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1323 假跑真传

磨砚少年2019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湾区之王 作者:磨砚少年

    1323 假跑真传

    特勤组正在球场之上开球,陆恪站在场地旁边,依旧正在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和脚踝,确保关节能够完全热身开来。

    天气影响还是非常明显的,室内的湿度比想象中还要更大,一来,球质更重;二来,皮球表面更滑,这对于擅长控制传球弧线的陆恪来说,难度自然是成倍上涨的;更何况,伤愈归来的短短数周之内,陆恪的手感也还是没有达到最佳。

    不仅如此,温布利球场的空间感也稍稍有些不同。

    整个球场的观众坐席多达九万个,比烛台球场以及nfl的大部分球场都要更加宏大,足足多出了两万到三万个席位;但当初球场是完全推翻重建的关系,整个球场作为的设计和安排更加合理,比起可以容纳十万观众的玫瑰碗要紧凑许多,这使得球场的空间视觉效果变得更加挑高更加空旷,却在观众坐满之后变得更加压迫更加密集。

    现在球场顶棚关闭,空气流通所带来的细微差别也就更加明显了。

    但陆恪丝毫没有慌张,新秀赛季就经受住了“鸡汤之战”的严峻考验,现在面临伦敦的多变天气就更不至于乱了阵脚。

    陆恪的大脑开始快速运转起来,待开球结束之后,他没有立刻召集队友布置战术,而是在场地之内细细地踩了踩,用自己的双脚真实地感受了一下场地情况;然后从裁判手中接过橄榄球,垂直地轻轻高抛了几次,用指尖来控制着橄榄球的转动,寻找手感。

    之前曾经提过,杰克逊维尔美洲虎是一支防守强于进攻的球队,同时,防守阵容之中则是传球防守强于地面防守。

    但这一切都只是相对而言的,这就是一支彻头彻尾的弱队。在整个防守组的十一名首发球员之中,只有一名球员曾经入选过职业碗,防守端锋杰森-巴宾(jason-babin)。

    这名2004年被休斯顿德州人选中的首轮新秀,在联盟兜兜转转了七个赛季之后,辗转多支球队,最后在费城老鹰迎来了爆发——2010年和2011年连续两年进入职业碗,但2012赛季却因为表现太过糟糕,十一月就被费城老鹰开除,而后转会杰克逊维尔美洲虎。

    这就是整个防守组里唯一一位在职业生涯里曾经入选过职业碗的球员。

    当然,必须注意的是,职业碗也有观众投票的主观因素干扰,像杰克逊维尔美洲虎这样的鱼腩球队因为战绩不佳,往往难以得到更多关注,球员入选职业碗的几率也就大大降低;但所有球员的所有职业生涯,却只有巴宾曾经入选了职业碗,这就显得太寒碜了。

    本赛季,杰森-巴宾的状态依旧难以令人满意,反而是七年级老将外线卫保罗-普鲁斯尼(paul-posluszny)意外地交出了不俗数据。

    常规赛第七周是他的成名之战,面对佩顿-曼宁率领的丹佛野马,尽管美洲虎以“19:35”的悬殊比分输掉了比赛,但普鲁斯尼却完成了七次单人擒抱、一次拍掉传球以及一次抄截回攻达阵——这是大曼宁本赛季的第一次抄截,更是引发了话题焦点。

    杰克逊维尔美洲虎使用的是“4-3”阵型,这也意味着,三名线卫的职责更多倾向于后场,中线卫兼顾跑卫防守的同时,两名外线卫则更多协助传球防守,而很少参与到前线施压乃至于突袭四分卫的战术体系中。

    从普鲁斯尼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在短传区域的经验和意识往往能够提前识别四分卫的战术意图,进而为自己的传球防守赢得时间,然后为杰克逊维尔美洲虎的整个二线传球防守制造更多对位优势——丹佛野马的接球团队在短传区域的制霸能力可以位居联盟前列,而且大曼宁的防守阅读能力也是顶尖中的顶尖,但普鲁斯尼依旧交出了如此数据,这就证明了他的实力。

    虽然对手是一支弱队,但陆恪丝毫没有轻视对手的意思,依旧是按部就班、一丝不苟地完成了比赛准备。现在伦敦碗的天气出现了变数,临场战术必然需要作出调整,而陆恪的充分赛前准备就体现出了优势。

    陆恪将队友们召集了过来,按照哈勃的指示,快速布置了战术,但战术布置完毕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跑动路线灵活起来,把跑动范围控制在中传区域之内,尽量留在短传区域,我们可能随时执行假传真跑战术。”

    话语非常简单,因为温布利球场内部的吵闹声和喧闹声持续不断,客场影响在所难免,陆恪没有深入解释;但内容却非常简单。

    前提是,假跑真传。这也就意味着,陆恪需要四名接球球员把整个跑动路线全部打开,以假乱真地做出路线扯动的姿态;之所以选择短传区域,一方面是把四名球员的跑动路线都压缩在有限空间之内,更加眼花缭乱了,另一方面则是把路线跑动时间压缩下来,但跑卫开始冲跑的时候,他们随时都能够帮助拆挡。

    随后,陆恪的视线落在了安匡-博尔丁的身上。

    过去三周时间里,陆恪与接球球员们聚集在一起,在固定练习时间之外进行战术手册学习,尽快地帮助安匡-博尔丁、乔恩-鲍德温、昆顿-帕顿、卡西姆-奥斯古德等球员融入球队的战术体系,避免再次因为伤病而手忙脚乱,也丰富球队的进攻手段。

    目前来说,博尔丁的进展速度还是最快,渐渐已经站稳了首发位置,接替了因为缺席大半个赛季的迈克尔-克拉布特里,但某些具体战术执行,博尔丁的熟悉程度还是比不上克拉布特里——旧金山49人的进攻战术着实太过多样多变了。

    博尔丁感受到了陆恪的眼神,随即就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这才快步走到了列阵位置。

    陆恪再次用左腿踩了踩地面,这个习惯是受伤之后出现的,他需要确定自己左膝的状态,经常无意识地就会连续用左腿踩地,今天也确实可以感受到场地的湿滑,脚步移动的时候需要更加注意才行。

    己方二十码线,一档十码。

    陆恪的眼神依旧停留在对方的防守阵型之上,看似普普通通的基础防守阵型,却在陆恪的眼中演变出了更多可能来,他沉思了片刻,视线瞥了开球倒计时一眼,然后站直身体,重新呼喊了战术口号;但进攻组球员们却发现:战术根本就没有改变,只是更改了开球口号。

    什么意思?

    在橄榄球的战术口号里,前半段包括了所有各式各样的战术阵型排列组合,后半段则是开球倒数口令。一般来说,四分卫会选择“hut”、“go”、“hike”等等作为开球口令,没有硬性规定,只是个人喜好,然后在聚商的时候,四分卫会强调,将在第几个口令之上开球。

    比如快速开球,可能就是第一个,“hut”。

    比如扰乱开球,可能是第四个,那就是“hut,hut,hut,hut”。

    其中的节奏和速度,完全由四分卫来掌控,千变万化、防不胜防,阿隆-罗杰斯就非常擅长用开球口令的节奏变化来导致防守组早动。

    刚刚陆恪改变了开球口号,意思是,第一遍在第三个口令之上开球,但这是假开球;随后第二遍在第一个口令之上开球,这才是真开球。

    进攻战术完全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改变了开球节奏,难道开场第一档进攻就准备骗早动吗?这又是什么梗?

    但旧金山49人进攻组已经养成了习惯:相信自己的四分卫,这就足够了。

    于是,陆恪就重新弯腰,宣布了开球。

    第一遍开球,以假乱真的开球确确实实让双方球员都稍稍有些异动,尽管没有制造早动,但陆恪却对对方防守组的整体站位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随后也没有修改战术,当机就宣布了第二遍开球,在第一个口令就完成了快速开球。

    “攻击!”

    陆恪双手持球,稳步后撤,做出了一个观察传球位置的动作,但首发跑卫马库斯-林奇上步经过的时候,他就立刻收回视线,转身做出了交接球的动作,似乎准备跑球。

    预料之中的战术选择!

    吉姆-哈勃和加斯-布莱德利一样,面对如此场地如此天气,还是希望稳扎稳打地以地面进攻来打开局面。虽然保守,却正确,尤其是面对杰克逊维尔美洲虎联盟倒数的地面防守,即使旧金山49人的地面进攻实力也并不出类拔萃,却还是能够占据上风的。

    即使是陆恪,他刚刚的战术安排也是假传真跑。

    但无论是假跑真传还是假传真跑,重点都在于四分卫的临场把控,以假乱真的转变,体现的就是四分卫的能力了。

    陆恪的视线快速一扫,随即就可以看到防守球员们的移动趋势都正在往前上步,所有注意力都朝着马库斯聚集。

    一如所料。

    就在陆恪即将和马库斯完成交接的时候,陆恪却收回了右手,然后快步一个后撤退步,拉开了自己与马库斯之间的距离,脚步没有任何多余的调整,手起刀落就将橄榄球朝着右侧斜前方传送了出去。

    洛根-纽曼!

    1323 假跑真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