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8章 土地神误入陷阱

来一份炸鸡2021年07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天上午,张涛掐准了时间,今天应该是王姑娘交付神像的日子。
    虽然延期了一次,但依然值得期待。
    有了土地公神像的土地庙,才更有范儿。
    他提着两个木箱子,里面装着一千多两银子,还是有些沉的。
    王玄芸给他的感觉,像是一个蛮执着的女子,不是大家闺秀那种,性格比较好强。
    雕刻神像可是粗重活,柔弱姑娘还真做不来。
    这种小村庄,竟有如此手艺高超的女子,她的身份,也令张涛感到怀疑。
    难道自己真的找对人了?
    日上三竿,他来到莲花村村口,就等王玄芸与神像出现了。
    他的心情充满期待又忐忑不安。
    又过了约一炷香功夫,王玄芸拉着一辆独轮车,缓缓走了过来。
    “你果然守时,我的神像完成了吗?”张涛急忙问道。
    王玄芸停下车子,双眼盯着他的木箱,应道:“昨天半夜才做完,我做事,一向言出必行!”
    独轮车上,躺着一块上好的木料,被一层白色的纱布笼罩着。
    “验货!”
    张涛走上前去,用手揭开纱布,期待已久的土地公神像,终于赫然眼前!
    “简直了!”张涛心中暗暗惊叹。
    土地公神像宽额大眼,鼻梁耸直,双唇紧闭,面容精神,神态安详。
    长发披肩,却没有胡须;眼神矍铄,也没有半点皱纹。
    好一个年轻的土地公!好一个帅气的土地公!
    而且神像表面光洁,刀笔精湛,勾连纵横,宛如一气呵成。
    “太好了,这就是我要的样子!”张涛情不自禁地说道。
    “这真是你要的土地公神像?胡子和皱纹,我可以另外再加上去……”王玄芸应道。
    王玄芸是参考曾经家中一幅《萧何月下追韩信》画作而成,她没有把握,也没见过土地公啥样,凭着印象,刻画了神像。
    不用不用,胡子和皱纹多此一举,张涛的土地庙,肯定是要年轻的神像,这样才符合自己的定位。
    王姑娘雕刻的神像,比张涛想象中好太多。
    想不到她居然如此用心做这件事,出乎张涛的意料。
    “这个土地公神像,我很满意,多谢王姑娘!”张涛谢道。
    对于王玄芸来说,舞刀弄剑并不是难事,好在自己生于富贵人家,从小学习琴棋书画。
    “那就给钱吧!”王玄芸干脆地说道。
    张涛把土地公神像小心翼翼地抱起来,轻轻地放在一旁枯草上,然后将两个木箱,放在独轮车上。
    “这里是一千多两银子,你可以数一数。”张涛悉数打开两个木箱。
    崭新的白银锭发出耀目白光,王玄芸见了,瞳孔为之一震。
    对于张涛来说,他得到了土地公神像,他就能吸引更多的大唐善心人士、达官贵族前来祈愿。
    而对于王玄芸来说,她得到了巨额银两,就可以杀尽大唐这些背信弃义、人面兽心的达官贵人。
    一次交易,两个人,各自完全不同的心境。
    “不用数了,我信得过你!”说完,王玄芸盖上木箱盖子,脸色平静,推着独轮车,往家中走去。
    这一次交易,双方都很满意。
    “对了,怎么没看见你弟弟沉香?他在家里吗?”张涛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个人。
    王玄芸脱口而出道:“他呀,调皮的很。一早就出门了,说是到山上的土地庙去玩……”
    什么?沉香去了土地庙?
    张涛心头划过一丝不祥之感。
    如果沉香去了他的土地庙,一定会在庙前和他说话,他也会通过“读心术”,知道沉香在那。
    但为何自己接收不到沉香的任何讯息呢?
    上次他通过“点幻术”,让沉香逃过生死簿一劫,但他知道,这种障眼法只能瞒过一时。
    无所不知,无所不通的神,迟早会知道这件事……
    沉香每一天都可能身处险境,毕竟他的身份太特殊,是天将二郎神誓要剪除的人!
    莫非他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张涛心里慌乱起来,他急忙抱起土地公神像,往土地庙而去。
    “沉香!沉香!”张涛回到土地庙,的确没有发现沉香的身影。
    这孩子,还能跑到哪去?
    难道是被鬼差抓去了?
    不对,牛头马面与黑白无常,不会白天出没。
    于是张涛沿着沉香上山的路,倒走一遍,希望发现一些踪迹。
    莲花村在山的西面,与土地庙离得较近,还有一座东安村,在山的东面,与土地庙有些距离。
    沉香不在土地庙,不在莲花村,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或许就是东安村。
    张涛从一条岔路而出,往山下东安村走去。
    东安村村庄更大一些,村民数量不多,而且居住很分散,并不是挨家挨户住在一起。
    村头有一间农舍,一个老婆婆和一个小女孩在院子里休憩,于是张涛上前打探一下。
    “老婆婆,你们看到刚才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脸圆圆的,来过这里吗?”张涛问道。
    妇人闻言,眨了下眼睛,若有所思道:“刚才的确有个小孩,在这里玩耍,还喝了我一碗清凉汤……”
    张涛闻言大喜,又问道:“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
    老婆婆欲言又止道:“这……你看,我都一把年纪了,脑筋不好使。不如你先进来坐一下,容我想一想。”
    张涛一怔,瞬间闻到一股异样味道,空气中有点腥臊味。
    一个孩子的踪迹,为何这位老婆婆说话却如此吞吞吐吐?
    这其中,似乎有些古怪……
    那就相敬不如从命,堂堂一个土地神,还怕这老婆子吃了我不成?
    张涛走进院子,大门口堆着一排整齐稻草,庭前收拾得整整齐齐,纤尘不染,仿佛不沾人间烟火。
    一个女童,一脸天真烂漫,怯怯地跟在老婆婆身后。
    “进来坐吧!”老婆婆转过身去,提着拐杖,悠悠然往屋中走去。
    张涛走入屋中,感觉气氛有些诡异,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
    农舍屋内不大,窗明几净,中央摆放着一张方桌,两条长凳。
    女童踮起脚尖,关上一扇窗户,对着张涛痴痴笑笑。
    张涛坐在凳子上,不一会儿,老婆婆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喝了这碗汤,我来告诉你孩子去哪了……”
    老婆婆慈祥地笑了笑,扑面而来浓浓待客之情。
    “不用这么麻烦,我只是打听个人,你们这样做,实在太客气了!”张涛婉转道。
    想不到这里民风淳朴,对于陌生人,不仅不排斥,而且毫无戒备之心。
    一个老婆婆,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她把清凉汤放在张涛面前,缩手刹那,张涛悚然大惊!
    这一双白皙玉手,白里透红,没有丝毫褶皱与岁月侵蚀痕迹,宛如豆蔻少女。
    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竟然有着光泽如玉的美手?
    张涛再看屋中那个四五岁女童,此刻正抱着一个水缸,搬到木柜上。
    水缸中盛着满满一缸水……
    一个小女童,竟然有如此恐怖力量?
    这太不可思议了!
    张涛大惊失色,内心惶恐不安。
    莫名其妙献殷勤,必然有诈!
    张涛立刻幡然惊醒,此地不可久留!
    他试着站起来,顿觉天旋地转,身上松松垮垮,毫无半点力气。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
    “太迟了,当你走进屋子的时候,就已经中了我的曼陀罗花之毒!”老婆婆和女童并排站在一旁,脸上露出恐怖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