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57 堕化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恃强凌弱?
    听到刘升临终的嘶吼,程然的内心并没有多少波动。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恃强凌弱,但也确确实实感受到并认可这是力量带来的结果。
    只是……终于完成了过去日思夜想的复仇,他既没有感到神清气爽,也不像一些神经病日漫里的角色一样陷入扭曲,也不像一些文艺作品里的主角一样无病呻吟内心的空虚,他只是再一次泛起一个念头,一个不久前闪过脑海的念头。
    ——一切恩怨都因利益而起,却又都以压倒性的力量作为终结。
    相比起这些复杂的“小恩小怨”,力量至上的纯粹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怎么了?一副好像看破红尘的样子。”
    耳畔传来一个调侃的声音,程然甩了甩刀刃上的血液,转头看向了荆珂,说道:“没什么,只是杀掉了这个压在我心头的顽疾后,忽然就有些释然了。好了,荆女侠,你那边的收获又如何?”
    “喏。”
    荆珂闻言,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本泛黄的书籍,随手丢向程然,程然接下书籍,定睛一看,却是一本“下级初级经验书”。
    荆珂见程然接下了经验书,说道:“涉及到储物空间和公会仓库的一些事情,要解释起来也麻烦,现在我们也没这么多时间,简单地理解一下,这公会里价值最大的东西,也就是经验书全都已经被我收好了。”
    说着,她话音一顿,透过公会城堡三层的玻璃看向了外边,沉声道:“你发现了吗?声音的变化……”
    声音……?
    经过荆珂一个提醒,程然意识到了她话语所指的事情,眼睛微微瞪大,问道:“人类的惨叫声……消失了?”
    就在二人入侵城堡之时,外界的兽吼和人类的惨叫依旧此起彼伏,但此刻,却只有无边的兽吼声在回荡。
    “没错。”荆珂的双手插到了防晒衣的口袋里,秀美轻皱,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那个绿色的光芒,很有可能是一颗‘神性结晶’。”
    “神性结晶?那是什么东西?”程然不禁发问。
    “没时间解释了,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等等,这把剑你帮我收着,好歹是个稀有级武器。”
    荆珂闻言,瞥了地上的直剑一眼,伸手一捞,它便消失不见。
    紧接着,她拉过了程然的手,一脚踹裂了面前的玻璃,纵身跃下。
    感受着荆珂柔软的小手,程然有些发怔,突然被对方抓住带动,他本想说自己知道怎么行动,但回过神来已经被连带着跃下了三层楼。
    “所谓神性结晶,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邪神子嗣的经验书,那东西对这些怪物,尤其是智慧较高的boss级邪神子嗣有着极其强烈的吸引力,吸收了它,邪神子嗣的等级和污染强度都会直线上升。如果我没猜错,这兽潮正是那个boss级的邪神子嗣带来的。”
    荆珂带着程然快速进行着移动,同时不忘做出解释,她说道:“虽然你在这里待了很久,但探查的时间和精细程度恐怕还不如我,我知道最快离开这里的路径,所以抓紧我!”
    程然不知道荆珂为何如此自信,但他知道这种时候对方绝不会欺瞒自己,所以他选择了相信。
    而事实上,在荆珂的带领下,他们的移动速度比起程然一开始估计的还要快,恐怕不用三分钟时间,就能抵达程然知晓的四个出口之一。
    在建筑顶端飞檐走壁期间,程然的目光瞥见周围满目疮痍的景象,一个个绿猿驾驭着或矫健或凶猛的变异野兽在城区中乱穿着,仿佛在宣誓主权。
    在这游荡的绿猿和野兽之中,时不时能看到几个重伤的人类。不知为何,这些怪物并没有将他们直接杀死,而是在打个半死之后,就放任不管,朝其他幸存的人类扑去。
    这些衣衫褴褛的人类跌坐在墙角,眼球逐渐翻白,身躯颤抖着,一根根绿色的毛发逐渐从皮肤上长出,而后迅速布满了全身……不多时,成为了绿猿大军中新的一员。
    看到这些绿猿充满智慧一般增加同伴的画面,程然忍不住心中一寒,他忽然意识到了人声消失的原因。
    “吼——!!!”
    伴随着一声惊天怒吼,绿色的光芒在依旧黯淡的天空中闪烁,无比耀眼。好在那光芒闪烁的方位,距离他们大概有着数百米的距离。
    荆珂的脚步突然一顿,松开了抓着程然的手,沉声说道:“那个boss级别的怪物完成了进化,你应该已经见识到在他进化途中产生的能量带来的结果了。”
    要将如此大范围内的所有人都逼向堕化,那绝不是一般的绿猿能够做到的,当荆珂说出这句话时,程然也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他虽然不知道所谓禁忌之地的王这一概念,但听到荆珂口中的“boss级怪物”,他也依稀意识到了其强大。
    就在他确认了心中所想的时间,荆珂已经掏出了一瓶无色透明的试剂,说道:“喝了它,能够稍微降低污染指数上升的速度。”
    程然当然知道“抵抗药剂”的模样,他并没有接过,摇了摇头,脸色一正,说道:“荆珂,可能你已经猜到了……对于污染,我的抗性远比一般人要高。甚至……我确定我的抵抗力已经超过了你——哪怕你是上级职业者。”
    呼——。
    清晨的凉风吹拂在二人的脸上,明明是这样紧张的状况,他们却这样安静地对视了三秒有余。
    “你就这样告诉我啦?”荆珂忽然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句话。
    程然当然知道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
    能够无视和自身等级有着悬殊差距的污染源,这意义在这“神域游戏”中具备怎样的意义不言自明。
    如果说当时程然和森林银狼鏖战还能用巧合、幸运等等词汇来形容,此刻他的言语无异于承认了自身的特殊。从荆珂说这句话时的语气,程然也可以隐约判断出……哪怕是在神域深层,他这样的天赋恐怕也算罕见,甚至于是绝无仅有。
    程然之所以说出这个信息,只是单纯地觉得面前的女子可以信任。或者说……他想在这个某种意义上给予了他新生的女子身上,再尝试一次信任他人的感觉。
    即便曾经被最信赖的人背叛,程然还是想再相信一次。
    他缓缓开口:“我觉得……就算你信用点再多,也没必要浪费啊!”
    ps:玩家所有的物品、装备,是不会简单地被抢走、卸下的,所以也不存在直接伸手按在别人装备上就收入自己的储物空间。要么是被特殊技能解除、抢走,要么是玩家主动解除所有权卸下,要么就是离开玩家距离过远、离开玩家时间过长。本章荆珂收走直剑,就是程然主动解除了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