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2 安静的商场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五年来,许许多多程然熟悉的面孔在自己的面前丧生。
    以往总是嘴臭自己的同学,曾经暗恋的女孩,大义凛然的班长……当灾难降临的那一刻,谁也没能幸免。
    回到自家宅院,看见的也只有已经变成了邪神子嗣的父母和妹妹。
    当他在风月中和郭达重聚的那一刻,程然的心中是欣喜的。即便后来遭遇了那么多变故,他也曾一直以为,彼此之间的友谊不会褪色。
    但事实证明,在时间面前,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改变的。
    程然先是脊背发寒,而后露出了释然的笑容,这笑容露在郭达眼中,显得无比刺眼。
    程然说道:“是我的错,那就让我去吧。”
    领队的男人嘴角翘起,露出一个恶趣味的笑容:“看不出来啊,你小子竟然还这么有牺牲精神?还是说你俩以前认识?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就一起进去吧,也算路上有个照应。”
    郭达闻言,面色大变,原本心中残留的一丝愧疚在求生的意志面前瞬间荡然无存,他趴伏到了领队的面前,哭诉着恳求道:“大人!我的污染指数已经超过90了啊!这次进去,如果子嗣稍微强一点,我很有可能就直接堕化了啊!”
    越是靠近神灵,越是容易被污染。而邪神子嗣之所以被这样命名,正是因为他们也是类似于神灵的污染源。虽然威胁程度降低了不少,但对于意志薄弱者,他们的威胁性同样巨大。
    “嘁,污染指数90就害怕了?还剩下10点左右的富余,除非遇上10级以上的子嗣,不然根本不可能瞬间堕化好吧?”领队男子身旁的一个妩媚女性说着,鄙夷地看了郭达一眼。
    10级,那是现阶段只有神域深处才会出现的怪物,他们这种边缘区域,撑死了也就遇上个6、7级的家伙。
    但自家人知自家事,那妩媚女性以自己的属性为基准,却完全忘了这些被他们压迫的搬运者根本就是0级的没有任何属性加成的平民。
    “姐、姐姐!我的意志属性连5点都不到啊!遇上5级的子嗣我都死定了!到时候我变成了子嗣,对你们而言不是也很麻烦吗?”郭达焦急地替自己申辩起来。
    “哦?你不是在威胁我们吧?”妩媚女子皱着眉头,看着郭达露出危险的目光。
    郭达感觉如同被毒蛇盯上了一般脊背发寒,他颤抖着,扭头贴到了女子跟前,伸出舌头舔起了对方靴子上的泥巴,一边说道:“大人!不要抛弃我!看,看啊!我是最忠实的忠犬,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干啊!”
    妩媚女子见状,眉毛一掀,脸上露出怒气,直接一脚朝郭达嘴里踹去:“恶心的垃圾!不要靠近我!”
    郭达惨叫一声,嘴里流着血仰面倒在了地上,捂住嘴巴痛苦地呻吟着在地上打起滚来。
    领队男子冷声道:“在墨迹,就把你们两个都宰了再丢进去!”
    程然闻言,默默不语,他知道和这些家伙讨价还价没有任何作用,放下了沉重的背包,轻轻舒展了下僵硬的躯干,便走到了入口处,回头看向了在领队威吓的目光中颤抖着站起身的郭达。
    即便之后马上就要面临死亡的危机,至少放下重担成为诱饵的这一刻,他感到了一丝轻松。
    郭达放下背包,根本不敢看程然的脸色,同样走到入口处,在领队的催促下,二人一同小心翼翼地走入了商场之中。
    进入商场的第一眼,便看到了之前远远就能看见的巨大树木的正体。那棵大树扎根在已经不再运作的喷泉水池中,甚至有部分根茎突出了地面,如同虬龙般弯弯曲曲地盘在地面上。
    他们所处的神域名为生命神域,算是神域中人类生还率最高的几个神域之一。其特征就是在神域中的植株都如同基因突变似的疯长,动物也像是回归古生物时期般膨胀巨大了数倍。也是因此在有了之前看到的那般景象。
    和慌张胆怯的郭达不同,程然甚至还有着观察四周的余裕。
    相比于污染指数已经达到90的郭达,他的污染指数依然保持在50左右。虽然比不上那些已经成为职业者的公会成员,但在平民之中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
    这样巨大的商场中理应有着很多子嗣以及突变后的巨型野兽藏匿着,看到他们两个活生生的人类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理应直接扑上来才是。
    他四下观察了一会儿,很快皱起了眉头。
    这巨大的商场有着五层楼层,他只是一瞄,就发现了三层楼上,一个倒在地上的长着绿毛的生物。
    “死了?”
    再一仔细查探,原本以为是单纯苔藓茂盛的地方也躺着许多类似的身影。
    “喂!死了?里面什么情况?艹,没死的回下话不懂吗?”身后传来了领队的喝骂声。
    郭达看了眼淡定地观察着四周的程然,然后迅速转过了头,朝入口的地方回喊道:“没,没有怪物!”
    “没有?”
    领队皱着眉和同伴们对视了一下,确认了郭达还存活之后,朝他们招了招手,一行人鱼贯而入。
    领队走进了商场,看到了因为存活一脸兴奋的郭达,再目光一瞥,看见那些不寻常的尸体,面色一黑,大步朝郭达走近。
    “唉?这,这不会是要嘉奖我吧?”
    郭达正激动着,一个漆黑的靴子在眼前放大,直接将他踹飞出去。
    郭达惨叫着,身躯砸在了不远处的商场墙壁上,身躯好像要散架了似的,他跌倒在地,感觉根本站不起来了。
    “喂,你为什么不回话?”领队惩罚完了郭达,快步朝程然走去,喝问道。
    程然转身,沉声回答道:“我还在观察,感觉这里有些不大对劲!”
    “管你对不对劲,tmd进去了不懂得先回一声!?”
    虽然知道程然说的有道理,在不确认情况的时候贸然传递信息可能导致队伍进行错误的判断,但为了自己的愉悦,他还是喝骂了程然,并且一巴掌朝程然甩去。
    程然瞳孔一缩,条件反射地支起了双臂,挡下了这一击,却也推后了数步,踉跄了一下,好险没有跌倒。即便如此,双臂也微微发麻。
    “你竟然还敢挡!?”
    领队越发愤怒,正要发作,身后传来了同伴的声音。
    “哥,这里有新鲜脚印,看起来就是最近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