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5 死斗(上)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己找死,下地狱后可不要怪我啊!”
    领队男子看到径直朝自己发起冲锋的程然,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虽然在这种时候另生争端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但比起就这样和这个挑衅他的奴隶一起快快乐乐地逃离现场,他更倾向于将这个冒犯者当场杀死。
    他的双手一动,手指指缝间已经夹起了数把飞刀,正要将之甩到程然脸上,忽然间地面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轰的一声,二人头顶的二层平台碎裂开来,森林银狼和负伤少女从天而降。在这过程中,森林银狼的利爪按在负伤少女胸脯之上,而后以雷霆万钧之势猛地砸落在地面。
    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水泥地面皲裂开来,受此冲击,负伤少女闷哼一声吐出了鲜血,皮革外衣在之前的战斗中遭到无数次冲击已经变得破烂不堪,露出了包裹着少女上半身的绷带,只是这些绷带此时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
    这短短的一分钟时间里,负伤少女的伤势在战斗中加剧了数倍,而那只巨大的森林银狼也并非毫发无伤,它的背脊上密布着一道道狰狞的豁口,上面鲜血汩汩流出。它的一只前腿更是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完全扭曲,就像是投入了洗衣机里的单薄衣物一般。
    森林银狼正落在对峙的二人中间,在它落地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自己身体两侧的人类。其中一个气息微弱,比起一般的小兽都还要不如,毫无威胁。甚至单凭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气息,就足以让其疯狂。
    而另一个人类却已经备好了武器,身上透露出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和它过去遇到的那些对手完全没有可比性,若是平常的状态它一定看都懒得看一眼,但此时它亦身负重伤,生存本能让它不自禁对对方投以了注意。它十分清楚,自身和这人类女性厮杀后伤势定然还会加重,到时候这个原本弱小得可怜的家伙也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而就是这一刹那的分神,负伤少女亦没有放过,她的右手腕关节扭动,将匕首反握,利落地扎向了森林银狼的关节。
    “吼——!!!”
    森林银狼低吼一声,因为痛楚肌肉不自禁收缩了一下,少女趁此间隙猛地挥动手臂,一刀将其手掌撕开一道豁口,并趁机一个翻滚脱离了对方的钳制。
    程然的眼睛必须一刻不停地大睁着才能捕捉到少女利落的动作,他同时注意到,不仅仅是上身躯干,这少女的左手臂也已经弯曲报废,一只右腿也受伤颇重,这意味着对方的行动能力已经大大下降,可就算这样,其速度依旧惊人。
    “不对,我愣着干什么?必须赶紧逃走!”
    在视野的左下角,程然不断收到“污染指数”上升的提示,不过数秒的时间,已经飙升到了接近70的数值,并且还在持续上升中。这只巨狼至少是未处于中域的精英怪物,对他这样的0级平民来说刺激性太大。和刚才的擦身而过不同,现在他距离这只巨狼不过三米左右的距离。
    “吼!”
    森林银狼咆哮着,却是出乎意料地一个扑击飞向了一旁的领队男人。
    它并不清楚男人和那少女是不是一伙的,但这都不重要。身为一只野兽,它不可能寄望于这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完全放弃战斗的意志进行逃跑,万一对方来一个回马枪,它便会陷入原本没有必要的危险中。
    从银狼坠落到它发起攻击,这期间连半秒都不到,领队男人根本来不及从原本的战斗姿态改变到逃跑的姿态,看着近在咫尺的巨大怪物,明知无用,他还是猛地甩出了手中的飞刀。
    男人利落的动作在森林银狼的眼中却和慢动作没有区别,它不过微微偏移脑袋,便将六把飞刀中的五把轻松闪过,唯有最后一把避无可避,划过了它的面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这样的伤势对它而言根本无伤大雅,正是为了最快速度杀死这个人类,它才选择了不闪不避,正面进攻。
    “不,不,不——!”
    领队男人惨叫着,被森林银狼一巴掌拍成了肉沫。
    正在向正门方向奔跑的程然听到领队男人临终的惨叫,感到一阵森冷的寒意。他不知道那怪物为什么选择了杀死领队男人,也并不清楚自己在对方眼中根本毫无威胁,但当他的目光瞥见二层三层上被巨狼战斗余波波及杀死的人类尸体,心中并没有一丝侥幸。
    逃!逃!逃!
    这是程然心中唯一的想法。
    在面对领队男人时,他还会生出反抗的想法,可面对这种超常的怪物,他心中没有一丝侥幸。
    然而……那森林银狼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幸存者的打算。
    伴随着剧烈的破风声,一颗巨大的碎石从程然身侧划过,而后砸中了他逃亡的正门上方。受到碎石的冲击,大门瞬间崩毁,碎裂的水泥成为了一道巨大的天堑阻拦在了程然面前。
    他嚯地回头,正瞧见森林银狼那嗜血的目光。
    即便毫无威胁,森林银狼也不打算放过程然。正是因为没有威胁,程然才会被留下,作为它胜利之后恢复的口粮而留下。
    程然并不清楚那目光的意味,他只知道若这巨兽存活,自己必然没有幸存的道理。可最近的逃生通道已经被封死,而自己的污染指数在这期间依旧稳定地在上升着,留给自己的,只有……绝望!
    踏……
    程然循声望去,正看见那个负伤的少女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她直视着森林银狼,即便自身的状态如此之差,即便是外行人的程然也能看出双方之间的战力差,但她的眼中亦没有丧失战斗的意志。
    这一刻,少女坚韧不屈的身姿在程然眼中一下子鲜明了起来,程然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震撼于对方坚定的战斗意志,震撼于那泰山崩于前依旧漠然冷静的沉着。
    仿佛此时此刻,她的眼中只有面前的死敌,将生死置之度外。
    噗通……
    明明是死亡当前,程然却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并不是爱慕,而是对那坦然面对生死的姿态心生向往……向往成为那样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