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把哥哥变成女生吧!第三章

午夜人屠2020年04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三章 the first taste
    坐在餐桌前,陆琪小口小口地吃着早餐。
    哥哥就在她的对面,以和他苗条身材完全不匹配的动作大口大口地啃着早餐。
    吸收了昨天的教训,今天的早餐是毫无荤腥的豆沙包。
    有了昨天晚上的经历,她总有些不敢直视哥哥,只想快点解决掉早餐抽身去学校。
    「陆琪,等下」
    她刚站起身,哥哥便突然开口。
    惊慌之下,陆琪娇躯一震,有点心虚地转过了头来,「那个安神香挺管用的,能不能麻烦再拿些回来?」
    说完这句,哥哥又一次埋头回到了餐桌上。
    在自己的身后掩上房门,陆琪轻轻地松了口气。
    她刚刚还以为自己暴露了,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正好,根据雪落柔的说法,她这一周每天晚上都得这么来一发,要是哥哥不喜欢这香的话,她可不知道去哪找另一种吸入式安眠药。
    在学校里度过了寻常的一天,陆琪又一次来到了茜色之空的门口。
    这一次雪落柔没有再以奇妙的方式出现。
    她推门进入,看到她正坐在门对面的沙发上,低着头,低垂的帽檐遮住了面容。
    「晚上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抬起头,帽檐下露出了那张标志性的神经质笑容。
    「我还需要一些那个香。」
    陆琪单刀直入。
    「哦~」
    雪落柔突然凑了过来,用夸张的动作深深地吸了口气,「效果很不错吧?我在你身上闻到精液的味道了哦。」
    听到她的话,陆琪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她急忙拉起衣襟嗅了几下,确认没有气味之后这才抬起头来。
    「所以说,我还需要香。」
    她有点恼羞成怒地提高了声音。
    「嗯,看来哥哥没有起疑心呢,可喜可贺。」
    雪落柔笑嘻嘻地,「需要香的话这里还有哦。」
    「嗯,谢谢。」
    陆琪接过香柱放进书包,正准备离开,突然又转了回来:「说起来我哥昨天的射精量不正常吧?」
    「嗯,你知道啊?」
    雪落柔笑道,「难道你看过正常的射精吗。」
    陆琪脸上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终于开了口:「我,我确实看过av,不过这不是重点!我哥……他的量是不是太多了……?」
    「确实啊。」
    雪落柔轻描澹写地承认了。
    「你有听说过吧?男人一生就只能造那么多精液,如果纵欲的话,以后就会硬不起来,知道吗?」
    「说是这么说,这和我哥哥的……射精量有什么关系?」
    陆琪面红耳赤了好一会儿,这才把那个词从喉咙里挤了出来。
    「男人一生只能造那么多精液,所以要把男人变成女人,就必须要把那些精液全部榨出来才行啊。」
    雪落柔将那颗清理后庭用的小球抛到空中,变魔术一般掏出一个小盒子把小球接住,递了过来。
    「给,没有这个的话你不会想把手指伸到哥哥后庭里去的。」
    陆琪接过盒子塞进书包,盯着雪落柔:「所以说,我哥的射精量确实变大了是吗?」
    「没错,而且接下来几天还会变得更大,做好准备咯。」
    雪落柔躺回到沙发上,耸了耸肩,「想洗个精液浴的话可要抓紧这几天的机会了。」
    「你才想洗精液浴呢!」
    狠狠啐了一口,陆琪直接跑了过去。
    是夜,月黑风高,夜深人静。
    「又一次地,打扰了~」
    陆琪悄悄地推开哥哥的房门。
    一如既往地,哥哥仍在床上死死地睡着,就这样被陆琪轻而易举地解除了衣物,用小球清理了后庭。
    「呼……」
    深深地吐了口气,陆琪将手放在了那根竖起的肉棒上。
    听说男生的那根东西只有在有欲望的时候才会硬起来,然而哥哥却是每天晚上都一柱擎天,不管怎么说,至少她不需要帮他撸得硬起来了。
    陆琪这么想着,吸了口气,伸手握住了哥哥的肉棒「强化肛欲什么的……到底要怎么做……」
    陆琪努力回想着自己自慰时的动作,将第二根手指送进了温热的甬道。
    一边抽插一边用按着纸巾的那只手小小地摩擦着龟头的部分。
    随着时间推移,哥哥的龟头处又一次渗出了微腥的粘液,被沾湿的纸巾染上了淫靡的色彩。
    「呼姆……」
    陆琪呼了口气,陆琪将手指往前勾,试着去寻找哥哥的「g点」至少她在往那个方向探索,有了前一天的教训,她没敢再向最深处深入,只是一边在菊穴外围的地方探索一边稍稍刺激肉棒。
    这样的做法显然比前一天好很多。
    这次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哥哥的肉棒才开始传来了搏动。
    感觉到了那熟悉的跳动,陆琪突然慌了神。
    「怎么办怎么办……」
    她慌张地左右探望,然后鬼使神差地,她突然张开了嘴,把哥哥的龟头包了进去。
    最后的喷发如约而至,大量的液体飞快地灌满了陆琪的口腔,猝不及防地冲下咽喉的同时,浓稠的白浆沿着鼻咽管一路涌上鼻腔,从鼻孔倒冲了出来。
    她感觉有点像呛水,刺鼻的腥味和强烈的不适感从鼻子里一直冲上脑门,让她狼狈地咳嗽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哥哥的精液这次没有弄得到处都是这是她又小小地咳了一下,一股黏腥的液体从喉咙里涌了出来。
    她急忙找来纸巾,吐出嘴里的精液以后又擦掉了从鼻孔里溢出的液体,然后一如既往地,在浴室泡了一次热水澡后,回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