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把哥哥变成女生吧!第五章

午夜人屠2020年04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木木随便说话:这次的工作率莫名地高……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六千多字了,多少也算是赶上了真红妹妹(还是姊姊?)的脚步吧……说起来,在这周购买了虚空之遗,网上代购的四本子一游戏外加挂轴的工口大礼包一起到货了,在各种意义上的干扰能力下能写这么多,感觉也是很艰难呢……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过度用脑(有吗?没有吧)的原因,最近一直觉得睡眠不足……相当的困呢,明明每天都有睡够七个多小时……在最初落笔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定下了七章的总数,这么算来的话还有两章就是结束了,真是可喜可贺。
    不自觉地,在h戏的部分似乎相当地学习了小红的文笔呢……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如期结束,不过我还想写下一篇《真红乐章》的春之文祭征文呢……希望赶得上吧。
    以上,请容我先行搁笔,期望与大家在下一章再见。
    看过河马的后记之后就一直想写一下这句话~\(≧▽≦)/~
    第五章 workg
    从茜色之空中走出,陆琪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漫步着。
    在最初的暴动之后,触手服的活动便舒缓了下来。
    不过,那条深入菊穴的肉茎却仍然没有撤出,而是随着她双腿的迈动在不断地刺激着她的身体。
    除此以外,玩偶服内部还填充着无数的触手,即便没有刻意地蠕动,它们本身也随着陆琪的运动和她的身体摩擦着,对全身给予平等的刺激。
    然而就算全身都被触手淫亵,就算耳旁能听到的就只有沾着黏液的触手与身体摩擦的咕啾响声,陆琪仍然不敢忘记自己正身处在大街上这一事实,只能忍着体内不断传来的快感默默地行走着。
    只是,平时人来人往的街道此时不知为何突然变得空空如也,她已经在街道上走了好久都没能看到一个行人了。
    不知等了多久,当陆琪的意识都已经开始恍惚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一个路人。
    那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她戴着耳机,一边走一边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手机。
    「等,等下!」
    回过神来,陆琪急忙迈开双腿,一边忍耐着随着加剧的动作变得更加强烈的快感快步向前,一边以在泛起的淫欲下已经开始变调的声音发出了呼唤。
    陆琪的呼唤明显起了作用,前方的女生转过了身来。
    陆琪这才注意到她居然就是她的闺蜜。
    想到自己此时的情况,陆琪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
    要是自己现在的样子被揭穿的话,她可就彻底毁了而在她已经开口说了话的情况下,她被认出来并被要求摘下头套相认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了。
    闺蜜摘下耳机,撩了下头发,陆琪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你好啊轻松熊君,有什么事情吗?」
    耳边传来意外的问话,居然没有被认出来吗?陆琪不禁睁大了眼睛,认真地打量起了闺蜜的脸。
    她的脸上并没有讽刺或者调笑的意思,而是真的没有认出她的正体来。
    陆琪不禁松了口气,鞠了个躬之后将手里的传单递了一张给她。
    紧接着,她转身就想要跑开。
    可是就在这时,菊穴中的肉茎不知为何突然向上一顶,激烈的刺激顿时自嵴椎一路向上,冲进了她的脑门。
    双腿随之一软,她不禁跪倒在了地上,传单洒了一地。
    「喂!你没事吧!?」
    闺蜜急忙赶了过来,帮着她捡起了地上的传单,又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腿撞到了?过来坐一下吧。」
    其实陆琪摔得并不重,而且玩偶服本身也有厚厚的触手层包裹着身体,两者相加下她的腿其实完全没事,只是,在她的闺蜜扶着她坐到椅子上的那一刻以后,这整件内部填充满了触手的玩偶服,便暴动了起来!当陆琪坐在椅子上,压迫到臀部的「布料」
    以后,原本只是轻轻爱抚着阴部的触手层立刻涌动起来,拨开紧闭的秘唇,剥出包皮下埋藏的淫豆,玩弄了起来。
    而早已挺立起来的乳豆,也被纤细的触手们不断翻弄着,强硬地刺激着未熟的快感神经。
    除此以外,更多的快感则来自于被深深插入了的后庭!以往陆琪虽然也有自慰,却也仅限于爱抚阴唇与阴核的程度,而现在,粗大的肉茎却是直接在她菊穴中翻搅,不仅带来了变态的排泄快感,被凯瑟琳的改造植入后穴的快感神经更是传来了暴烈的失控快感!在数重快感的围攻下,陆琪已经完全瘫软了下来,通红的小脸上也已经带上了崩坏般的淫乱痴意。
    小巧的嘴唇更是微微张开,就连粉嫩的舌头也无意识地轻轻吐了出来!不知过了多久,盛大的后穴高潮才终于结束了。
    陆琪恍恍惚惚地转过头,看到闺蜜正一脸认真地用手指在玩偶服的「眼睛」
    前晃动着,一边晃还一边「没事吧?」
    地问着。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陆琪连忙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高潮过的原因,她总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奇怪。
    「谢谢,你先走吧,我还要发传单呢。」
    「哦,好吧。」
    闺蜜站起身来,把之前放在自己膝上的传单们放到陆琪身边,又拍了拍玩偶服硕大的脑袋,「加油哦!」
    送走了闺蜜,陆琪又一次踏上了发传单的旅途。
    似乎是因为下班高峰期还没到,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陆琪走了半天都没有发出去几张,而身体又被服装内的触手不断抚弄,本来经过高潮已经低迷下去的欲望又燃烧了起来,可身处大街上又不敢发泄,这样的苦闷感不断地折磨着她。
    终于,附近的小学打开了大门。
    毕竟雪落柔那家伙说的是只要发出去就好了,也没指定要发给什么人,抱着这样不负责任的想法,陆琪连忙快步走了上去。
    与此同时,似乎是发现了她,从大门里涌出的人潮也围了过来。
    「是轻松熊诶!」
    「真的真的,和电视里一样诶!」
    「哇塞好软~」
    一相遇,孩子们便充分发挥了与他们的年纪十分相符的好奇心,陆琪手里的传单一下子就被抢了过去,飞快地被孩子们自发地散发了开来。
    不过没等陆琪为自己的任务一下子完成了而高兴,又一次异变发生了。
    小孩子本就处于活跃的年纪,一下子看到了平时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偶像」,一时兴奋也是在所难免。
    只是当一个小孩子喊着「抱抱」
    一下子扑到陆琪身上的同时,受到压迫的触手又一次开始了暴动!还在小学的孩子身高才堪堪到陆琪的腰部左右,扑过来的时候,小小的脑袋正好就撞在了陆琪的小腹上!彷佛被按动了什么开关一样,陆琪紧闭的小肉缝顿时被数根触手拨了开来,纤细的触手不仅撩动着敏感的秘唇和小巧的淫豆,更是轻轻地在尿穴和肉穴中抽插了起来!当然,陆琪在发觉不对的第一瞬间就把扑上来的熊孩子轻轻推开了。
    但是有了第一个榜样,周围围着的小孩们纷纷高喊着「好狡猾」、「我也要抱抱」
    之类的话语,一起扑了上来!尽管身为高中生的陆琪的体力大大超过了这群平均年龄不超过十岁的孩子,但数量上的巨大差距完全填补了质量上的不足。
    再加上推推搡搡中受到刺激的触手服一开始活动,巨大的快感便飞速地瓦解了陆琪的抵抗,让她被淹没在了人潮里!周围都是欢乐笑闹着的孩童,被他们围绕的自己却沉溺在肉欲中,这样的倒错感更是进一步激起了陆琪的羞耻之心,把她推上了激烈的羞耻高潮当中!「孩子们!孩子们!」
    终于,学校的老师注意到了这边,「散开点!很危险的!」
    听到了长者的呼唤,狂热中的小粉丝们才终于散开了一点,不过就在陆琪身边的几个孩子却仍然不舍地紧紧地抓着她的胳膊,让触手服仍然处在激活的状态。
    「不好意思啊,孩子们都还在最活泼的年龄,吓到你了。」
    有点年迈的女老师来到陆琪的面前,道歉道,「你没有受伤吧?」
    陆琪连忙摇了摇头。
    她突然注意到,这个老师正是她小学时的班主任!虽然对方并不知情,但在童年时最敬爱的对象面前露出这番痴态,仍然令陆琪感受到了深重的负罪感。
    然而,在这负罪感当中,高潮的余韵却反而变得更加明显了!「我没事,不过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支撑着站起来,强烈的羞耻心下陆琪只想尽快从班主任的面前离开,连借口都懒得找,就想要转身离开。
    但就在这时,身旁的小孩子,却一把抓住了玩偶服小腹的位置!「轻松熊!不要走!」
    他大喊着,撒娇般地摇动着小腹处的「皮毛」。
    然而这样简单的动作,却直击到了陆琪最敏感的弱点!之前,触手服被拥挤的人群激活的时候,娇小的肉芽便被纤细的触手们剥了出来。
    之后随着触手的暴动平息,陆琪也以为股间已经恢复了原样。
    然而事实上,一根纤细的肉须,一直紧紧地拴在那小巧的肉芽上,而随着小孩的拉扯,那娇嫩的淫豆也受到了强力的撕扯!一丝压抑不住的娇吟从陆琪的口中漏出,她双腿一软,坐倒在了路上。
    一想到自己竟然在人群前露出了这么淫乱的一面,陆琪的脸上就是一阵阵地发烫。
    然而触手服在此时也又一次开始使坏,越来越高亢的淫欲令陆琪光是压抑住自己的淫声,便花去了全部的心神。
    「小杰,别使坏!」
    「我只是想和轻松熊抱一下……」
    「轻松熊的朋友还在等他呢,等太久的话他们会着急的啊。」
    「好吧……」
    耳旁传来班主任和小孩子的对话,沉溺在快感中的陆琪却并没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意识到透过玩偶服扯动着小豆豆的那股力道终于松开了,包裹身体的触手们也又一次慢慢舒缓了下来,思考的能力这才回到了陆琪的大脑中。
    「不好意思,小孩子有些顽皮……」
    将不屈不挠地想要抓住「轻松熊」
    的小杰挡在身后,班主任满脸歉意地道歉。
    只是想到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淫乱真相,陆琪脸上又是一阵发烫,连忙说了声「没关系」,便急忙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接下来,是回去茜色之空……想到走到这里花的时间,陆琪不禁又有点头大。
    本来平时的话,这点距离对她完全不成问题,只是如今被包在走路都费劲的笨重玩偶服里,莫名变得敏感的后穴里又被塞上了一根触手肉棒,再加上这身衣服里的触手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受到刺激开始暴动,再近的距离也会变得让人觉得漫长无比。
    只是光是抱怨是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
    长叹了一口气,陆琪又一次踏上了旅途。
    四十分钟后,茜色之空。
    「啊啦,你终于回来啦。看来成效很不错哦~我已经闻到了淫荡的味道了呢~」
    一进门,雪落柔就又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活力四射地和陆琪打起了招呼。
    「少废话!快点……快点把这身东西帮我剥下来啦!」
    相比之下陆琪的回复就不太友善了,不过,任谁莫名其妙地遭到这样的对待之后,大概都友善不起来吧。
    「别那么生气嘛,放轻松放轻松,暴躁的情绪可是会传染给触手们的哦。」
    雪落柔仍然嬉皮笑脸,毫不在意地吐出了让陆琪头皮一紧的话语。
    「好吧好吧我不生气……所以快点帮我脱掉……」
    一想到一路上的遭遇,陆琪的语气便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这样才怪嘛……」
    雪落柔说着,把手放到了玩偶服的头套上。
    陆琪耳部的触手不情不愿地退出,最后一次摩擦她的耳道,带来了丝丝解脱般的快感。
    接着,雪落柔一用力,这头套便和衣服脱离,发出了「啵」
    的一声响。
    「唔,快点啦……」
    陆琪红着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摘掉头套的时候刺激到了哪里,触手现在又开始隐隐约约地活动了起来。
    「别那么急嘛,出门那么久肯定累了吧?让我帮你揉揉肩膀吧~」
    雪落柔却是不慌不忙,把头套放到一边后,不知不觉地绕到了陆琪身后。
    「别!」
    陆琪大惊失色,然而已经晚了。
    雪落柔手上一用力,衣服里的触手再次狂舞了起来。
    与前两次不同,这次主要受到进攻的是肩膀附近的腋窝,敏感的痒肉收到刺激,陆琪立刻无法自抑地狂笑了起来!「哈哈……别……哈……停下来……」
    一边笑,陆琪一边求饶道,然而雪落柔却仍然不依不饶地不断揉捏着她的肩膀,而受到刺激,触手对腋下的攻击也是一刻没停,几根细须更是不知何时,缠上了一直挺立着的娇嫩乳豆!「让我看看……收集进度还差一点,加把劲哦……」
    雪落柔飞快地低语着,不知道在陆琪背后做了什么,顿时,就连陆琪下半身的触手,也加入了这淫乱的狂宴中!不只是敏感的小肉缝和菊穴,就连大腿内侧的嫩肉和怕痒的脚心,也在被触手不断地挑弄摩擦!「咕唔……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最后发出一声悲鸣,陆琪饱经磨难的意识,终于在盛大的高潮中陷入了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陆琪终于醒了过来。
    撑起身子,她注意到自己正躺在茜色之空的沙发上。
    「这什么微妙的既视感……」
    环视一圈周围,陆琪的注意力又放回了自己的身上。
    似乎在她昏迷的时候,那身玩偶服总算被雪落柔剥掉了,只是原来的衣服却也没给她穿回去,就让她这样裸着。
    不过,经历过下午的这些事情,她总算是也能在这种异常的状态下维持一颗平常心了。
    只是,还有另一件事情让她很在意。
    「肚子……怎么回事?」
    从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肚子里隐隐约约的鼓胀快感。
    低头看去,小腹似乎也有点异常的涨起。
    试探着伸手一压,那股鼓胀快感便突然加剧,就连小巧的后穴中,都传来了微妙的摩擦快感!「呜!肚子里……肯定有东西……」
    迟疑地伸手到自己的臀瓣中间,手指触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上面还有个大小正好的勾环。
    陆琪用手指勾住,轻轻一拉,强烈的扩张感和快感便一同袭来,猝不及防下手指一松,那东西便又回到了原处。
    回了口气,陆琪又一次拉住了那勾环。
    熟悉的快感和扩张感又一次传来,不过早已有准备的她却并没有松劲,而是忍耐着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加强的扩张感一步步将那硬物向外拉出。
    「不行哦,这东西可不能随意拉出来,疗效会变弱的。」
    雪落柔的声音突然想起,一只手覆在了陆琪的手上,缓慢而坚定地将已经被拉出来了不少的异物又推了回去。
    「唔啊啊啊!!」
    陆琪惊叫,转过头来,雪落柔不出意外地站在她的身后。
    「凯瑟琳说了,你的后穴还需要一些温养,放心我之前给你清理过了,不会脏的,而且晚上应该也用得上呢。」
    她这么说着,将之前给陆琪用来清理哥哥后庭的那种小珠子在手里抛了下。
    「温养?用什么东西?」
    陆琪小心地挪动身子,尽量用不会压迫到肚子的动作坐起来,问道。
    「啊啦,你不是花了一个下午来收集吗?」
    雪落柔故作惊讶地反问道。
    看着她的这幅模样,陆琪心头不禁泛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就是你的爱液啦。」
    紧接着,雪落柔揭开了谜底。
    「……果然还是这么淫乱的设定呢。」
    陆琪吐槽着,抬头看了下挂钟上的时间,「那么,事情是不是都完了?我还赶着回去做晚餐呢。」
    「嗯,已经完成了,请~」
    雪落柔拉开了大门。
    陆琪站起身来,这便准备出门,却又被雪落柔叫了下来。
    「虽然就这样离开也挺不错您是不是还是先穿上衣服?」
    听到雪落柔似笑非笑地说出的话,陆琪不禁涨红了脸。
    ----------------------分割线---------------------「怎么了小琪?你看起来很没精神哦。」
    晚餐桌上,哥哥一边把一朵西兰花送进口中,一边问道。
    「没什么事啦……」
    陆琪有气无力地戳着碗里的饭。
    并不是身体不适之类的大问题,只是肚子里已经被淫液填得满满的了而已。
    「说起来,我想把头发稍微留一留……陆琪你知道哪家理发店比较好吗?」
    一个话题未果,哥哥抚弄了下刘海,换了个新话题。
    「嗯,明天我带你去吧……」
    陆琪随口答复,眼睛一转,又坏笑起来,「另外,你要不要买点化妆品?就是腮红啊粉底液之类的。」
    「那种东西一般都是女生用的吧……」
    哥哥一边对付着炖豌豆一边问。
    埋头苦干着的他完全没注意到陆琪的笑容。
    「不会啊,这么说的话整头发不也是女生才会弄的吗?既然开始注重外表的话这边也要花心思呢。稍微画点澹妆就能对气质产生巨大的影响哦,不想试下吗?」
    陆琪把插着丸子的筷子像节拍器一样左右摇动,带着坏笑劝诱着。
    「唔……好吧。」
    哥哥偏着头思索了片刻,点头应承了下来。
    陆琪露出了微笑,不过,紧接着想到今晚要发生的事情,陆琪不禁又叹了口气。
    四小时后,哥哥房间。
    陆琪熟练地为哥哥宽衣解带,从第一次夜袭到现在已经四天了,这之间哥哥睡觉时的着装也在逐渐变化。
    比起第一天的时候穿着外出的那身衣服不洗澡就躺倒在床上的样子,现在好好洗过澡后换上整洁睡衣,浑身香喷喷的哥哥无疑顺眼多了。
    「‘这两周的主要目标是榨干哥哥的精液当然如果能顺便让哥哥对后门产生感觉的话就更棒了’话是这么说,为什么要我用后门接收啊……这到底是让谁对后面产生感觉啊!」
    陆琪低声吐槽着,走进了洗手间。
    经过了好几个小时,菊穴里的东西似乎早就被吸收干净了。
    总之当她忍着扩张感使劲把肛塞拔出来的时候,里面只是勉强滴出来了几滴滑液而已。
    总之,将下半身的衣物除了个干净后,陆琪跨坐在哥哥的身上,微微沉下了腰。
    本来陆琪还以为随着榨精的进度肉棒应该会变小,没想到这东西好像反而变得更大了。
    紫红色的龟头顶在湿润的菊门,酥酥痒痒的感觉立刻泛了上来。
    「……」
    深深吸一口气,陆琪再次沉腰。
    粗大坚硬的东西便刺入了菊门,即使已经有了下午的经验,陆琪仍然无法适应。
    提起的一口气一下子泻光,脱力的双腿令后门又吃下了一小段肉棒。
    「呼……」
    花了好几秒钟,陆琪才终于稳住了因为意外的刺激而晃来晃去的身体。
    期间因为身体的晃动,肉棒也在后庭里抽查了好几下。
    在泛起的欲望下,陆琪的呼吸也不知不觉地粗重起来了。
    「咕唔……」
    稍稍平复下心情后,陆琪摇摆起了臀部。
    随着她的动作,一波波的快感也不断袭来。
    虽然在下午的时候被带有触手的玩偶服狠狠地调教过,不过那个时候的陆琪只是在被动地承受触手的突刺和摆动,现在自主地在哥哥的身上摆臀,又是一股别样的感受。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非常的复杂。
    只是在陷入梦乡的哥哥身上动着腰,乱伦的背德感、「强奸」
    的负罪感与自觉过于淫荡的羞愧感便一同传来。
    然而,从后穴中传来的快感,却在这复杂的感情中变得更加强烈!「呼,呼姆姆姆……」
    即使抬起手含住自己的手指,压抑不住的欢声仍在从陆琪的口中不断溢出。
    一边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淫声,陆琪一边努力地摇动着臀部。
    或许是因为之心理作用的原因,虽然只是简单地动着腰,她却觉得快感并不比下午被触手调教的时候轻多少。
    不久,当哥哥在她的肠道中喷射出白浆的同时,陆琪也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呼,呼,呼……」
    终于令呼吸平复下来,陆琪提起腰。
    本来还以为被射了那么多肯定会漏出来不少,没想到最后拔出肉棒之后里面的东西一滴也没出来,只是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肚子又传来了强烈的鼓胀感。
    陆琪低头看着哥哥,在安眠香的作用下他仍然死死地睡着,对自己得到的福利完全不知情。
    「真是个幸运溷蛋呢……」
    陆琪低声叹了下,不自然地左右看了看,脸上突然泛起一股羞红。
    她突然埋身,在哥哥的唇上轻轻地献上了一吻。
    吻过之后,陆琪的脸更红了,简直像是要冒出蒸汽一样。
    她急急地甩甩头,把哥哥的衣服套回去之后,逃也似地离开了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