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五章 滚!

不死悟空2020年06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话一出,任老爷情绪不高,转身步向远处,不想让自己的话被小辈听去。
    九叔了然,小步跟上。
    稍走远些,任老爷愁云满面的望着远处道:“这二十年来,我们任家的生意是越来越差。”
    任老爷回目,无奈向九叔摊手道:“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看那个墓葬先生是不是与你们任家有仇?”九叔问道。
    “有仇?”任老爷略显尴尬的复读,似反问九叔,又似自问。
    “老太爷生前是不是跟他有什么过节?”九叔心中敞亮。
    任老爷见瞒不过去了,讪笑道:“这块地本来是墓葬先生的,先父知道是个好穴,就用钱把他买下来了。”
    “只是利诱?有没有威逼呢?”九叔双目精光闪现,紧紧盯视任老爷的双目。
    任老爷讪笑不答。
    “我看,一定是威逼。”九叔冷哼一声,大步走向快要挖开的坟。
    用人在即,任老爷不敢得罪九叔,连忙跟上。
    在任老爷与九叔离开队伍私聊时,方牧肩膀被任婷婷一拍。
    “表哥,你随我来。”任婷婷俏皮一笑,好看的脸上满是好奇,拉着方牧手腕跑至一边。
    方牧也不挣扎,任由任婷婷将他拉走。
    原剧情中,李威对这个表妹可真是喜欢,可是老是被吊着,不止任婷婷在吊,就是任老爷也在吊。
    李威每次想求亲或表达心意,都会被任老爷打断。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他看来,任家又想借助李威在任家镇的势力,又不想付出太多东西。
    任婷婷更是心机不浅,长得很是漂亮,擅利用脸蛋、家世保护自己。
    在李威得势时,时不时勾一下,既不让李威占到便宜,又让李威时时刻刻感觉自己有戏。
    等到僵尸出现,李威与其手下的枪对僵尸无用,没有办法保护她时。
    任婷婷又靠向文才,她看出只有九叔师徒才能保护她,对付僵尸。
    不过剧情结束后,僵尸被九叔与赶回来的四目道长联手消灭,任婷婷也没有交代给文才什么,很心机很聪明。
    “我想玩玩枪,表哥,行不行嘛?”任婷婷指着方牧众手下背着的长枪,摇晃着方牧的手臂撒娇。
    “枪可不是瞎玩的。”方牧凝视着任婷婷如水般的明眸,轻笑一声,手腕一震,将任婷婷握他手腕的嫩手震开,转而直接握住了任婷婷的手掌。
    原剧情中的李威,就是太对任婷婷好、善良了,男人,该强硬就得强硬,比软磨慢泡效果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原剧情中,李威就应该直接以手中权势,硬逼任老爷作出选择,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由不得任婷婷反抗的,任老爷是商人,也是一个聪明人,会知道正确选择的。
    “表,表哥,你,你……干嘛呀?”突然被方牧握住手掌,任婷婷面庞霎红,装作不堪羞的用力抽回手掌,却发现方牧手掌如钳般有力,丝毫挣脱不得。
    任婷婷双目深处,有错愕之色浮现,下意识抬头与方牧对视,看到了方牧不似以前,聪慧且明亮的黑眸。
    在方牧似笑非笑的神情下,任婷婷感受到了一种不容忤逆的霸道。
    “什么情况?”
    任婷婷心中错愕,她这窝囊废表哥,怎么好像换了个人般?
    在以往,别说这般强硬的抓她手,根本就是千依百顺,百般讨好,生怕什么地方没有做好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从而恶了她。
    任婷婷连低头,避开了方牧的眼睛。
    除了眼睛在今日有些特殊外,她表哥那张猪头般的脸、粗短身材让她觉得恶心,要不是爹爹很多事需要表哥的帮助,她早就不理对方了。
    “嗨,任小姐。”这时,秋生出现,一巴掌从身后拍在了方牧左肩上,向任婷婷堆起了笑容。
    “任小姐,前几天的事很不好意思,真的是个误会,是我姑妈交代我说怡红院会有姑娘来买胭脂的,姑妈一走,正好你来了,你又打扮的那么漂亮,我才误会你是怡红院的姑娘的。”秋生嘴巴很快,咕隆咕隆表达歉意。
    肩膀被拍,方牧缓缓侧身,皱眉注视秋生,心中却是在笑,握任婷婷手的另一半目的达到了。
    前一半目的则是做任务,主线任务中的‘弥补心愿’,李威的心愿。
    剧情世界对主角总是偏袒的,突兀且大力拍肩膀的动作很不礼貌,但在主角光环的加持下,没有人会顾忌被拍配角的感受,被拍者若是发脾气,很大可能反让观众厌恶。
    好像配角只有默默承受、被主角欺负才是应该的。
    察觉到方牧扭头看向秋生,任婷婷瞬间抬头,脸上出现可怜兮兮的求助神色,对着秋生,美丽的大眼睛中堆出蒙蒙泪光,惹人生怜。
    秋生一愣,在任婷婷示意下低头,这才注意到那一双白皙、柔弱被方牧抓住的小手。
    所谓英雄救美,少年心性下,这种情绪激荡最为剧烈。
    面对一个泪眼婆娑的大美女求助,秋生怒由心起,与方牧对视。
    对视下,他拍在方牧左肩膀上的手掌非但没有挪离,反而用力扣紧,如鹰爪般死死钳住方牧肩胛骨缝。
    “这位小胖先生,对一位美女如此粗鲁,是不是非君子、非大男人所为呢?”秋生一边向任婷婷抛了个‘一切包在我身上’的眼神,一边瞪目向方牧挑衅。
    他常年随九叔练武、练习道术,实力极强,他有自信,在场除了九叔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一步内,他可轻松扭断对方的脖子,哪怕对方有枪。
    他更掌握了许多神奇道术,可杀鬼,亦可杀人。
    “滚!”方牧冷视秋生,嘴唇微动,吐出一字。
    “小子,挪开你的脏手。”一只粗大手掌从旁边打过,动手者是一名身穿灰色兵装的大汉,目光阴狠,另一手已经按在了枪托上。
    掌未至,风先至。
    秋生下意识松开抓抠方牧左肩膀的手掌,并往后退了一步。
    “你!”在任婷婷面前后退了一步,秋生脸上烧烫,年轻气盛下,眸中涌过一丝不服,就想上前找回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