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1915章 接盘侠与下一任接盘侠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2020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定远和杨乐两父子,大力度折腾着上业府的一切时,青州,国都曲阜内皇城,正值青年的鲁王季从游,正站在皇城城门楼,向外眺望着国都的大好山河。
    用百里镜登高望远,可以说曲阜绝大部分街景,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有时候数里外街上行人的表情都能被看得清晰可见。
    看着看着,一名宦官才急匆匆登上城楼,躬身在季从游身侧低语道,“大王,国都内萧家、王家、林家等各大士族,已经纷纷置卖掉最后的产业,收拾家当裹挟上万兵马以及家丁亲友,向码头行去,这是最后的大撤离了。”
    萧继晨所在萧家,是第一时间亲历过薛城之变后,回归曲阜后又有大批士族派人去薛城见证了后续各种事。
    所以,士林圈子里最顶尖的大家族,全都要举族撤离鲁国了,他们逃亡的目的地就是大商。
    有一点不得不说,商人在鲁国境内,才是上等人,大商的士绅豪强之辈,他们基本不真正参与鲁国内部管理,也不怎么插手其他事,但萧家、王家、林家等最顶尖士绅豪强,每年都是要把手中赚取的利润,抽出三成上供给大商士绅。
    圈子里最顶尖的萧家都被抽三成!
    以往如修岩州唐千让、沈廷等家族之类,一样如此。
    这才是大商士绅豪强集团,压在鲁国头上作威作福,压榨鲁国国力的运转方式。
    既然有着这样的利益孝敬,外加萧家、王家也多有派子女和大商士绅豪强们联姻,代代联姻,他们现在裹挟大半家业跑路去大商帝国,到了目的地后,想在大商安稳住自家,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当然,还是那句话,若只有财富和联姻利益,没有自己的实力,肯定压不住场子,压不住人心的贪婪,但萧家之辈都是各自携带几千壮丁,外加那些壮丁的亲属一起杨帆去大商的。
    一家几千人,看似不多,几家抱团那就是上万、数万精壮。这就足以震慑远在大商的富贵亲戚们,不敢太压榨他们手中的财富。
    今天,也是几家定好的,大撤离的最后一批人马了。
    就是因为这个,鲁王季从游才会早早的就站在皇城城门楼上,俯视遥望曲阜的情况。
    伴随宦官的低语,青年王明显心情很不爽,开口就是喝骂,“这群老不死的,临走还要坑孤一把,他们抽调走的几万民壮,可是我曲阜,甚至是整个青州,最精锐的兵马了!”
    可不是么,青州也才一百多万人口,萧家等把持整个鲁国政权的顶尖士族,几个月运作,挑挑拣拣,带走的私兵每一个都是最精锐的青年啊。
    这让季从游都不得不恨的咬牙切齿。
    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等这一批顶尖士族撤离后,他这个在往日里,王令基本出不了皇城的大王,似乎隐约间,又能重新收拢王权了。
    想起以往那些日子,季从游都恨不得悲从中来,他和赵王何俭,经历何其相似?都是十二三岁少年登基,身边几乎全是外臣的耳目探子,但何俭生生靠着自己的能力,逆风打出翻盘之仗。
    季从游……季从游就惨了,从13岁经营到现在,他目前也有25了,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靠自己的仁善、施恩于王城内众多太监、宫女,使得当年全是外臣耳目的太监宫女,总算有了一半以上,认可了他这个前所未有的仁善之王,加上王室数百年累积的名望。
    他才收拢出真正臣服于自己的数百太监,数百宫女。
    萧家等大士族决定撤离那一天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部分真相,再过去一个月,萧家、王家等靠着欺瞒哄骗手段,总算把各地产业物业,全都打了七八折的姿态,让弱一级的士绅豪强接盘……
    他们才开始大张旗鼓的,不再遮掩的做起了大撤离。
    然后接盘他们产业的次一级士绅豪强,血亏,各个都被坑的欲仙欲死,也是从那时起,原本王命出不了王城的季从游,才渐渐被最底层的士绅豪强,开始拥护起来。
    因为被坑的接盘侠们,自身比不上萧家,王家等等,也比不上唐氏、沈氏,可他们的实力,对比修岩州十名开外的张亦文、王尧等大粮商地主,还是能比的。
    有诺大的人力物力和权利,他们不甘心被坑的那么惨,就打算有样学样,让更弱的,更基层的士绅豪强接盘。想抢那些基层士绅的钱财,然后再一起跑路……
    在鲁国国都这里,最弱的那一层,就是比肩上喜县最强豪族的体态。他们眼见了最顶尖萧家、王家的骚操作后,怎么可能再去顶这个大雷?不想顶雷,明面上却不是现任接盘侠的对手。
    他们就开始拥护季从游这个鲁王了。
    季从游手下人总算多了起来,可以调配安排的事,也多了起来,他能做的,其实也不多,就是一个仁字,努力施恩于最基层的平民百姓,让百姓们总算知道了,嚯,原来咱们鲁国还有一位大王呢。
    这位大王对咱们平头老百姓还不错,比起以往那些大老爷们好出太多了。
    目前为止,季从游已经在曲阜建立了一定的威望,王命在曲阜城得到的实施程度,得到的拥护程度,才一点点被提高了起来。
    就是靠着这些,他才从民间又招隆了一千禁军,都是平头百姓出身,家人也都在曲阜城。
    有了一定的兵权,有了一定的民望,还有最基层士绅地主的拥护,季从游才有了和那些接盘侠们,渐渐掰一掰手腕的能力。
    说白了,此刻的曲阜就是群魔乱舞,整个青州也差不多,到处都上演着接盘侠想急急寻找下一任接盘侠的破事。
    被盯上的下一任接盘侠目标群体,不想当接盘侠,靠王命去对抗现任接盘侠……
    群魔乱舞中季从游才有了下手拿油水,左右平衡的机会。
    若不是从接盘侠与下一任接盘侠手中敲了不少油水,他也不可能做到施恩于曲阜最基层百姓。
    他没有何俭的骚操作和惊艳才华,但也读过诗书,知道最基层的力量才是最可靠,也最容易彻底掌控起来的庞大力量,齐国姜仁美,不就是那样做的么,才有了目前的海洋霸主大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