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70 “成为审判的支柱吧!”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回到十几分钟之前,在邓维超通过程然转移了荆珂的注意力开出那致命一枪后,荆珂并没有被直接命中。
    这并不是说荆珂及时作出了反应躲开了这一击,邓维超花费了那么大力气,自然不可能让这一击落空。
    荆珂之所以避开了那次狙击,不过是因为其上级职业的天赋能力发挥的结果。
    破空的子弹在命中了荆珂首级的同时,荆珂的身影突然模糊,就好像变成了上世纪的旧电视里的人像一样。子弹穿过了这人像的首级,让整个人像破碎开来,而荆珂的本体同时在五米外的屋顶上出现。
    “不愧是隐藏职业,果然没那么好杀啊。”
    邓维超心中轻声念着,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意外。审判之前的追杀可不是无用功,在多番追杀之后,荆珂的大部分资料他们都有收录,作为此行暗杀者的邓维超自然是一清二楚。
    “影舞者”,这正是荆珂真正的职业种类。盗贼系职业一直有着和阴影相关的能力,而影舞者正是专精阴影的特化职业。在转职的同时,影舞者将会自动习得核心技能“影分身”,这是一个充能类别的技能。而其天赋“影遁”的核心能力正是必须在影分身技能存在充能次数时方才能够激活的强大替死能力。
    天赋:影遁
    天赋描述:“死的是我的影子,不是我”。
    天赋属性:1在阴影中移动速度+20。2当存在影分身使用次数,且遭到致命攻击时,自动消耗一个影分身,并闪现至(敏捷/10)米内安全地点。2效果存在冷却时间,冷却时间为一个自然日。
    除了2效果的强大保命能力外,其1效果对影舞者而言也极其强大。举个简单的例子,如影袭、追影步一类需要阴影的技能,这个加成都会生效。这让影舞者在阴影中的速度将会极其恐怖。
    而荆珂的保命能力还不止于此,曾经的她还拥有一个能让所有生命神域的玩家眼热的真正的“替死道具”,只是在先前的追杀中,这个极度稀有的物品已经被消耗,而荆珂也随之掉落了一级职业等级。
    题外话到此为止。在交出了最后的保命技能后,荆珂若再被命中要害,那就确确实实只有死路一条。
    而在接下来的追逐战中,即便面对这装备和等级的压制,荆珂也并非一味地闪躲。影分身只有被攻击时才会露出破绽,而正是依靠这一点,她通过影分身的障眼法成功近身了邓维超。
    作为刺客,邓维超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荆珂敢于主动近身,反而猝不及防下被荆珂成功暗算。也是那一次暗算,她毁掉了邓维超的狙击枪,方才让之后的逃亡难度下降了一个层次,但同时,也付出了重伤的代价,不得不喝下伤药。
    而在之后的追击中,失去了最大的远程优势后的邓维超自然选择了近身战,荆珂虽然数次脱险,但身上的伤势也逐渐加深。
    而就在刚刚,她被斩断了其中一只大腿,从假山上落下……
    ……
    邓维超俯瞰着下方,很快,他便注意到了死亡的绿猿王,他的目光闪动,很快落在了程然脸上。
    没有使用什么探查技能,也没有情报线索,单单凭对方直视自己的眼神,邓维超便有了判断:“果然是这家伙吗?能够杀死绿猿王,能被那个荆轲小姑娘看上的家伙,果然有两把刷子。”
    下方,被程然以公主抱抱着的荆珂微微抬头,看着程然凝重的脸色,伸出了沾血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程然的脸颊,苦涩地笑道:“你……为什么没走呢?”
    “不是说好了,要在这里会合吗?”程然感受着脸上的触感,没有低头,淡淡道:“在等到你前,我便不会走。”
    “傻瓜……”荆珂闻言,不禁轻叹一声,眼中浮现一阵水雾:“他本来就是为我而来,他的身后站着的,是内域最强大的公会之一,审判……”
    审判!?
    听闻此言,程然的心跳猛地慢了一拍。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更在永恒辉煌之上的庞然大物。
    “哈哈哈!小子,你明白了吗?”这声音虽轻,但怎么可能躲过邓维超的耳朵,他俯视着程然,眯眼笑道:“如果你试图保护她,便是与审判为敌!”
    他继续劝诱道:“若你现在袖手旁观,我也不会闲着没事追究你的问题,就算你和这些小公会有什么仇怨,我们审判也丝毫不在意。”
    程然有着单杀绿猿王的实力,那么此前的一系列情报都不再具备参考价值。他已将程然视为可能导致任务失败的威胁。
    在荆珂奄奄一息,他即将得手的此刻,没有必要另起事端。实际上,邓维超在这一刻说的的确是句句实话。
    而他也无比确信,在生死面前,什么情谊都是狗屁,没有人会为了他人的性命让自己陷入险境,程然必然会选择抛弃荆珂。
    邓维超心中自信,可见程然久久未做答复,他还是眉头一掀,问道:“你是还在意我之前让绿猿王来追杀你的事情吗?我愿意为此对你说一声抱歉。甚至……你能够单独击杀绿猿王,以你的天赋,我引荐你加入审判也不无不可。”
    “程然……”荆珂剩余的右手抬起,紧紧地捏着程然的肩膀,说道:“放下我吧。不然,你会死的……”
    一旁的三人早已放下了戒备的状态,只是面色复杂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从情理上,他们同情荆珂这名“弱小者”,可同时,他们亦深知,面对审判这样在此之前连名字都没有权力知晓的庞然大物,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陈宇航注视着程然,眼中仿佛有着火焰在奔腾,似乎在期待程然会做出怎样的回答。
    程然没有回答荆珂,他缓缓迈开步伐,一边抬头看着邓维超,问道:“你说你要引荐我加入审判公会?”
    邓维超脸上露出笑容:“不错。你叫程然是吧,作为外域之人,这将是你平步青云的最好机会。而反过来,若你试图包庇审判的头号通缉犯,我保证……我现在就会将你当场处决。就算你侥幸逃过一回,也必然面对审判无穷无尽的追杀。”
    “看起来,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接受,享受天上掉下的馅饼,拒绝,则如同天降横祸。”程然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似乎没有拒绝的道理?”
    当程然做出这个回答时,麦氏兄妹二人轻轻叹息一声,陈宇航眼中翻腾的火焰悄然熄灭,而荆珂紧张的神色悄然放松,眼中却不可避免地闪过一丝落寞。
    即便她并没有多少期盼,但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也曾想象过,有一天会有一个盖世英雄,驾驭七彩祥云,将她从这无边的深渊中带走。
    “是的。”邓维超脸上浮现出轻松的笑容:“程然,看样子你确实是一个明事理的人。”
    “但是,我拒绝!”然而下一刻,程然却做出了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回答。
    邓维超也露出愣神的表情:“你,你说什么?”
    程然的嘴角轻轻勾起,沉声喝道:“我程然最喜欢做的事之一,就是对那些自以为占有优势的高高在上的家伙,说no!尤其是你们这些大公会的混账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