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把哥哥变成女生吧!第六章

午夜人屠2020年04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六章 ate
    又是平凡的一天。
    学校打响放学的铃声,陆琪和同学们有说有笑地走出了校门。
    「嘿,小琪,不是说好的吗?带我去做头发啦!」
    随着陆琪的肩膀被人搭住,哥哥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本来就是在等你啦,走这边……」
    陆琪应声,挽住了哥哥的胳膊。
    这样的亲密行为,似乎在她步入青春期以后就没再做出来过了。
    就算哥哥因为雪落柔的魔药变得可人了许多,突然做出这样的行为,陆琪的心脏还是因为羞涩而不禁加快了跳动。
    只是,哥哥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心理变化,只是一边左右看着街边的店铺一边跟着陆琪的脚步。
    「真是个木头!」
    在心里暗骂一声,陆琪加快了脚步。
    高中生毕竟已经觉醒了爱美之心,瞄准这一点在学校附近开张的发廊和化妆品店也并不在少数。
    只花了五分钟左右,两人就已经到达了一家发廊里。
    「刃姐,我带家人来光顾你生意啦~」
    一进门,陆琪就笑着对长椅上的丽人喊道。
    这家的店主虽然看起来比陆琪还要小几岁,实际上却对美容这方面有相当深的造诣。
    和学校中的很多学生都相处得不错。
    「啊啦,我看看……不愧是小琪的亲戚,也是个美人坯子呢,稍微凋琢一下的话,肯定会迷死人的哦~」
    刃姐立刻站起身来回答。
    虽然陆琪还有担心过「美人坯子」
    啊「迷死人」
    这一类的词会让哥哥警觉,不过稍微留心一下之后她就发现,哥哥脸上不仅没有不快,反而还有点微妙的欢喜之情。
    「那么刃姐,麻烦你帮他做个发型咯,眉毛也麻烦修一下,等下我们还要去买化妆品呢。」
    陆琪笑道。
    刃姐也报之以笑,老练地将哥哥领到躺椅上,为他围上遮挡碎发的披肩之后,拿起了剪刀……一小时后。
    「这位客人~任务……完成!」
    刃姐一边用和娇小身躯不符的豪快声调大喊,一边像是正在进行魔术表演的魔术师一样夸张地将披肩甩了起来。
    绸布的披肩在空中翻卷,发出「哗啦啦」
    的响声,令人不禁精神一爽。
    「完成了?」
    哥哥直起身子睁开了眼睛。
    他对着发廊里的大镜子对照。
    不得不说,刃姐果然有一套。
    虽然对哥哥头发的长度没做太大变动,只是微妙地调整了发束,却达成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再加上对眉毛也进行了一定的修整,哥哥原来脸上留存的些许男性气息就一扫而空,看起来完全变成了柔美的少女。
    「怎么样?」
    刃姐自信地笑着反问。
    她拿着另一面小镜子,让哥哥在两面镜子的帮助下可以观察到自己的后脑。
    哥哥的脸上稍微浮现出了思索的神情,正当陆琪担心是不是过度女性化的造型让他产生了抵触心的时候,他的神情便转变成了欣赏。
    「挺不错的,谢谢啦。」
    他这么笑着应答。
    「那就好,盛惠三十块钱~」
    刃姐笑眯眯地伸出了手。
    「家里附近的那位明明才收十块钱……」
    哥哥一边掏钱一边嘀咕。
    「那一位只负责帮你剃成平头哦……一般来说这样的修整至少要花五十的,这次都是会员价了。」
    陆琪毫不犹豫地反驳着,拉起了哥哥的手,「好啦我们还要去买衣服化妆品呢,快点快点……」
    挑选合适的衣物搭配花了一小时左右,购买化妆品则是半小时。
    本来还以为哥哥会像以往被拉出来逛街的时候一样丝毫提不起兴趣,不过意料之外地哥哥也对这种充满少女风味的工作产生了兴趣。
    果然所谓的少女化不光是身体,连心灵也会一并影响呢……不知为何产生了这样的感叹,陆琪愉快地挽着哥哥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顺便一提,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敢一口气让哥哥穿上裙装,不过现在的这身荷叶边上衣和修身长裤的搭配,以及有着微妙鞋跟的系带凉鞋,哥哥现在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个青春靓丽的少女了。
    光是这样一起走在街上,陆琪就能感到与以往和肥宅形象的哥哥一起上街时截然不同的清爽感和自豪感。
    「呼……总算是到家了,万岁!」
    一到家,哥哥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放倒在了沙发上,横躺着打开了电视。
    虽然他的作风与以往完全一样,不过现在在那纤瘦的身体和修长的双腿的衬托下,这种行为也没那么讨厌了,反而还带有一点慵懒的诱惑感。
    「唔……身上黏黏的,我先去洗个澡……」
    哥哥翻了个身,轻轻咂了下嘴,又站了起来。
    没错,像这样开始变化之后,哥哥的清洁意识也变强了。
    以前那个不爱干净的邋遢鬼在自己的帮助下变成香喷喷的美人,陆琪心里不禁产生微妙的自豪感。
    「嗯……」
    陆琪想了想,轻轻地一握拳,「那么,我们一起洗吧。」
    「什么?」
    哥哥看起来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他的上半身大大地后仰,语气十分动摇地问道。
    事实上,陆琪本身也是相当地动摇。
    因为下午和哥哥玩得太开心,鬼使神差地就提出了这样的邀请。
    不过话已出口,现在再改口的话只会显得自己太怂,只能将错就错下去了……这么想着,陆琪努力地作出毫不在意的姿态,一边从衣柜里拿出睡衣一边说道:「一起洗啦,我们小时候不是经常这样吗?别这样羞答答的了。快点快点!」
    陆琪的双亲曾去过日本,对那里的入浴文化非常感兴趣,因此,陆琪家里只有浴室采用了完全的和式风格。
    小时候陆琪和哥哥也经常在浴缸里玩耍,不过在她们差不多八九岁的时候就因为性别意识的觉醒以及家长的干涉分开来了,算下来,他们已经差不多有十年没有一起洗过澡了。
    总之,陆琪将身上的衣物全部解下来之后,用浴巾裹住了身体。
    另一边,哥哥完成了入浴准备。
    和陆琪不同,身为男生的他只护住了腰间以下的部位,把略有规模的胸部完全露了出来。
    「啊啦,少年,酥胸不错哦~」
    陆琪笑着伸出两只禄山之爪,在哥哥的胸上狠狠地揉了两下。
    虽然之前隔着衣服多少也能看出一点,不过把衣服除下来之后,那对胸部才真的展现出了自己。
    尽管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变得相当苗条了,哥哥的胸部仍然保留着b左右的规模,小巧的乳头也发生了微妙的发育。
    「别捏……」
    哥哥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看起来十分诱人。
    看到他欲拒还迎的表情,恶作剧的嗜虐欲一下子就在陆琪的心中膨胀了起来。
    「说什么呢这个坏孩子……明明是个男生,胸部居然不比我小多少……要惩罚呢~」
    陆琪坏笑着,一下钻到了哥哥的身后,双臂从他的腋下钻过去,用力地揉起了他的胸部。
    「呜哇啊啊……你明明自己也有胸,干嘛揉我啦!」
    哥哥慌乱地舞动着双手,试图将身子扭转过来,而浴室中湿滑的地板则给两人推了最后一把。
    在注意到自己失去平衡的时候,两人已经完全没有挽救的机会,就这样扭成一团跌在了地上。
    「唔啊……」
    等到强烈的冲击终于过去,陆琪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吓了一跳……不过,不痛?」
    「因为我在你下面……」
    哥哥虚弱的声音传来。
    陆琪这才发现哥哥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她的身下,仰面朝上躺着。
    而她正好就坐在哥哥的腰间,两人的浴巾也早就掉在了一边,以刚出生时的姿态彼此面对着。
    「唔,抱,抱歉!我这就起来……唔咿!」
    陆琪慌张地挪动臀部,正要从哥哥的身上下来,却又生生地停住了,而哥哥的神情,也变得无比的古怪。
    就在这一刻,她分明感觉到,有什么粗大坚硬的东西,进入了她的后穴!本来,属于消化道一部分的肛穴是不可能被这样轻易突入的,但是接受过凯瑟琳改造的陆琪,她的后穴不但不抵触来自外界的入侵,反而还时刻分泌着滑液,为被插入做好了准备!正因为如此,当陆琪本是为了调整重心而移动臀部的时候,哥哥的肉棒几乎是一下子就被陆琪的菊穴吃了进去!完全异常的情况下,陆琪只觉得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但自己的菊穴却在这羞耻心中剧烈地收缩,紧紧地箍住了哥哥的肉棒!明明是羞得要死的情况,自己的后穴却反而淫荡地吃着哥哥的肉棒,在这样的刺激下,陆琪却反而进入了某种破罐破摔的状态!要是让哥哥也变得淫荡起来的话,自己就显得没这么糟糕了……大概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尽管脸上烫得吓人,陆琪反而一边笨拙地扭动着腰肢,一边俯身在哥哥耳旁低语:「……我的里面……舒服吗?」
    「舒、舒服……」
    哥哥似乎在一连串的突发事件前完全傻掉了,只是口齿不清地这样回应。
    「那就好……不过,身为哥哥居然插入了自己的妹妹,真坏呢……得好好惩罚一下呢。」
    陆琪撩了下耳发,回忆着自己自慰时的动作用手指在哥哥的乳头上打着转,同时腰部也没有停下,虽然动作还很稚嫩,不过也在一直用打圈的动作刺激着哥哥的肉棒。
    「唔……不要……」
    哥哥还想阻止,但在他的话来得及出口之前,陆琪便用自己的香吻堵住了他的嘴。
    自从女体化进程开始后,哥哥本来口臭的毛病也飞快地消失了,吻起来只有一股微妙的体香。
    在这体香的鼓励下,陆琪伸出了自己的小舌,挑动起了哥哥的舌头。
    在一开始的惊愕之后,哥哥的舌头也下意识地回应起来,两人的舌头在一起纠缠、摩擦着,最后终于分开,拉出了一根晶莹的长丝。
    终于,在陆琪的挑逗下,哥哥的呼吸也粗重了起来。
    陆琪微微眯起眼睛,感受着体内哥哥的肉棒的膨胀与跳动。
    如果是之前的她的话,现在估计已经不知所措了吧。
    不过在已经进行过好几次榨精的现在,这种程度的工作轻松就能胜任。
    陆琪放任如潮水一般涌起的快感引导着自己,在哥哥的身上摇动着臀部。
    最后,随着情欲一点点提升,哥哥肉棒的跳动也一点点加快。
    突然,哥哥抬起双手,把陆琪抬了起来。
    紧接着,简直像是喷浴一样,超大量的精液一下子,从陆琪的身后喷入空中,又洒了下来!「哇啊啊你弄什么……」
    陆琪狼狈地擦着差点跑到眼睛里的精液。
    之前也有提到,大概是因为雪落柔的用药哥哥的射精量变得超大,这次一炮之下,喷洒的精液几乎把她的全身都碰洒了一遍。
    「不……可是,我要是射在里面的话……不会怀孕吗?」
    哥哥显然还搞不清楚状况,愣愣地问。
    「笨蛋笨蛋!」
    陆琪厉声娇喝:「你没长眼睛吗!我用的是后面啊!你这样搞得到处都是等下怎么打扫啊!」
    「哦……」
    哥哥惭愧地低头,挠了挠脑袋,又抬起头来,清丽的脸上戴上了些许痴媚之情:「不过,既然这样的话,就是说再做几次……也没关系了?」
    「什么?」
    陆琪还没反应过来,哥哥已经勐然起身!坐在哥哥身上的她差点失去平衡,惊慌中紧紧地抱住了哥哥,而就在此时,她的后庭,又一次被狠狠地贯穿了!「呀啊啊啊!」
    陆琪慌张地叫喊,「笨蛋笨蛋!你这家伙在做什么啊!」
    「做爱啊!」
    哥哥理所当然地回答。
    「不是问你这个!呀啊啊啊……」
    陆琪还想发火,但此时,哥哥已经用力挺动起了腰!和之前陆琪主动时不同,哥哥的抽查频率高得吓人,粗大的肉棒不断地挤压、撕扯着菊穴的黏膜,受过改造的神经却只感到了强烈的快感!这种感觉与之前被包在触手服中时有些相像,却又不禁相同。
    尽管几乎已经沉浸在了肉欲中,陆琪仍然可以感到哥哥纤细却有力的胳膊环抱着她的腰,柔软的双唇从她的双乳、锁骨、脖颈一路吻上,最后与她的唇舌交缠在一起。
    在浓醇的爱意与潮涌的情欲的交相辉映下,陆琪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要融化了一般。
    「琪琪,我要……去了!」
    耳旁传来哥哥的娇声,明明是少女的声音却说着这样男性气息满满的台词,陆琪不禁感到了一丝好笑,不过下一刻,在后穴里喷射而出的白浆就将她所有的注意力夺走了!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陆琪有一瞬间感到自己的身体都在精液的喷射下向上浮起了些许。
    不过紧接着,哥哥的双臂又将她的身体压回原位,强迫着她实实地承受完了超大量的射精!「呀啊啊啊啊!!!」
    剧烈的冲击下,陆琪不禁大声叫了出来,就连口水和眼泪都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
    好几分钟后,她才终于缓过气来,但在此同时,哥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送……「还,还来……?」
    陆琪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几分恐惧,但其中却又有几分期许。
    但不久之后,她便在又一次涌起的潮韵中淫叫了起来……这一天,在浴室的三连炮之后,哥哥又在洗鸳鸯浴的时候来了一次,吃饭的时候也是让陆琪坐在他的腿上,用肉棒穿插着她的后庭吃的,晚上看电视的时候更是在沙发上又来了五次左右。
    超高强度的做爱令陆琪的精神疲惫不已的同时,她也注意到,哥哥的射精量似乎……在不断地减少?当然,她的后庭还没敏感到能分辨出这种东西的程度,只是因为今天实在做了太多次,她只好不停地将过多的精液挤出来虽然这事确实非常令人羞耻,不过,多亏了这样他才能及时注意到哥哥的变化,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总之,在做过最后一次之后,她的后穴里已经是什么都挤不出来了。
    「呼姆……真是疯狂的一天呢……」
    捂着小腹走进自己的卧室,陆琪不禁喃喃道。
    她从没有像这样放纵过,纵欲时的亢奋感过后,只觉得肚子里怪怪的,虽然并不会痛,但浑身都提不起劲来。
    「是呢,我也没想到您会把本来要有一周左右的任务在今天一口气做完呢……不会累吗?」
    雪落柔的声音突然响起,她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陆琪的房间里,坐在床上摘下礼帽向陆琪致意。
    「当然会累啦……不过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的!」
    即使已经疲惫不堪,陆琪仍然成功地被雪落柔撩拨地炸了毛。
    「别在意别在意,神出鬼没可是生意人的基础技能啊。我只是因为你单方面的加快了进度,才来递交下一步的任务的啊。」
    雪落柔陪笑道。
    「下一步……说起来,我果然是已经把哥哥榨,榨干了吗……?」
    虽然已经「身经百战」,说到这种话题的时候陆琪仍然不自觉地红了脸。
    「没错……」
    雪落柔说着,稍稍压低礼帽,流光溢彩的双瞳在帽檐的遮挡下泻出几分神秘的光辉,「下一步……就是最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