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16 猎手相遇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在离开草丛的第一时间,程然就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盗贼男子闻言,古怪的看了程然一眼,一个高跃越过了河流,来到程然面前,摊手说道:“老兄,你不会真以为你藏得有多好吧?那些无脑的绿猿是发现不了,但我怎么说也是专门干这个的。”
    程然被盗贼男子说的有些无言,这方面他确实是完完全全的新手。
    盗贼男子又道:“对了,你是哪个公会的?我是‘雪花’的人。”
    男子说着,发送了一道陌生信息,就和之前接受荆珂的好友申请一样,面对面的情况下,玩家之间是可以直接发送消息或是请求的。
    程然调出了视野左下角的信息,注意到了雪花公会的会标。以他之前的身份地位,当然不可能知道什么雪花公会。
    他该如何回答?风月公会?他可是百分之百纯正的叛逆者。
    那……回答无公会?
    可是,对面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考虑到这一点,程然有理由猜想,自己回答无公会的情况下,对方直接下黑手将自己杀死。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他回答道:“我来自风月。”
    盗贼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风月啊?好,好得很——没听说过啊!”
    话音未落,盗贼男子便挥动手臂,甩着青色的长匕首朝自己刺来。
    这一击极其突然,再加之速度极快,好在程然早有防备,直接抬起了狼牙短刀挡下了这一击,却也被直接击退了三步。
    下一刻,面前的男子却直接消失在了眼前。
    程然瞳孔一缩,瞬间意识到男子之前和自己说了那么多话的理由——只是单纯地为了拖延时间,拖延到影袭的冷却时间结束!
    潜能爆发!
    程然的神经反射速度瞬间提高一倍不止,但他的出手速度如何能快过对方这出乎预料的突袭?
    程然知道来不及回头,便头也不回地用另一只手拔出了腰间的黑珏匕首。
    下一刻,巨大的力道传来,由于程然没来得及转身,这一击被判定为背部攻击,盗贼男子成功触发了背刺技能,巨大的威力直接将程然击飞出去,落入湍急的水流之中。
    竟然这都能反应地过来!?盗贼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为了减轻对方的戒心,他主动亮出了公会标志,万万没有放过对方的道理,顿时爆发出最快的速度朝河流的方向冲去,同时拔出了三把飞刀,也不管准头,直接朝河流甩去。没命中也无伤大雅,若是命中,就当是中奖了!
    可就在飞刀刚刚甩出时,一道身影已经猛地从河流中窜出,和飞刀擦身而过。
    “好快!”盗贼男子瞳孔一缩,对方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个明显是个雏鸟的家伙会有着比自己更快的速度。
    他再次甩出三把飞刀,这下连和程然擦身而过都做不到,完全被甩开到身后。在他做完这个甩手动作之后,程然已经来到了面前。
    漆黑朴素的匕首已径直朝其袭来。
    伴随着吭的一声,黑珏匕首被盗贼男子用自己的长匕首堪堪挡下,但巨大的冲击力却让他握着武器的手被震得发麻,并且直接后退了数米距离。
    我不是他的对手!
    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之时,盗贼男子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跑。
    双方的角色瞬间对调,猎物成为了猎手。
    程然哪有放过对方的道理,径直朝前奔去,虽然没有冲锋、影袭之类的瞬间突进技能,但以双方敏捷属性的差距,不要十秒钟他就能追上对方,一击背刺足以让这盗贼男子去见阎王!
    嗖!嗖!嗖!
    又是连续三发飞刀朝程然甩来,对于这样的攻击,潜能爆发状态下的程然单凭本能就能闪开。
    可这和刚才毫无差别的闪避动作却莫名让对方在略一回头后破了防,地大叫起来:“不!不可能!?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受影响!?”
    程然冷漠回应道:“你在说什么屁话?”
    然后一个箭步上前,一个背刺穿破盗贼男子的后背,将其秒杀。
    直到死亡,那盗贼男子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嘀咕着不可能三个字,倒在了地上。
    而越级击杀强敌后,程然顺手一捞对方掉落的精粹,其他东西看也不看,就这样飞速离开了现场。
    等到他跑到了数百米外,潜能爆发的时间结束,虚弱状态袭来,程然便直接像个壁虎一样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耗了起来。
    之前被对方点破自己的躲藏技术拙劣,现在程然就学了乖,直接整个贴在地上,这样应该没人能发现了吧?
    由于盗贼男子之前的清场,这周围都幸运地没有其他怪物。这种幸运不得不让程然感叹就连老天都站在他这一边。不过他也清楚地知道,没有人是可以一直这样好运的。这次的冲突中,哪怕缺少一个因素,他可能就没有以后了。
    二十分钟后,恢复了状态的程然回归了现场。
    他已经提前查看过四周,确定了没有雪花的成员过来后方才开始舔包。
    “看起来这家伙是没来得及向自己的同伴发送消息啊。”
    和程然不同,对方作为公会成员,自然不可能一个人外出,十有八九队友都在附近,只是作为斥候前来探查。
    从对方一个人就来击杀这些野怪,并果断对自己出手就能推测出,他的行动十有八九没有告诉队友,目的就是为了私吞下这个宝箱。但推测归推测,程然还是以事实为依据,现在证实之后,方才是松了口气。
    这次的战斗除了让他对其他人类越发警惕外,也让他意识到了盗贼之间战斗的凶险。
    贴身近战,基本都是一击毙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哦不对,这好像怎么都是我生还的意思……
    这盗贼男子还算富裕,就算只是一半物资,也让程然缴获了300多信用点。至于对方身上的装备,那一身皮甲比程然从之前小队队员身上斩获的稍微好一些,只有背上有个巨大的豁口,之前队友的基本都被森林银狼的攻击震裂了,考虑到其队友很有可能还在附近,程然并没有将其剥下来。
    最终,也就收缴了对方剩余的十几把飞刀补充了下损耗,然后程然便将尸体丢进了湍急的河流里,而后缓缓将目光看向了无人看守的宝箱,眼中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