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2058章 挣了这钱,那就是全金华最有牌面的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2020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群人都亲眼目睹一个小羊喝完水,打几个滚就变成了幼童,哪怕这幼童卖相一般,服饰廉价肤色还有些发黑,表情也有些呆滞,但这是人。
    “该死,快,快去喂水。”
    下一刻,在原本杂乱的惊呼声里就想起了尖叫,那是酒楼老板,一个看起来有些富态的中年,慌张的呼喝小二们做事时,就有几个食客抓着酒碗,端着清水跑着去喂水了。
    本来,这金华县最大的酒楼,生意就不错,此刻也只是晚上八九点时光,张士良刚说起造畜一事时,好奇心旺盛的食客,就有好几个顺手抓起空了的酒碗,舀一碗清水走来的。
    现在的情况,哪还用掌柜老板命令什么啊。
    站在张士良,甘玉几人身前的小二,更是哆嗦着低叫,“这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这些天杀的人贩子。”
    还没等小二缓过来,之前命令喂水的酒楼老板就也挤开人群到了近前,“张贤侄,贤侄也在就太好了,你可要为世叔作证,我刘家世代清白,只是经营酒肆客栈,是绝对不会做这些丧尽天良的恶事的,这件事,和我家酒楼无关啊。”
    富态中年言说的对象,正是张玉张君言。
    说完这话,他又看向张士良,“还有这位公子,是您点破了这造畜一事?刘某人多谢公子大恩,不然就算我一直不知情,在无形中帮助那些巫人照看妇孺幼童,方便他们拐卖,这也是无意中行了大恶,真是该死,该死!从今天起公子在我酒楼一切开销,不管吃喝还是住宿,我全包了。”
    “不知道公子,那些掌握造畜巫药的巫人,是否还有其他丧尽天良的恶毒手段?”
    “咱们在这里坏了他们的事,若那些巫人回来找我们报复,我们该怎么应对?”
    不得不说,这位刘老板能经营金华最大的酒楼客栈,为人处世还是很有一套的。
    酒楼里突然发生这么重大的事,他自从抵达后院后,这言行姿态,几乎照顾到了方方面面,先注重救人在撇清自己的关系,要免了张士良所有花费开销,同样是对外在展示自己的清白。
    最后,那求救就是润物细无声了,还能带动周边大量食客的关注。
    在他话语后,原本还在闹腾着的食客们,一下子就有好多静了下来,纷纷紧张的看向张士良,是啊,造畜这样的大热闹看过了,见识了大变活人的一幕,是他们不知道多少年才能遇到一次的谈资。
    可后患呢?那些拐卖儿童妇孺的巫人,既然有能把人编成畜生的巫药,难道就没有其他狠毒阴险的巫术巫药了?若是有,那些巫人又不在这里,事后回来,找他们报复怎么办?
    这酒楼里大部分食客成员复杂,有张玉那样的士绅公子,也有帮派分子,普通嗜酒的街坊汉子等等,明刀明枪和人对着干,大家谁都不怕,毕竟金华县自县令上任以来,可是胡作非为的很,就算达不到倩女幽魂两部曲里,金华县城街头那么乱,那么乱世化,但帮派分子横行,欺压良善,普通老百姓生活艰难,还是一样都不少。
    大部分能在晚上来最顶尖酒楼吃饭喝酒的人士,要么家资富贵,要么就是混帮派混出些体面的。
    哪怕普通喜欢喝酒饮宴的街坊汉子,也不是普通百姓,否则,他们吃不起喝不起一县之地最顶尖酒楼的酒水食物。
    这些食客,对上人,和正常人冲突他们不怕,这类掌握巫药巫术的巫人,认真想一想,谁不会心头发怯。
    见许多人都等着他发话,张士良才放声笑道,“大家不用担心,我想,若是诸位有能力有实力,想纵横的肯定不是一县之地,谁不想靠实力让自己的人生更上一层楼?”
    “同样的道理,在座诸位恐怕都看不起鄙视那些拐卖妇孺儿童的行径,那些巫人也就是掌握一些很容易破解的巫药罢了,就如这造畜,他们只敢拐卖妇孺儿童,因为妇孺儿童力气小容易管理,换了咱们这些成年人,就算意外吞服巫药化身牲畜,一下子也能把那些巫人撞个七荤八素,靠实力找点水喝就恢复了。”
    “他们还有其他巫药,但巫药能力有限,容易破解,根本不用担心被他们报复,他们也没那胆子和实力。”
    “有更大的实力和胆气,那些巫人也不会偷偷摸摸靠着拐骗幼童妇孺生财了。”
    这番话,没有展示什么强大的力量,可道理,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明白,是啊,有多大能力,吃多少饭,像这些坑蒙拐骗诱拐儿童的行径,是在场很多帮派分子都鄙视的很,不屑去做。
    他们这些帮派分子,在金华横行霸道威风一时,难道真的甘心一辈子窝在金华?难道不想进军府城?是没能力!
    以己度人,那些巫人还真想的那么可怕了,他们要是牛的爆炸,还会干这么偷偷摸摸没种的事?
    “法师说得对,若是和人打,我王七轻松一打七八个,就算被人蒙骗吃了巫药,变成一头驴或马,说不定还能一脚踩死那些下药的贱人,哈哈~”人群沉默一阵,一个身高一米九,魁梧霸气的身影才放声大笑。
    大家彻底回过神了,一天不吃不喝的幼童,都还有能力装木栏吸引外界关注,那幼童能有多少力气?巫人要有大神通,会连十几个幼童都管理不好?
    伴随王七的话,周边人群情绪更轻松时,张士良也笑着一挥手,哗啦啦,就见他宽大的士子袍袖口,洒落了一堆碎银子。
    银子的光芒在灯火照耀下,瞬间让所有人懵了,还有很多人忍不住呼吸粗重。这一堆碎银子加起来,至少几百两了吧?
    一两银子千枚铜钱,穷苦人辛劳一天能赚几十文?
    张士良扬声开口,“能不能抓到几个巫人,暂时不知道,但既然我遇到了这种事,谁能抓住那两个丧尽天良的人贩子,里面三百两就是赏钱。”
    “剩下的二百两,就是请诸位帮这些被拐卖的妇孺,幼童找到自己的家人,送他们回去和家人团聚。”
    …………
    轰,人群一下子又炸了。
    “公子此言当真?”
    “法师,真有这样的好事?!”
    ……
    这是一县之地,不是什么繁华盛世的超级大都市,一个人辛苦工作一天赚几十文,究竟能买几口吃的,还要看铜钱成色!
    一两银子省点花,足够一个人一个月饿不死了。当兵的吃皇粮的,有多少人干一个月,还拿不到一两月俸?就算在场没几个普通人,混帮派的经常打杀,欺压良善,收入远非普通人可比,面对五百两巨款,也足以引发无数贪婪。
    何况,这钱挣的?有牌面啊!
    挣了这钱,那可就是全金华最有牌面的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