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十六章 天池帝后

不死悟空2020年06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公子你看,有仙女姐姐在那里跳舞,跳的好美啊。”小茹抬起手臂,指向前方,语气中充斥着惊艳感,打断了方牧的思绪。
    “嗯?”方牧抬头,顺着小茹所指望去。
    媚儿闻言远眺了下,媚眼不屑,跳得比她差远了。
    前方,车架必经之路的一朵金云上,介于青冥与黄昏之间,让云多了几分缥缈,多了几分仙意。
    云上,有一名身着青色纱衣的少女在起舞,衣袂飘飘。
    少女有着一双剪水双瞳,腰身纤细,身上肤肉该多一分不多,该少一分不少。
    少女手腕轻抖,几十缕袖纱如天女散花般四散开来,仙力蕴含在上,十分灵巧,时而抬腕俯首,时而低腰轻转。
    空中无物自现音,是一曲高山流水轻曲,鱼虫水音声声入耳,让人心随舞动。
    前歌后舞,美奂美轮。
    每一次抬腕、过眉,美眸中的韵味随舞而变。
    “舞不错。”方牧多看了几眼,不再欣赏,闭眸养神。
    车架与金云擦过,没有停下。
    “公子,那姐姐不跳了,蹲在云上哭了。”小茹不解眺望。
    媚儿轻拉了下小茹衣服,让她不要说话。
    方牧没有回话,转目向后望了金云一眼,不出意外的话,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对方了。
    对方会死,一名天仙。
    跳舞的少女是买通了紫极仙庭的下人,或是通过其它手段得到了他的行踪,在他行走的路上等他,就为了给他一舞。
    若能被他看上,哪怕当不上仙太子妃,留在身边洗茶倒水也是一份天大的殊荣。
    对方是在赌命。
    若是他看不上,跳舞的少女与提供给她消息的人,都会死。
    仙太子的行踪是绝对保密的,哪怕是在紫极仙庭这种绝对安全的地方,传播者死,窥探者死。
    “不回宫了,去天池帝后宫。”方牧令道。
    “是。”车头的灵清立即转变方向。
    车架向天池帝后宫行去。
    ……
    天池,蕴满天水,天水乃是世间最纯净的仙华,一滴可令凡人成仙,百滴可让一名仙人晋升地仙,可见其精华、珍贵程度。
    帝后宫就在天池中心。
    天池边,一名天将长年轮值守候,天兵将整座天池绕满。
    “天将玄牝见过仙太子。”见车架至,这名三十丈高的天将持长枪半膝跪地。
    “我等拜见仙太子。”
    玄牝身后,一名名天兵同样跪地拜见。
    “免礼,我母后在否?”方牧抬头对视,太高了,这是紫极仙庭的狂力将军,镇守仙界一方。
    “帝后在宫。”玄牝天将起身。
    天池边,凭空出现一片绿叶。
    说是一片绿叶,实则有百丈长,为天池中特有的船,为无尘之叶,可保证天池绝对纯净。
    “走。”方牧轻语。
    灵清驱赶天马,天马大步进入天池,绕过了那片无尘之叶,马蹄踏于纯净无暇的天水水面,行走飞快。
    见此,玄牝天将脸部抽搐,极为心疼,但不敢说半个不字。
    换成别人不遵守进出天池的规矩,敢污染天池之水,他早将对方拿下了,但对方是仙太子的话……
    他啥也没看见!!
    天池水波荡漾,一望都望不到尽头。
    天马速度奇快,不过十几息时间,方牧就到了天池中心。
    那里,出现一座美奂绝伦的仙宫,极为庞大,威压传遍整座紫极仙庭,传遍整个仙界。
    帝后宫!
    正是用膳时间,一名名宫女穿梭其中,手中端着长盘,每一个长盘上都是一菜肴。
    “母后。”方牧下车,微笑轻呼。
    哗……
    身形一转,如穿梭诸天门般,不等失重难受,方牧就四平八稳的站在了帝后宫内,站在了一长条仙璃桌前。
    方牧早已习惯,每次来都是这样,他母亲知晓他没有修为,帝后宫很大,走要走很久,每次亲自动用法力将他送进送出。
    仙璃桌前,坐着一名看似三十多岁的成熟美妇。
    美妇一身黑衣,身上无任何装饰,一头黑色长发披肩,素容。
    就如此简单,却散出一种母仪天下,艳冠世间的气质。
    正是方牧的生母,紫极帝后……香君。
    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牧儿,快来坐,还没吃饭吧?”香君欢喜起身,拉方牧入座。
    宫女已早早加了座位。
    方牧挨着香君坐下,还没等说话,一筷子又一筷子美食被他母亲塞入他的口中,在塞入的同时,食物里的仙力、有益物质就被大法力消融了。
    未修炼,更未成仙的他承受不住,他自己宫中做的食物也会消除仙力。
    一连十分钟,方牧吃得腮帮疼,一句话都没顾上说。
    堂堂紫极帝后哪里侍奉过人?手法与喂猪无异,根本不给方牧自己动筷吃和说话的机会。
    好在得到了一级完美道基,他天资初显,消化能力强大不少,否则绝对被撑住了。
    直到……
    方牧脸色憋的通红,香君才大惊失色的停下,手无足措的站起给方牧拍背。
    “呼……”方牧将卡在食道那一口用力咽下,大口喘气。
    “别拍了,再拍就拍死了。”方牧一脸黑线,翻了个白眼,将椅子往外挪了挪,与他母亲拉开了三个座位距离。
    他母亲虽然没用力,已经留神、注意到了极限,但也不是他一个凡人能承受住的。
    稍微不注意,就能将他拍得魂飞魄散,他可不敢让多拍。
    “你们下去吧。”
    “你这死孩子,娘是疼你,怕你吃不饱。”香君散去了所有宫女,端着的形态瞬间放下,将椅子又挪挨着方牧。
    大大咧咧一只脚抬起,蹲在了方牧椅子上,一手拿起了筷子当牙签剔牙。
    “我的亲娘嘞,您那哪是喂人,喂猪都不是那么喂的,再说我没手吗?不能自己吃?”方牧翻着白眼,也懒得再往远挪拉椅子了,他对香君的姿态见怪不怪,早就习以为常。
    “好了,来找我什么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那老爹闭关去了,一闭鬼知道会闭关多少年,什么事都得老娘去办、去管,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