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失了智

水平面2019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冥河传承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失了智

    第二百一十五章失了智

    清君侧,已经没得清了,杨广翻身做主,李阀最后的遮羞布被杨广粗暴地扯了下来。

    李阀已经反了,暴增的军力,充足的兵器和粮草,数量庞大的军队。

    这些都不可能临时变出来的,杨广又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李阀早就准备好了要反。况且李阀选择的东溟账簿就在杨广手中,证据确凿。

    就算这个时候李阀认怂,想要重新缩回去,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不可能了,毕竟覆水难收啊。

    “我们原定的选帝日期还有十天,这段时间我们需要拉拢更多的盟友。”梵清惠开口提意道。

    “阿弥陀佛,道门封山,不理外事,只有一个宁道长肯帮我们。而魔门不说也罢,他们不可能和我们合作。其他天下群雄来参与选帝,能够拉拢的不多啊。”了空用腹语回答道,他的话其实已经是相当委婉了。什么叫能拉拢的不多,要是选帝结果一出来,除了李阀之外,天下群雄就算是不与佛门为敌,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感,这种情况下,该如何拉拢呢?

    “无论如何,现在的天下群雄都是我们的潜在盟友。”梵清惠叹声道。

    “那要是大会开始当天,杨广率大军上门,我们又如何应对?”了空主持可是相当了解,如今的静念禅院防备虽强,可是面对朝廷大军的围杀,也是抵挡不住的。

    宗师和大宗师倒是可以从容地退走,可其他普通弟子怎么办?

    “阿弥陀佛,贫僧以为,区区洛阳皇宫,根本不足为虑,不足由贫僧前去皇宫一趟,取了那大隋皇帝的项上人头。”说话者是一具黑瘦老僧,给人一种蛮荒的感觉。

    “活佛武功盖世,可那皇宫大内,藏龙卧虎,还是不要冒险为妙。”梵清惠有些心动,但想到后果,万一失败了呢?

    梵清惠决定再等待几日,看一看联络天下群雄的效果如何。

    “杨广复出,重掌大权,这样的结果,不只是我们不想看到,天下群雄皆不愿意看到。所以,实际上杨广在洛阳,处处皆敌。而因为有着共同的敌人,我想愿意结盟的人大有人在。退一万步说,我们不还有巴哈活佛坐镇吗?”梵清惠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于是决定再等待几日再说。

    ――――――――――――――

    接下来的三天里,梵清惠在洛阳各处奔走,可谓来去匆匆。

    杨盘呆在洛阳别院之中,虽然足不出户,可外界发生的一切也休想能够瞒得住他。

    “梵清惠的政治手段相当不错,四大圣僧的死,对佛门是一个重大打击,可是想不到她竟然转眼间便拉来了吐蕃活佛,真是一个厉害的女人。”杨盘点头称赞道。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更想看看在劣势之下的佛门会如何抉择。”杨盘想要看看佛门的骨头有多么硬。

    “那少爷的意思是?”上官晨曦问道。

    “阴符经有云: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德,万变定基。”杨盘忽然间把话题转到了这方面来。

    “我的诛仙剑,剑身已铸,剑魂已孕,剑气却未养,剑意却未凝。诛剑剑意,需纳天地人三才杀机于一身,合而为一,筑就无上剑意,以剑意养剑气,斟至无上神剑。”杨盘把自己仍然留在这方世界的目的说出。

    “上官,去门外,把梵斋主请进来吧。”杨盘心血来潮,知晓有人过来找自己,而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只有梵清惠一人。

    上官晨曦来到门口,刚一开门,正好看到梵清惠正要敲门。

    “阿弥陀佛,上官施主,真是巧了。不知道杨先生可在家?”梵清惠收回了敲门的左手,单手一礼道。

    “我家少爷正在家中,师太请进吧。”上官晨曦相邀道。

    “阿弥陀佛,贫尼打扰了。”梵清惠手持拂尘踏进了大门。

    上官晨曦关上大门,头前领路。

    待客大厅之中,杨盘抬手相迎道:“梵斋主请坐,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师太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

    “杨广复出,清扫宇文阀,重掌大权。他在江淮一带推行的新政,难道杨先生全无反应吗?”梵清惠开口问道。

    “梵斋主指的是官绅一体纳粮以及提升商税的政策?”杨盘问道。

    “不错,正是。”梵清惠点头回答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种地要交税,行商自然也要交税,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在我轻重家的眼中,交税是天经地义之事,没有税收,朝廷如何治理天下,国家如何强大?所以,在下一直十分看好杨广的雄才大略,希望他这一次复出能够吸取教训,凡事不要操之过急,治大国如烹小鲜,慢火才能够熬成一锅好汤。”杨盘微笑着应答道。

    “其实在下不明白的是,梵斋主以及你们背后的佛门,既然不想杨广当这个皇帝,干嘛不干脆直接地做掉杨广?”杨盘不解地问道。

    “实不相瞒,四大圣僧,前去刺杀杨广,恐怕是凶多吉少,我们怀疑杨广身边有高手守护。”梵清惠并不傻,没有高手守护,杨广如何有本事通过一线峡?

    杨盘点了点头道:“毕竟是一朝帝王,身边没点高手才怪了。”

    “贫尼此次前来,是想邀杨先生结盟反隋,还请杨先生出山相助。”梵清惠直截了当地说道。

    “哈哈哈……梵斋主真是会开玩笑,这天下无论谁是主人,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分别,我干嘛亲自下场?无论是哪一个当了这天下共主,杨某还不是一样钱照赚,饭照吃,该享受的一分也不会少。”杨盘大笑着说道。

    “阿弥陀佛,看来贫尼所得的消息果然没错,阁下果然是隋宗室之人。难怪不肯反隋。”梵清惠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声音同样冷冰冰地说道。

    “梵斋主这话真是好笑,难道就因为在下姓杨,就是隋朝宗室之人?在下可是正宗的汉族,没有丝毫胡族混血,当今大隋宗室杨氏,虽然出身于弘农杨氏,但杨坚这一支,早就是胡汉混血,难分彼此。这天下间姓杨的,多的是。梵斋主这话不觉得好笑吗?”杨盘直白地述说道。

    “阁下来历神秘,出身神秘,全然查不到半点线索,贫尼几次相邀,为了天下苍生,阁下却无动于衷。”梵清惠说出了杨盘最大的破绽,那便是凭空出现,没有身世来历,查不到半点痕迹,难免会惹人怀疑。

    ―――――――――――――――

    “杨某自幼在深山修行,学自诸子百家。这天下间,神秘来历不可查的人海了去了,梵斋主这话就有些违心了。咦?不对啊,以梵斋主智慧,不应该会犯如此低劣的错误。哦,杨某明白了。佛门这是看上了杨某的家业了啊,呵呵,也对,四大圣僧亡故,佛门想要恢复过来,没有足够的财力可不行,另外想要反隋,没有足够的财力也不行。而天下间,能够有此惊天财力的人,只有我杨盘了。”杨盘回过了神,明白了这一切。

    “阿弥陀佛。”梵清惠默认了。

    “梵斋主倒是好算计,在下要是答应,那就必须下场帮你们反隋,你们凭空得到一大助力。在下在是不答应,你便指鹿为马,将在下诬陷为杨隋宗室,然后扫家夺我家业以肥自身。这真是好算计啊。”杨盘拍手称赞道,“果然,这世间从来没有黑白对错,只有利益争锋。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反隋没有问题啊,可是我的利益呢?”杨盘直白地盯着梵清惠问道。

    “施主的利益便是你的身家性命。”梵清惠笑着说道。

    “这也算利益?你在用本来属于我的东西来威胁我,这根本就是要强买强卖喽?这可不附和杨某做生意的原则啊。梵斋主,你这是在逼迫杨某吗?”杨盘忽然之间严肃了起来,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梵清惠问道:“在下郑重的问一句,梵斋主是在逼迫杨某吗?”

    梵清惠仿佛被一头史前给盯上了一样,整个人汗毛都竖了起来。一种恐怖的感觉涌上心头,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杨某还以为你们佛门想出了什么样惊世妙策,来应对一个复出的杨广,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一套狗屁玩意儿,梵清惠,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杨某与你们佛门再不相往来。”杨盘收回了目光,逐客道。

    “好,很好。”梵清惠正要抬步。

    ―――――――――――――――-

    “杨某说的是‘滚’出去,你不会滚吗?”杨盘的目光又盯了过来。

    梵清惠那种被史前凶兽盯上的致命感,又涌上了心头,整个人心神被夺,身体却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不自觉地在地上滚了起来,朝着门外滚去。

    直到滚出了杨府大门之后,梵清惠才回过神来,整个人狼狈地倒在地上,混身发抖。

    “什么玩意儿啊,外来户就是外来户,一点儿底蕴都没有,被道家调教了几百年,还蜕不去身上的野蛮味道。梵清惠,给我滚着出洛阳,否则我便血洗静念禅院给你看看。”杨盘的声音传了出来,“跟我耍横?真是笑话,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梵清惠回想起之前的恐怖感觉,终于明白了这种感觉是什么?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生命不受自身摆布的时候,心神越是敏锐,就越是能够体会到那恐怖的感觉。

    以她现在半步大宗师的修为,哪怕是大宗师当面也不可能会给她这种恐怖的感觉才对啊。

    “滚!”

    梵清惠的身体不受控制,被本能恐惧所驱使,还真的就在大街上滚了起来,朝着城门外滚去。

    这可是千古奇闻啊,惹得一路上无数人围观。

    不认得梵清惠的人,只是看个热闹,尼姑滚地,难得身材不错,姿色也不错,确实相当惹人注目。

    不过,路上还是有熟人把梵清惠给认了出来,当时便慒了,堂堂慈航静斋斋主,竟然当街滚地过市。

    实在是太丢人了吧?

    同时也太可思议了。

    消息瞬间便传开了,不停地有熟人看到这一幕,消息不断地从各方传出,有鼻子有脸的。

    梵清惠将成为一个开辟了新的历史成就的慈航静斋斋主,史上最丢人!

    ―――――――――――――

    杨府,上官晨曦疑惑地问杨盘道:“少爷,看梵清惠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对劲,以她的智慧和心机,不应该把事情说得如此直白才对吧?难道是少爷你在故意诱导吗?”

    “这是有人给她下了精神暗示,人有七情六欲,精神暗示,只要放大其一方全面的欲望,就会让此人的行为举止变得异于常态。显然,这是有人在给焚清惠挖坑,坑的便是慈航静斋。此人是有意让梵清惠到处结仇,毁掉慈航静斋的多年以来积累的声望和地位。”杨盘窥一斑而知全豹,推理出了事情最大的可能性。

    “想不到这方世界有这样的奇人奇功?”上官晨曦惊讶道,在大周世界的武学,对于精神方面的应用和探讨极少。

    “据我所知,藏传佛教最擅长此等精神秘法名为《变天击地精神大法》,然后便是大明尊教有一门神秘武学名为《御尽万法智慧根源经》,也是一门探讨精神智慧方面的神秘武学,我对此也是非常地感兴趣。”杨盘感叹道,不要以为低等级的小千世界之中就没有高深的武学或者是一些新的智慧知识。

    “不过,我看她的那种症状,应该是中了《变天击地精神大法》。嘿,我可是收到消息,听说梵清惠亲自赶赴吐蕃请来一位活佛大师。嘿,看来现在的藏传佛教真的是够原始野蛮的,连盟友也算计。”杨盘摇头轻叹道,“这也是梵清惠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这位吐蕃活佛也不是简单之辈,一来就打压慈航静斋,看起来是想要鸠占鹊巢啊。”上官晨曦轻笑一声,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失了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