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4 森林银狼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9级的邪神子嗣,对于外域的公会成员来说毫无疑问是无可匹敌的存在。单凭其作为污染源的力量就足以让一般人迅速堕化。
    “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怪物啊!”胆子稍小的女性队员已经尖叫了起来。
    会待在外域这种地方的人类,大部分都与积极进取这四字无关。大多都是恐惧于高等级邪神子嗣和来自神灵压力的内心懦弱之辈。
    领队嚯地转头,看向了那个表情始终冷漠的少女:“是你……是你将它带过来这里的吧!?”
    少女没有回答,她的精神完全紧绷,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只巨大的怪物。而森林银狼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一人一兽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对视起来。
    而后,森林银狼的后足猛地陷入地面,将水泥地面的表层碾成齑粉,而后猛地爆发,如同一根韧性十足的弹簧般跳跃弹起,一举越过了四层十数米的高度,扑杀而来。
    少女拖着因为负伤而有些沉重的身躯踩上了四层的围栏,而后一个纵跃跃上了五层顶层避开了这一击。
    但呆立在原地的风月成员们大多没办法反应过来这一击,森林银狼的一个扑击直接撞碎了三至四层的平台,其利爪没有命中原本的目标,却直接将三位站在原地的人类撕扯成了肉沫。
    仅仅只面对过哥布林这样的低级对手的低级职业者面对这样的怪物纷纷惊慌惨叫。
    半数的人死在了森林银狼第一个扑击之下,四分之一的人死在了坠落和塌陷的建筑物中,还有四分之一略有实力和部分较为幸运的的方才提前做出了规避动作闪避开来。
    而这最后四分之一中,处在队伍最末的三个搬运者里,其中一个没能幸免,唯有郭达和程然免于一劫。
    坠落在二层的平台上,拼命分泌的肾上腺素缓解着程然筋骨跌打的疼痛,所幸他一开始就打算逃跑,可以说是和反应力最快的领队同一时间进行了规避,所以没有出现骨折之类的重伤。
    但是一旁的郭达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疼!疼!疼!好疼啊啊啊!!!”
    原本就受了领队一击的郭达本就不是万全状态,之所以存活是完完全全的侥幸,但这一个坠落也让他剩下的半条命再去了一半,万全丧失了动弹的能力。
    他的眼中滚动着豆大的泪花,看着在自己面前虽然吃力当稳稳当当地站定的程然,他像是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般伸出了手,哭嚎道:“程然!救我!救救我!刚才是我不对!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也不想害你啊!但是我想要活下去,想要活下去啊!求求你!救救我!”
    程然看着完全丧失了人类尊严的郭达,心中五味杂陈。看着刚才想要将自己退出去顶缸的家伙这幅惨状,他却无法做到幸灾乐祸,心中悲凉的同时,却也生不出救助对方的念头。
    即便……他是真的已经没救了。
    程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朝郭达走近,郭达见此,眼中燃起希望的光芒,热泪盈眶地说道:“谢谢你,程然!之前,真是对不——”
    噗嗤——。
    利刃刺入了郭达的脑袋,绿色的血花混杂着白色的脑花迸溅而出。
    郭达愣愣地看着程然从腰间利落地掏出防身的匕首扎入自己体内,再看到从自己身体中喷溅出的绿色血液,心中逐渐了然。
    他看到了自己故意忽视的一条记录。
    “污染指数已达到100%,堕化开始。”
    “这样啊,原来……我已经不是人了啊……”郭达的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他努力地抬头,看向了程然,说出了自己的遗言:“谢谢……”
    而后噗的一声,头颅砸在长满绿色苔藓的地上。
    程然看了眼浑身长满绿色毛发,和那些大概率是被那少女杀死的绿毛生物有着一样的外貌体征的郭达,轻轻抖去了刀刃上的血花。
    “已击杀绿猿(lv1),根据贡献度,获得杀戮经验10点。”
    郭达并没有掉落任何物品道具,程然没有再多看郭达一眼,转身朝一楼的阶梯跑去。
    即便是首次杀死其他哺乳动物也大多会有罪恶感,杀死同类的罪恶感更在杀死一般的哺乳类之上。按理来说,亲手杀死了昔日的好友,程然的心情不可能没有任何波动,不说吐个三天三夜,至少会产生作呕和反胃的感觉。
    但生死关头,再加上刚才遭遇背叛的剧变让程然在这一刻莫名地十分平静。就好像受到剧烈的冲击后进入了贤者时间一般。
    他的脑袋迅速冷静了下来。
    没有放过这逃亡的最好时机,他的目光迅速定位向一楼侧门的安全通道出口,加快了步伐。
    然而多年来遭到压榨,让程然的身体素质甚至不及一般人,不过走到一半,肺部便开始了灼烧,喉咙干咳无比。
    他的眼珠子一动,捕捉到了前方一个人影,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步赶往了那个方向。
    “是……那个混蛋!”
    无需停下来辨认,仅仅只是一个眨眼间,他便认出了那个领队的男人,深知这个男人的恶劣性格,程然心中突然生出警兆,猛地停下了奔跑的步伐。
    领队的男人转过了头,看着程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没想到啊,你这个骆驼奴隶竟然还有点小聪明。本来还想着把你推出去当个诱饵,现在嘛……你就自己滚回去吧。”
    森林银狼的危机当头,即便是领队的男人也懒得多此一举教训程然。他原本打算就这样让程然主动跑过来,然后一刀砍掉程然的双腿,在巨狼过来时先把这小奴隶当作口粮。现在嘛,程然有了警觉,倒是不好下手了,于是他转而进行了威胁。
    看着领队男人手中把玩的如同匕首大小的飞刀,程然分泌的汗水越发得多了。
    他横清楚领队男人的意思,如果自己继续选择这个方向逃跑,那么对方便不在乎损耗一点时间卸去自己的行动能力。
    “识相的话自己回头,找另外的逃生通道。至于会不会因为换方向被那个怪物吃掉,就看你自己的运气咯。”
    领队男人戏谑的眼神是这么说着。
    程然十分清楚,自己在面对领队男人这个职业者时不是一合之敌。
    隐忍下去,等待日后自己强大起来再去报复,好像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就这样顺着这人渣的意,真的很不爽啊!
    “既然回头十有八九也是死,那还不如拼了老命给这混蛋造成点麻烦再去死啊!”
    在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之时,程然已经低吼着迈步朝其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