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92 机械末日(一)(第四更)

逐云鸟2021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此这般,加上程然,一共十人走到了那清澈湖泊的边缘,等待着迷宫石碑由红转绿。
    “对了,还不知如何称呼?”等待中,寇特侧头看向程然,问道。
    程然打了个哈欠,然后好像慢了半拍才回过神般,转头应道:“哦,问我啊?我叫陈炎,那边那位内人嘛,叫做周可儿。”
    说着,程然嬉笑着转身和荆珂招了招手:“可儿,你老公我去去就回,别成了望夫石哦!”
    而荆珂对此则羞耻地撇开了头,不着痕迹地朝后移动了几步,摆出一副“我不认识这人”的态度来。
    这两个假名当然也是一开始就策划好的。使用假名而不改变外貌,实际上并不能防止有心人找到他们的踪迹,但程然和荆珂都没有改变容貌的想法,而现在这种情况,故意易容反而会让审判公会更加注意。所以二人便选择使用假名,在没有通缉的情况下,改个名字就基本不会被不熟悉的人发觉身份了。
    陈炎这个名字嘛,姓氏陈和程读音相近,然通燃,燃烧的火焰,取一炎字。而荆珂的周可儿这个假名,同样也是程然去取的。
    想到荆珂真正的职业“影舞者”,程然不知为何就联想到了马戏团里各种夸张杂耍,如同舞者般的小丑(joker),取其谐音“周可儿”,这个“可儿”刚好还和荆珂的“珂”读音相近,于是程然便迅速拍定了荆珂的假名。
    他们早就对好了口径,现在的两人,就是厌倦了内域的生活来到中域“旅游”的年轻夫妻。程然倒没所谓,在捅破了那层纸窗户后,老婆、亲爱的之类的话根本信手拈来。毕竟实际上对大部分男性来讲,有些时候称呼的变化就只是单纯称呼的变化,并不能和心境变化划上等号。
    他们可以在上司领导面前毕恭毕敬地称呼对方为“某某哥”、“某某总”、“老大”、“boss”等等,但内心中完全可以是不屑、摒弃,这并不矛盾。因为服务于某种需求、任务的称呼,对他们而言只是并非实际的设定而已。
    而对感性生物的女性而言,有时候一个称呼的改变就可以造成心理上的转变。就好像中学生老公老婆地打骂多了,明明还不确定彼此是否喜欢,也时常就这样顺其自然确认了男女关系。
    当然,以上只是部分例子,如有不同,请全当胡扯。
    就在程然向荆珂道别之际,迷宫石碑的颜色终于发生了变化。
    程然迅速转身看向了迷宫石碑,和曾经在陷落的前哨站这一迷宫的迷宫石碑处一样的波纹晕散开来。
    “陈炎兄弟,请稍微让一下。”
    在寇特的示意下,程然点了点头避让了几个身为,随后便见寇特大手一招,一艘巨大木船便凭空坠落,砸在了湖泊之上,激起了高高的水花。
    而在这水花之中,还能见到几只狰狞的灰色鱼类的身影。
    寇特解释道:“这湖里头虽然没有什么厉害的怪物,但是就这样游过去,遇上这些鱼类也是不小的麻烦。还有那位周可儿小姐,总之……一起上船吧。”
    程然好奇地看了眼落在平坦的草地上,依旧不断蹦跶的怪鱼,收回了目光,随机跟在寇特身后,登上了木船。
    一行三十二人都上了船,通过滑动木船前行,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湖泊中央,那悬浮于半空中的迷宫石碑只要稍微倾出身子,探出手来就可以触摸到。
    寇特打了个手势,率先触及了石碑,身影随之消失不见。其余八位职业者紧随其后,一个个跟随其后,进入迷宫之中。
    程然刚要前行,荆珂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回头看去,正看到荆珂那双清澈灵动的眸子望着他,轻声说道:“不用担心我,按你自己的步调来。”
    程然咧嘴一笑,道:“我担心你干嘛?你可是比我还要强吧?”
    荆珂撇了撇嘴,松开了手,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我信你啊?行了,你赶紧走吧……”
    程然摆了摆手,不再多言,大步走到了船沿,探出手触摸上了迷宫石碑。
    “发现迷宫‘机械末日’。是否选择进入?”
    迷宫:机械末日
    推荐等级:lv8
    限定人数:9/10人
    限定级别:lv8以下
    描述:这是一个科技发达的人类社会,和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你们不同,此世的人类追求精致的机械,以此为美,以此拓展科技之树。可当人类试图探寻禁忌的领域时,毁灭也随之到来。
    浮现在眼前的迷宫描述让程然微微一怔,但没有多少犹豫,他选择了进入。
    程然的身影消失,迷宫石碑的颜色随即变成了禁止进入的黄色。
    “哟,你是叫周可儿吧?”
    见领队等人还有程然都进入了迷宫,阿诺看着默默从储物空间中拿出椅子坐下的荆珂,随即上前搭话。
    对于笑脸相迎的阿诺,荆珂却完全不知道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似的,完全将其无视。
    啊这……
    阿诺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也不是因为馋美色才上前搭讪,通过聊天获取对方的情报,也是他被替换后从寇特那里获得的任务。
    “你们是来自内域的吗?”于是,他自顾自地说起来:“陈炎兄弟真是好福气啊,竟然有可儿小姐你这样的佳人作伴,同游中域。我们这些人就不同了,就算社会变成这样了,还是个打工仔的命。”
    荆珂终于转过了头,阿诺还以为自己这马屁凑效,心中一喜,可见到荆珂皱眉的表情后,就意识到自己想岔了。
    只听少女冷声道:“他不是你的兄弟,我也没允许你用那个名字叫我。滚!”
    被这样喝骂,阿诺感觉心底一阵火气上涌,看着少女那冷艳的俏脸,心中迅速浮现出报复的画面,可这些许的愤怒也很快被其压到了心底。
    他很清楚,这少女是他惹不起的人,只得悻悻而归。
    经此一役,其余的队员也对荆珂的脾气有了些许了解,再没人敢随意上前搭话。然后……他们又忍不住回想起程然对荆珂那幅颐气指使(虽然是装出来)的神气。
    “可恶,好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