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8 我叫荆珂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森林银狼的尸体轰然倒下,但程然却根本没有查看掉落物的意思,转过了身,看向了碎石堆中的少女。
    程然的目光和少女碰在一起,忽然一阵虚弱感突然传来,他双腿一软,直接跌倒在地。
    “这就是虚弱状态吗?”
    意识浑浊不堪,身躯疲软无力,眼前的世界还在不断摇晃。
    程然摇了摇头,强行振作了精神,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到了少女跟前,蹲下了身,沙哑着声音问道:“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听闻此言,少女紧绷的面颊略微松弛。
    即便目睹了刚才的战斗,她对面前的男人有些欣赏,但并不意味着她就会因此放松警惕。
    现在的她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和砧板上的软肉无异,就算程然打算对她做些什么,不管是杀人越货还是别的什么,她都毫无反抗之力。
    幸运地是,他不是这样的人。
    少女的目光柔和了下来,她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鲜血却从喉咙中涌起,她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没能将想说的话说出口。
    “喂,没事吧!?”
    程然目光一凝,注意到少女胸前绷带渗出了新的血迹,眼神凝重起来。他知道这伤势拖不了多久,对于这几乎等于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女,程然的内心是存在感激的。
    他当即转过了身,眼睛四下搜寻了起来,由于过度虚弱,花费了半分钟的时间才在一个碎石堆旁发现自己早早丢弃的大型背包。
    他急忙跑了过去,掀开背包,四下翻找了一会儿方才找寻到一些外敷的草药和内服的药物。
    对于处于外域的低级职业者而言,根本不存在空间装备的概念,除了狩猎的成果外,许多野外活动必备的物资也在他们的背包中。
    他上下查看了一下,发现药物没有在刚才的战斗中被破坏,松了口气,拿起药品,捎带上一瓶水瓶和一些处理道具,又急急忙忙地走到了少女面前。
    他放下了东西,也不管少女是否答应,吃力地将其抱起,从碎石堆中抱出,轻手轻脚地放到了一旁还算平整的地面上。
    只是抱个女孩子,这个过程对虚弱状态的程然却已经算是极为艰巨的任务,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面目也随着强行用力而有些狰狞,少女看着程然这幅模样,嘴角却是忍不住弯起。
    然后程然便哗地掀开了水瓶的盖子,一只手捏住了少女微弯的嘴角,强行打开,将几片止疼药、造血药的药片都倒进了嘴里,再抬起水瓶,往少女的嘴巴里汩汩地倒了些水。
    而后,他轻轻地从少女背后一推,将其上本身偏离地面,保证药片和清水能够接受地心引力的作用。在再次打开少女的口腔,发现没有药片的踪影后,他方才将少女放下,另其再次躺平。
    而后,程然说道:“喂!我要把你的绷带拆开处理你的伤口了,忍着点!”
    程然说完,根本不管女孩子的意见,一只手从胸脯下方划过掀起绷带,一只手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就将绷带剪开。
    这一系列的操作实在令人大跌眼镜。少女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懵了,可程然根本没看少女的表情,他注视着对方一片血肉模糊的胸襟,眉头微微皱起,简单处理过后,拿起外敷的草药轻柔地涂抹上去,待伤口被绿色完全覆盖后,他像是掀咸鱼一样轻巧地将少女翻面,继续处理起来。
    被迫翻面的少女目视前方,双眼中透露出一种“我是谁?我在哪?”的强烈迷茫。
    少女背后的伤势比前面惨重许多,所幸程然在这五年间有了不少自我处理的伤口的经验,花费了十来分钟方才处理完毕,并将崭新的绷带包扎了上去。
    处理完了上半身的伤口,程然再次将少女翻面,他瞥了眼少女受伤的手臂和大腿,其中手臂的伤势程然看了一眼就知道凭自己的手艺完全没得治,倒是右腿还能够简单地处理一下缓解伤势。
    程然依言照做,完成了对大腿伤势的处理。完成了这一切,他方才松了口气,神经突然放松,虚弱状态虽然结束,疲惫感却涌现了出来,他身躯一软,朝后仰面躺倒了下去。背部一触碰到地面,他的眼皮就开始了打架,原本坚硬的地面现在好像也变得和松软的大床一样舒适。
    程然的眼皮终于没能扛过困意,完全合起,沉沉睡去。
    少女躺在地上,目光透过巨大的树木,看见从天空中落下的稀疏的阳光,此刻她的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宁静。
    明明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战斗,但现在的她却觉得有些奇妙的安心。
    由于刚才战斗带来的响动,短时间内,这里都不会有怪物胆敢靠近。
    继程然之后,少女也闭上了眼,开始了短暂的酣睡……
    不知过去了多久,程然终于悠悠醒转,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猛地起身,然后就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尤其是背上,有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嘶——”他倒吸了口凉气。
    “你现在还不能动得太激烈。”
    身后传来柔和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程然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同样被人进行了包扎,他猛地转过头,正看见少女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到能够自如行动的状态,正弯着腰低头看他。
    乌黑的发丝垂落在眼前,不过及肩短发,但由于二人距离过近,程然甚至能闻到一丝淡淡的花香。
    “她不会是刚刚洗过吧?”清楚记得少女浴血战斗模样的程然在闻到花香的第一时间冒出这样的想法。
    随后,他又看了眼身上的绷带,对少女说道:“谢谢你,帮我包扎了。”
    “不,是我该感谢你才对……”少女说着,偏过了头,可程然却看到对方的耳朵悄悄地红了起来。
    见此,程然一下子回想起来自己强硬地帮对方处理伤口的场景,当时救人心切没有多想直接就上手了,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有几分旖旎。即便沾满了血液和伤痕,依旧难掩那肉体的曼妙。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起来。
    “啊,抱歉,当时看你伤得那么重,一时间没想到别的办法……”
    程然连忙道歉,但话一出口,程然就感觉自己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恨不得掌自己嘴巴一下。
    少女却转过了头轻轻摇了摇,因为羞涩而微红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说道:“如果不是你的及时救治,我一定已经死掉了。还有……必须要谢谢你,杀死了那只森林银狼。”
    那恬淡的笑容让程然一时有些失神。对比最初遇见时对方时给自己留下的极端冷静的印象,简直是判若两人。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超级美少女。虽然超级和普通是两个矛盾的形容词,但是程然此刻在内心中就是冒出这样的想法。
    短暂的失神后,程然迅速摇头,迅速道:“不,是我该感谢你才对!”
    少女见程然同样进行了推辞和道谢,不由得一愣,程然看着对方的表情也是呆了一下,紧跟着二人不约而同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程然抬头看着少女,不禁问道:“那个……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程然,程序的程,然后的然。你呢?”
    少女微笑着回答道:“我叫荆珂。荆棘的荆,王可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