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二百五十八章 铁山城的反应

水平面2019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冥河传承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五十八章 铁山城的反应

    第二百五十八章铁山城的反应

    这场战斗,最后的结局看得人们一头雾水。

    最后的那一击,明明是双方拼命的局面,但最后铁木天人的那一刀竟然失手了。

    没有错,在外界看来,铁木天人最后的那一刀惊天地泣鬼神,可却失手了,没有砍到目标,只砍到了空气。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犯下的错误,太不可思议了。

    但可惜,这就是事实,最后铁木天人为此付出了代价,这个代价太惨重,那就是他的性命。

    站在半空中的陈晓自然不可能放任圣甲门的弟子们轻易逃跑,挥剑如雨,剑气仿佛雨点一般地落下。

    圣甲门弟子因此损失惨重,这一击之下,便让身穿圣甲门服饰的人们减员过半。

    那名留下来的大宗师面对陈晓的随手一剑,也不敢硬接,只能不停地躲避,可是剑气太密集,速度太快,最后还是被三道剑气洞穿身体,半跪在地,剧烈地喘息着。

    “怎么会这么强?”这名大宗师心里极为难过,为自己的无力而懊恼。

    剑气如雨一般地落下。

    “快跑,可不要被误伤了。”看热闹的人群也赶紧撤了,他们可是听说过绝情天人断情绝欲,冷血无情。

    真要被波及到,死了也是白死。这一位是真的百无禁忌的存在。

    东莱客栈的保镖高手们,一个个仿佛全都失踪了,他们在东莱客栈做工是为了混口饭吃,要是其他人捣乱,他们为了职业也会出手阻止,可是面对一位天人……

    还是算了,大不了不要工钱,老子不干了。

    这点钱就想要我们和一位天人拼命,你真的是想多了。哪怕这份工钱再多十倍也不行啊。

    于是,这些保镖高手们集体失踪了。

    分散逃跑的效果还是有的,有不少人都顺利地冲出了客栈,逃到了大街上,并且疯狂地穿街过户。

    陈晓也不可能顾及到所有人,总会有漏网之鱼,这是无法避免的。

    ―――――――――――――-

    先天级别的小喽啰,陈晓可以当不存在,但是大宗师和宗师级数的中坚力量,陈晓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

    圣甲门有一位大宗师留了下来,他倒下了,丝毫作用也没有起到,天人的层级根本不是他一个大宗师所能想像的,他倒是想拖住陈晓,但可惜,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如果换作是杨盘本尊,面对这样一位舍己为人的大宗师,或许会心有些许敬意,给他一个痛快。

    可惜,陈晓走的是绝情之路,在陈晓看来,敢阻拦我办事,死有余辜,所以这名大宗师被陈晓给废了,只能慢慢地等死。

    当然,陈晓也没有特意折磨他的意思,他的死亡不快但也不慢。

    毕竟大宗师燃烧神魂也能够暂时止住伤情,回光返照一段时间的。

    别看只是三处贯穿伤,似乎不是太严重,事实上,陈晓出手怎么可能不严重?随手一道剑气,上面附着的是天人级数领悟的意境。

    伤势上有一股意境之力在阻止伤势恢复,大宗师也只能等死!

    还有两名大宗师则逃出了客栈。

    长年在江湖上混,跑路的技能怎么着也不能太差,不是吗?

    陈晓这一次真的是要赶尽杀绝的,所以他追了过去。

    以他的速度,又在天上飞,自然很快就追上了一个,对付大宗师,三道剑气解决问题。

    两道剑气封堵此人的所有闪避空间,第三剑直接破开了他的所有防御,一剑正中眉心而亡。

    没有办法,陈晓的诛仙剑意,就是专克一切防御。

    锋利到简直没朋友。

    接下来,陈晓朝第三位大宗师所在的方向飞去,沿途之中,顺便解决一些小喽罗以及几名隔得近,没有逃出陈晓攻击范围的宗师高手。

    ―――――――――――――-

    还好,陈晓虽然修绝情之路,但到底是杨盘的血神子傀儡,不至于滥杀无辜,所以沿途之中,看热闹的一群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至少没有出人命。

    最后逃跑的那名大宗师,他逃的方向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其他人是往城外跑,而他则是跑向城中心。

    因为那里才有可能逃过一劫,因为城中心区域属于铸兵联盟在菀州的总舵,在这里有一位天人坐镇!

    想一想,铁山城牵扯到的利益有多大?铸兵联盟就是出钱请,也要请一位天人来撑场子啊。

    否则还真难说能够压制得了城中的秩序。

    一些邪魔外道,真的不和你讲规矩,出手强抢那是常有的事。

    要是都这么干,铁山城的生意还怎么做?铸兵盟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所以,像这样重要的总舵,岂会没有高手坐镇?

    这位大宗师就是一个聪明人,陈晓在铁山城大开杀戒,本身就是违反规则的事情。

    可问题是,铸兵盟可以当鸵鸟,装看不见啊。

    铸兵盟又不傻,明摆着是陈晓和圣甲门的私人恩怨。

    你圣甲门阻人道途,人家报复你是天经地义,往哪里说都占着理的。

    陈晓又没有抢铸兵盟的财物,矛头也没有对准咱们,干嘛我们要为你们圣甲门出头顶包啊?

    所以,早在天人出手的时候,铸兵盟便得到了消息,非常明智地当作看不见。

    打了这么久,一个维持秩序的城卫都没有出现,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天人打架,那些城卫能干嘛?

    过来看热闹,顶一下?

    别闹了,你精明,别人也不傻。

    吃瓜群众之中,难道没有高手吗?

    有,肯定有,而且从中找出天人级数的高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甚至和圣甲门交好,有交情,并且利益一致的势力和高手也不是不存在。

    可他们不也一样袖手旁观?

    这就是江湖,一切以利益为考量。

    ―――――――――――――-

    圣甲门这一战损失惨重,上门脸面大跌,后续要是和陈晓死磕到底,肯定会十分精彩,人群之中的高手,全都不约而同地封闭起了自己气息,一丝都不露出来。

    生怕被陈晓给盯上了,这家伙锋芒太露,简直恐怖。一出道就杀光了全家亲友,紧接着成为天人之后,连杀了三名天人!

    嗯,在一字慧剑门里发生的事,除了陈晓之外,谁都不知道他除了慧剑天人之外,还杀了一个被慧剑天人请来帮忙的天人高手。

    所以,只是三个天人,事实上是四个才对。

    不过,不管是三个还是四个,都足以让陈晓的名声大震,让其他天人忌惮,一般情况下,没有绝对的利益冲突,是不会有天人傻到因为心里的一点点不平衡,主动跳出来挑衅陈晓的。

    因为陈晓是真的绝情绝义,当一个人连感情都没有了,生命中只有杀戮的时候,真是想一想就感觉恐怖。

    所有想要直面陈晓的人或势力,都要考虑这一点。

    如果换成是你,没有绝对的利益冲突,你会与这样恐怖的人结仇放对吗?

    铸兵盟总部,现在是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开会,或者是假装开会,不想理会外面的事情。

    “不好了,绝情天人杀过来了,圣甲门的人把绝情天人引过来了。”不一会儿就有人着急通报道。

    “啪——欺人太甚!”有人不贲地拍桌子道。

    “我同意,老李,不如你出去和绝情天人讲讲理怎么样?”有人反讽道。

    “是啊,老李,或许人家会看在你背后人脉丰富的关系上,会听你讲理呢?”有人挤兑道。

    “冯前辈,你怎么看?”老李没有理会那些损友的嘲讽,反而把目光转向了坐在正首位的那名老者身上。

    “老李……”冯前辈摇了摇头表示不看好。

    老李也不傻,他岂会不明白?做为铸剑宗师,他的名气以及背后的人脉关系当然是十分雄厚的,哪怕是圣甲门也不敢忽视铸剑宗师的强大影响力和人脉关系。

    ―――――――――――――-

    可惜,绝情天人陈晓,真的是例外!

    世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疯子,他杀起人来真的不会顾忌到所谓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说杀你全家,就真的杀你全家,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这位姓冯的天人,乃是两百多年的老牌天人了,他已经失去了对道途的进取心,因为他的寿元还剩下那么几十年而已,所以他现在被铸兵联盟请来坐镇。

    靠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的人脉关系和老前辈级别的影响力。

    天人以下的不说了,他们也不敢在冯天人面前乱跳,根本跳不起来好不好?

    天人级数的存在,来铁山城求兵器而已,犯不着为此得罪一位同级前辈,人家的人脉关系摆在那里,不是谁都像陈晓一样,是个没感情的疯子。

    “让人把此人拦下来,不要让他过来给咱们惹麻烦。”冯天人下令道。

    “另外,老夫知道你们之中和圣甲门的关系很好,包括老夫在内,老夫也和圣甲天人相熟,但这并不代表老夫要为这段关系,而去和一个疯子拼命。”冯天人说得十分直白,到了他现在的境地,只想安稳地过完余生,不想惹是生非。

    “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才能生财,我也反对因为圣甲门和陈晓起冲突,他们上门之间的矛盾,就让他们上门去解决,我们夹在中间算什么?”铁山铸兵盟的盟主开口强调道。

    “不好,圣甲门的人简直欺我无人啊。”冯天人察觉到了什么,亲自出马,纵身出了会议室。

    “怎么了?”有人不明所以。

    “出去看看?”

    “不必了,我们继续开会,冯前辈亲自去处理了,我们就当什么都看不见,继续喝茶吧。”铁山铸兵盟的盟主反驳道,他们要是出去了,岂不全露馅了?

    以后怎么和圣甲门交待呢?

    “哦,对对对,开会,开会,我们都在开重要会议。”大家都秒懂了。

    ―――――――――――――-

    会议室之外。

    铁山铸兵盟的一位大宗师强者,拦在路上,开口道:“前面乃铸兵盟重地,长老们正在开重要会议,还请来者改道,谢谢。”

    圣甲门的这名大宗师高喊道:“在下乃圣甲门八长老,有事求见冯前辈。”说得客气,可是身形反而更快,毫不犹豫地冲过了拦截线。

    铁山盟的这名大宗师强者,想要出手阻拦,也来不及了。他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换成是他,背后有一名天人追杀,他也不会遵守什么规矩了,保住小命要紧。

    陈晓从天上飞过,根本不理会下面的那群人马。

    同样的,铁山铸兵盟的人马看着陈晓飞过去,同样屁都不敢放一个。

    冯天人就是察觉到这个情况不得不亲自出来拦截,这要是真让人冲进总部,不仅仅是脸面的问题,最主要的是说不得真会和陈晓杠上。

    一个是面子,一个是性命。

    到了冯天人这样的程度,自然是性命比脸面更富贵喽。

    否则他何必这么不要脸地为了钱财而加入铸兵盟当太上长老呢?

    天人出手拦路,圣甲门的八长老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再往前冲了。

    “你和老夫没有半点交情,找老夫何事?”冯天人就在距离铸兵盟总部还是一个街口的地方拦下了圣甲门的大宗师说道。

    “前辈,还请救命,有一个狂徒在追杀晚辈。”这人也是不要脸不要皮了。

    “铸兵盟不管江湖恩怨,更不管私人恩怨,老夫代表铸兵盟拒绝。”冯天人说得无比的直白,一点儿脸面都不要了。

    就在此时,陈晓赶到了,他并没有全力追逐,一路上还分心去收拾其他漏网之鱼,否则此人能够逃得这么远?

    冯天人早就听说过陈晓的名声,可是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还是第一次。

    陈晓身上的气息,简直不是一个人该有的,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和杀戮气息,确实让人从心里感觉到相当难受。

    仿佛一只随时择人而噬的怪兽,直直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那种感觉,任何人都会感觉到害怕或者是极为难受。

    -----------------

    颈椎病犯了,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白天也一样,强撑着码字。

    求一下票票支持,感谢大家的打赏和订阅了。

    偶会努力的,争取不断更。

    第二百五十八章 铁山城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