻言,心头猛然一震。
    那天夜里,他曾经答应沉香,带他去找亲娘。
    不过当时张涛以为沉香必死无疑,答应他,不过是搪塞一下,抚慰他的内心。
    现在问题真的冒出来了,沉香要去找他的娘。
    他娘三圣母,被封印在华山底下,张涛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无能为力。
    这事得托关系……
    他刚刚履职土地神,仅仅认识几个凡间的神,朋友圈还比较窄,人微言轻。
    要从长计议……
    “放心吧沉香,我一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说完,张涛伸出小指,与沉香拉勾定誓。
    我可以带你去找你娘,但是救出与否,就另当别论。
    这时,一位街坊邻居老婆婆,在旁边探头探脑了好久,终于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这位看着面生,不像是我们村里的?”老婆婆对着王玄芸问道。
    “他是一个道士,在这里找人雕刻土地公的神像。”王玄芸解释道,打消老婆婆的疑虑。
    土地公神像?
    老婆婆露出吃惊的神色,以及两颗坚守岗位的门牙。
    张涛上前道:“老婆婆,山后有个土地庙你知道吗?很灵验的,有求必应。”
    三句不离本,张涛看到别人,就推销起自己的土地庙。
    “我连饭都吃不饱,哪有供品给土地公?不去不去,山太高了,身子骨不行了。”老婆婆摆摆手道。
    “那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张涛还不想放弃,唤醒老婆婆的潜意识。
    没想到老婆婆怒道:“好你个小子,想咒我死啊?我这辈子唯一的牵挂,是我儿子。他十年前去参军了,到现在都杳无音讯,不知是死是活。”
    人都有祈愿之心,向往世间美好之事发生,那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或许神,可以替他们完成。
    张涛的土地庙要想香客多,要想香火旺,必须要一步一步打响名号。
    目前来说,每一个认识的人,都是潜在的香客,对张涛都很重要。
    “听我说,等你有空的时候,上山一次,将你儿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告诉土地公。如果你儿子还在世的话,土地公一定会显灵,让你儿子来看你的!”张涛一本正经地说道。
    只要有凡人在他土地庙前祈愿,张涛就有义务,帮他们达成所想。
    “不要骗我老婆子,你们那一套,对我不管用……”老婆婆撇了眼张涛,还是离开了。
    万事开头难,张涛暗暗给自己打气。
    他相信只要自己心诚,就一定会打动这些人,让土地庙成为他们的精神寄托。
    “你看到了,这里没人信土地公。他们连温饱都成问题,谈何信仰?”王玄芸说道。
    俗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对于底层的百姓们来说,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供奉神仙。
    “你看看这天气,从去年干旱,一直到现在,这地方几乎滴雨未下。庄稼全部枯死,大家只能从地里挖些野菜来吃。这些事,神都看到了吗?神会怜悯我们这些人吗?”王玄芸又道。
    父亲王世充被害后,王玄芸看穿了诸多世事,自己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像一只蝉苟活于世间。
    在这乱世之中,卑微地活着,没有一点尊严。
    与其相信别人,相信神,还不如相信自己!
    说完,王玄芸拉着沉香的手,回家去了。
    张涛无言以对,就算法力通天的神,也很难事无巨细地改变凡人的命运。
    这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身为土地神,就要恪尽职守,帮助凡人们解决问题。
    重拾他们对神的敬仰,歌颂神的功绩!
    许多事千头万绪,无从下手,眼下有一件事,张涛觉得自己可以做到。
    他抬头看了下天空,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除了山上林木之外,耕地几乎颗粒无收。
    要解决干旱的问题,看来得要求助于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