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1 拎包的奴隶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喂!别磨磨蹭蹭的了,区区一个拎包的还想让我们等你吗?”
    这是一个宛若失落的仙境一般的地方。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的地方都长满了碧绿的青苔,不管是生锈的路标,废弃停留在路边已无主人的汽车,亦或是一栋栋破败的仿佛被旧时代遗弃的楼宇上都铺满了绿色。如同给大地披上了一件绿色的纱衣。
    随处可见茂盛繁密的树木,从那水泥的地面裂缝中,从楼墙的间隙中长出,彰显着它们顽强而超常的生命力。
    近在眼前的,原本应该是商场中心喷泉广场的地方,一棵看起来有着千年寿命般的大树矗立着,其枝叶冲破了商场的天顶,已将整片商场覆盖。
    似乎是经历了非常久远的年代才能形成这样的景象。可实际上,距离那一次改变人类世界的剧变,也不过才过去了五年时间。
    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它已经足够改变原有的人类社会结构。
    在这商场的入口前,有着一队穿着精致皮甲的年轻男女。若是放在过去穿着这样的奇装异服上街肯定会引来不少惊异的目光,但现在这一身仿佛幻象小说里冒险者的打扮却已经令人见怪不怪。
    这一行人中,除了明显看起来就轻松写意的冒险者男女外,还有着三个衣衫褴褛,背着巨大行囊,佝偻着背脊走在前头的男人。
    那冒险者男女中看起来像是领队的,有些趾高气扬的男人看着喘着粗气缓慢地走在前面的三人,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朝中间的男人踹了一脚。
    巨大的力量和沉重的负重让男人膝盖一软,直接朝前摔倒在地。
    “啧,真是没用的废物啊。”领队的男人咂嘴骂道。
    这赤裸裸的,仿佛奴隶主一般的行径却无任何人出言劝阻。在过去的世界里是违背道德和法律的行径,在这个新的世界中却已经再无约束。
    没有了法律与道德,所谓的强者便能肆意凌辱卑微弱者。
    “咳,咳!咳!”
    被踹倒在地的程然的胸廓剧烈起伏着,痛苦地咳嗽起来,贴在青苔地面的脸上愤怒和屈辱再无需掩饰。
    五年前,名为神灵的存在自虚无中诞生。以祂们降诞的地点为中心,名为神域的领域幅散开来,很快覆盖了人类几乎所有的土地。
    不仅仅是大地,天空、海洋,一切曾经属于人类的领地都遭到了掠夺。曾经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物种感受到了来自更高维度生命肆意碾压的屈辱。
    神域之内,规则被篡改,无数人类无法适应新的世界死亡丧生,只有少数人勉强存活,人口一下子锐减了九成。
    而神域对人类的影响不止于此,只要处于神域之内,越是靠近神灵,生物的精神越是会被污染,当污染指数达到100之后,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便会堕化,成为邪神子嗣,也就是所谓的……怪物。
    当然,人类并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他们被至高的存在告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他们的确就像游戏中的角色一样获得了属性、职业、特殊能力。只要完成弑神的壮举,神域便会随之消失,人类也将夺回属于他们的领地。
    驱逐了所有的神灵,游戏便会宣告结束。弑杀了最后之神的玩家,将会获得一个无条件的愿望——无论是永恒的生命,还是无尽的财富和权力,尽可获得。
    为了讨伐神灵,人类组建起了名为公会的团体。
    程然正是在五年前加入了一个名为“风月”的公会之后,签署下了不平等条约,而后作为物资搬运工被剥削至今。
    五年前的他不过是一个刚上高中的愣头青,以为世间的人类都是美好和友善的,对于看起来十分正常的合约也没有产生任何怀疑,理所当然般成为了被剥削者的一人。
    他愤怒,他悔恨,他绝望,但作为“无能者”的一员,他无力反抗。
    面前伸出了一只手似乎是想要拉起自己,程然微微抬头,看到了五年前一同加入风月而后一样沦为奴隶的同学,郭达。
    郭达看到了程然的表情,注意到了程然默默捏紧的拳头和咬紧的牙关,他用灰暗无神的眼睛看着程然,沙哑着说道:“你还没有放弃挣扎吗?明明是没有用的。放松些,反正我们没有反抗的权力,情绪太过激烈的话,对身体可不好……如果被看出你有不满,今天的晚饭可能都没有了……”
    程然抓住了郭达的手,看着曾经黑壮的郭达变成如今这幅消瘦的模样,忍不住露出悲痛之色。
    “喂,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地在说什么!?”
    领队的男人怒喝着走了过来,然后看向了郭达,瞪着他说道:“还有,谁允许你去扶他起来了?”
    “啊?”郭达茫然的脸上露出轻微愕然的神情,他嗫嚅道:“我,我是担心他拖慢了大人您的事情……”
    “哦?你还真是忠心耿耿啊。很好!”
    领队露齿一笑,指着商场的入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先给我进去探探路。”
    “啊?”郭达瞳孔一缩,原本无神的双眼都有了焦距,他猛地转头看向了程然,伸出手指指了过去:“大人,选他吧,是他跌倒了拖慢了大人您的事情啊!”
    程然的身躯一僵,他和郭达对视着,看着对方恐惧而有些歇斯底里的脸,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高中时期最要好的朋友口中说出的话。
    诱饵。
    这是他们这些搬运者的另一个工作。
    公会运转需要资源,这些资源从何而来?是通过狩猎邪神子嗣而来。
    使用诱饵,是降低狩猎风险的高性价比方案。而众所周知,“饵”是一种消耗品。
    这次狩猎开始时,他们这个队伍是有着五个搬运者的,而在之前经历了两个狩猎点后,现在就只剩下了三人。
    这最后一个狩猎地点,商场,作为神灵降诞时人口密集的区域之一,毫无疑问危险性比前两个高出了数倍。若是像之前一样所有搬运者一同进入还好,生死各安天命,谁也不怨谁。
    而现在郭达对程然说出这句话,其意义便等同于——“你代我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