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淫乱的群交,跟8个男人口交,操逼(11)

绾绾2021年10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痛吗?痛就告诉我到底有多痛,不知道你有多痛,我怎么下手?”小秦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提着陈敏的内裤摇摆,可是一点儿力气也没省下来。
    陈敏越来越疼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伴随着疼痛的还有别的感觉。她的肉缝和阴唇被内裤勒着摩擦,阴唇竟然变得瘙痒,有了一种刺激的快感席卷而来,原本很痛很痛的,可现在被压制了。现在快感把她淹没,她扑在小秦的怀里面不停的抖动身体。
    陈敏呻吟的说:“不痛……嗯啊啊啊……但是……但是好痒,小秦……好痒……”
    “我不想听这个,说别的。你怎么勾引小国的,全都告诉我。”小秦把一只手提着夹着屁股的内裤,而另一只手就伸进了陈敏的内裤里面,玩弄陈敏的阴毛。他的动作很轻,几乎是抓着阴毛抓转圈,并没有让阴毛受伤。
    陈敏感受到阴毛处传来的瘙痒感,这种瘙痒感还从阴毛处直接传到了骚逼里,她在小秦的面前扭动身体。双腿夹紧,似乎是不想让小秦的手再往前面进一步。
    小秦可不喜欢她这样的反应,明明已经流了不少骚水了,骚逼已经很欠操了,却还是装矜持,双腿夹得这么紧,自己的鸡巴要怎么进去?
    小秦突然用力的弹了内裤一下,内裤弹回去,把陈敏的屁股弹得抖动了一下。她也发出了骚浪至极的声音:“啊,好舒服!小秦,你太坏了,你故意折腾我。”
    “还不快说,你到底是怎么勾引小国的。”小秦看她还不听话,索性把手往前面移,找到了她的阴蒂,这才发现阴蒂已经充血肿胀。这正好,阴蒂充血了,就更容易控制她,让她老老实实的说实话。小秦用指腹按住肿胀的阴蒂,他仍然先用了慢动作,用指腹在阴蒂上却轻轻的抚摸,他的目的就是让陈敏欲罢不能。“说不清楚的话,就只能难受死你了。”
    “好,我说,我说。”陈敏骚浪的让道:“我是……是因为孔国跟踪我,在我家附近租了房子,看到我和我男朋友每次做爱的瘙痒,我才被迫跟孔国做爱。但孔国的鸡巴真的很粗,差点把我的骚逼都撑破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小秦,饶了我,我求你,饶了我。”
    “真的是这样吗?说实话……”他突然加快了速度,用力的挤压阴蒂。阴蒂越是肿胀,他就挤压得越起劲儿。现在陈敏已经够骚了,但他更想看陈敏失控的全盘托出的样子。“小敏,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我房间里面有很多对付骚浪女人的东西,你要不要试试?”
    陈敏趴在他怀里颤抖,现在已经够让陈敏欲生欲死了,快感从阴蒂传递到四肢百骸,直冲脑际,她被这重重的快感扰得脑子一片空白。陈敏只能全盘托出,“我错了,我说实话,是我亲哥哥,我跟我亲哥哥上床了。我哥哥说他爱我,他想跟我做爱,我跟我亲哥哥做爱了。孙国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威胁我,让我吸他的鸡巴,我只能乖乖听话。”
    小秦浑身震了一下,完全没料到是因为乱伦。面前这个女人竟然已经骚成这样了,天底下的女人这么多,她什么男人不好选,却偏偏选了她的亲哥哥。
    活该被孔国操,不够她越骚,自己越有兴趣。这张脸也长得不错,也许可以多玩一阵子。
    阴蒂的挤压停止了,陈敏颤抖的趴在他的怀中喘气,气息也越来越稳定了。“小秦,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如果你嫌弃我了,这件事情可以停下来。但我求你,不要把我和我哥哥的事情告诉别人,求你了。”
    “可以,但我也有一个要求。”小秦在酥软无力松懈之时,用手指掀开了她的阴唇,两瓣阴唇挤压着他的手指,手指一边按着柔软的肉缝,一边被肥厚的阴唇挤压,这种感觉只能用销魂来形容,太他妈爽了。“这一个月,跟我保持密切联系,一个月内,不许跟其他男人做爱。如果你答应我,我就答应保守你的秘密。否则群里那些狼知道了,恐怕会把你给操死。”
    陈敏哪里还能思考,他的手指一直在肉缝哪里摩擦,阴唇被他的手指摩擦得好痒,骚水一直往外面流,都快把内裤打湿透了。陈敏答应的说道:“好,我答应你。这个月我只跟你在一起,可是孙国那边我没办法,你替我跟孙国商量。也许你有办法让孙国这一个月内不碰我,如果你都没办法,孙国一定会让我跟他做爱。”
    骚货,流了这么多骚水,都把自己的手指打湿完了。
    小秦把手指取出来,整只手上都沾满了淫水,他一根一根的放进嘴里吸干净过,再取出来。小秦的情绪激亢,巴不得现在就把鸡巴插进陈敏的骚逼里头,差得陈敏淫水飞溅,最好是潮吹。
    但他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鸡巴,尿口已经射了一小部分的黏液出来,他有点控制不住了,想把精液都射到这骚货的嘴里。想到骚货这张嘴给自己口交,还把自己的精液都吞下去,就无比的亢奋,比之前更激动。
    “给我口交,给我把精液都吸出来,先让我舒服舒服。孔国那边,我来处理,你完全不用担心。”
    陈敏痴迷的看了他一眼,就乖乖的跪在了他面前。他把挺直的鸡巴送到了陈敏的面前。鸡巴顽皮的拍打陈敏的脸,陈敏被他的鸡巴拍打得有点小疼,却也觉得更加刺激了。陈敏握着他的鸡巴,双眼圆睁。“小秦,你不进人帅,鸡巴又长又粗。好像一直做你的情妇,你会要我这样的女人吗?”
    陈敏没等他回答,就开始舔他的鸡巴。粗糙的舌苔和满是青筋的鸡巴才一碰触到,就让他的鸡巴瘙痒的跳动了起来。陈敏连忙抓住他的两个睪丸,不让他的鸡巴乱动。
    睪丸被拉扯了,小秦发出了吃痛的闷哼声。“靠,你做什么?你是想把我的蛋儿给扯掉吗?”
    “当然不是了。”陈敏抬头看了小秦一眼,笑着用手轻轻的拍动睪丸。她一双手象是在玩玩具似的,拍了睪丸,就让两个睪丸互相抨击。“这样舒服吗?是不是觉得特别的舒服?”
    他的睪丸就跟女人的阴蒂一样,很轻易就能让他高潮。他的睪丸才碰在了一起,他就兴奋的闭上了眼睛。他抓住陈敏的头发,发疯了似的把鸡巴往陈敏的最里面塞。
    “舌头都这么厉害了,这张小嘴应该更厉害才对。”
    他闭上了眼睛,享受这鸡巴进入陈敏的口腔,被陈敏的牙齿摩擦出的酥麻感。靠,这个女人的身体上每一次都是宝贝啊,怪不得孔国威胁她,非要跟她上床。
    自己还真想看看她跟她哥哥做爱是什么样子的?
    那个男人是不是很帅,自己帅,还是那个男人更帅。
    “唔唔唔……”突然一张嘴被鸡巴塞满,陈敏根本说不出话来,她只能发出不清不楚的声音。此时此刻,她的手正撑在地上,任由小秦摆布。
    小秦听到她呻吟的声音,才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她满是淫欲的表情,忍不住说下流无耻的话。“你这骚货,婊子,才被插了嘴,就开始爽了。该爽的人是我,怎么你好像比我更爽似的。你就这么喜欢被男人插吗?插下面还不能满足你,还要插你上面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