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50 旁若无人(求求推荐票)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穆欣站在会场的主席台上,俯视着下方,看着熙熙攘攘排着队的人们,看着这些奴隶、棋子们脸上疲惫的面容,习惯性地评估起了他们的价值。
    和程然之前所想的略有不同,实际上每个小队外出时,队伍里的奴隶们一样存在生存的优先级高低。
    有的奴隶无法承担过重的压迫,各种肌体能力都在逐渐下降,有着随时猝死的风险,这些奴隶自然是被推出去当诱饵的首选。毕竟就算给这些人充足的粮食,他们也会很快自己死掉。算是压榨干净最后一点利用价值,废物利用了。
    而那些意志坚韧,抗压能力极强的奴隶,往往都是最后才被挑出去当诱饵的。所以实际上程然之所以能苟活这么久,他表现出来的素质其实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只是他并不知道罢了。
    而最后给这些奴隶们生存优先级拍板的,正是这位站在主席台上的女人穆欣。
    这些奴隶们明天一早起来还要干活,却大半夜被叫起来找人,许多承受能力差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死气。穆欣很清楚,作为管理者,若不注意把控工作时长,随意安排任务,那么任何时候任何一个任务都很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日之后,或许很多人都将被淘汰出局。一想到这么多“资源”将被无端浪费掉,穆欣就心疼无比。但是……这是刘升亲自下达的命令,而且如果不解决程然的威胁,这柄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都有可能剐去他们的脑袋,他们不得不动员所有人力物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见队伍逐渐排列整齐,她深吸了一口气,朗声道:“各小队,清点人数!”
    ……
    时间回到五六分钟前。
    程然赫然也混在集合的队伍之中。
    不得不说,穆欣这一招“全体集合”简单明了却又十分管用。在这种地毯式搜寻下,一旦脱离大部队,他的行踪就会无比显眼。而等到这些小队长、替代被他杀死的小队长的精英成员拿着名册开始确认起队伍成员后,他马上就会暴露。
    但是……某种意义上看,这局面也并非完全不利。
    程然就像一个晃荡在人海中的扁舟一般,就这样朝队伍前方挤去,通过巧妙的肢体控制,他的身躯如同游鱼般灵活,轻松地在不被人察觉异样的情况下就从队伍最末逐渐来到了队伍中央。
    可忽然,他的脚步停下,猛地转头。
    在街边一盏路灯旁,一个穿着白色t恤外套有着两道浅绿勾线的防晒衣,下身穿着牛仔短裤,露着两条明晃晃的大白腿的身影正俏生生地倚靠着路灯站立。
    她戴着一顶鸭舌帽,漆黑而有光泽的马尾在脑后晃荡着,手里还拿着一根冰棍在轻轻舔舐,十足一股夏日运动少女的芬芳,宛如盛开于黑夜的一朵白玉兰。
    不知为何,她就那样坦然站在那里,一脸冷淡的表情围观着凤月公会集会的场景,却无一人发觉她的踪迹。
    除了……程然。
    当他嚯地转头,目光笔直地射出时,他终于捕捉到了这个最近总是暗中窥视他的家伙。
    二人的目光轻微碰撞了一下,被程然发觉的荆珂假装无事发生地偏过了头,继续舔起了冰棍。
    “喂……你挡着我了……”程然身侧,一个面容消瘦的男人伸手搓了搓程然的手臂。
    就是这一个愣神的时间,程然没有做到融入人流,和其他人撞在了一起,他道了声“抱歉”,然后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之前的计划,径直朝人群右侧,也就是荆珂所在的方向游动过去。
    就算被人察觉不对,程然感觉也无所谓了。
    即便有着隐匿属性的加成,程然这样突兀地脱离队伍的行动也太过显眼。
    “各小队,清点人数!”
    穆欣刚刚这样宣布,忽然头一偏,就看到了在路灯下的二人。
    “……”
    即便以穆欣的人生阅历,此刻也愣了那么一秒,然后她权当刚才说的话是放屁一般,话锋一转,沉声喝道:“目标就在进行路路口,抓住他——们!”
    奴隶们纷纷愣了五秒,然后才嚯地转头朝程然所在的方向看去。下一刻,在各自直系管理者的驱使下朝他们冲来——不管穆欣再怎么宣扬,这些家伙还是不肯第一个上去面对程然的。
    “你怎么在这儿?”
    无视了汹涌而来的人潮,程然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着荆珂,问道。
    荆珂迎着程然的目光,没由来地脸色一红,又转移了视线,淡淡道:“我觉得光凭你的力量,一个人对上一个公会还是有点危险。反正……我也没有那么着急,干脆跟在你身后看看情况……”
    “哈……”程然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也没有矫情到会将荆珂赶走,那也太不当人了。理由什么的,等到战斗结束,随时都能再问。而且……这很有可能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
    “对了,你看到我发的消息了吧?”程然忽然问道。
    “对啊,怎么了?”荆珂眨了眨眼睛。
    得到肯定的答复,程然点了点头道:“难怪你不藏了啊。”
    简单来说,以荆珂和他程然的实力差距,只要荆珂不想被他发现,那他就怎么都发现不了。此前之所以他能隐约感觉到几次窥视,还是他的属性上来了外的缘故。那这一次为什么他会发现?显然只有一个原因,是荆珂主动暴露给他看到的。至于为什么她要装作不小心被发现的样子嘛……
    “……额。”
    程然发现自己的小腿被踹了一下,发现荆珂正瞪着自己,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好像在说“你知道就知道了,说出来干什么?”
    程然脑筋一转,沉声道:“荆珂,能拜托你帮我个忙吗?”
    荆珂眉毛一动,眼睛一亮,脸上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马尾却轻轻地晃荡了起来,问道:“什么事?”
    程然一指主席台上的穆欣,又瞥了眼那严阵以待的凤月的职业者们,说道:“我要去杀了主席台上那个的*子,能让主席台下的人尽量不要打扰到我吗?”
    说着,他和荆珂对视了一眼,试探般问道:“没问题吧?”
    荆珂轻哼一声,玉手虚空一抓,从储物空间中唤出了一把锋利的短刀握在手中,沉声说道:“你以为……我是谁啊?”
    程然嘴角一勾,下一刻,二人同时动了。
    荆珂一口咬下冰棒的最后一块,将刻着“再来一次”的木棍随手丢掉,而程然则扯掉了背上的背包,用力地朝上丢去,将其稳稳地挂在了路灯之上。
    面对毫无章法地汹涌而来,试图抓住他们的搬运者们,他们纵身一跃,瞬间便跃出十数米距离,避开了人潮,朝主席台径直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