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十七章 提亲是假,打脸是真

不死悟空2020年06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香君放下筷子,越说越气,一掌重拍在仙璃桌上,毫无形象的骂道:“去他娘的,说什么自从生下你后殚精竭虑,这十六年就照顾你了,荒废了修炼,现在你也长大了,他也该去闭关了,紫极仙庭的事我愿意管就管管,不愿意管,让它乱着就行。
    这是人话吗?牧儿你听听,是人说的话吗?”
    嘭嘭嘭!
    桌子被拍得奇响。
    方牧无奈揉了揉耳朵,他这母亲什么都好,就是脾气爆,也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主儿,能不爆吗?可不是只长得好看的花瓶。
    “娘,今天是我生日,我都没说什么,你怎么先爆炸了呢?”方牧撇嘴。
    “哦?你生日?”香君一拍脑袋,讪笑道:“哎呦,娘亲怎么忘了呢,不应该,不应该,瞧为娘这记性,我去发帖,万仙来朝,让所有仙王、大罗来给你贺诞,我们热闹热闹。”
    “别,娘,说正事。”方牧早已习惯与他母亲的相处方式,他母亲看似连他生日都能忘,但护犊子起来,整个主宇宙没有比之更护的。
    所谓过生日,在他看来只是象征,爱你的不过也爱,不爱的再过多少也是摆设。
    “说吧。”香君一改严肃。
    “说之前商量个事,今日所有给我贺诞的礼物归我一半,你可不能全吞了。”方牧突然露出笑容,他的诞辰他父母可以忘,别人敢忘吗?
    怕是礼物早堆满了帝后宫。
    “成。”香君揉了揉一头秀发,咬牙应下,还是没瞒过去,她这儿子越长越精了。
    “我需要时回头来取。”方牧摆了摆手,不再嬉皮笑脸,正色将主神空间的事说了一遍。
    “娘,你吩咐一下,若有使用天道漏洞级的术法,统统抓起来送来仙庭。”方牧正襟危坐,凡界太多了,先在仙界里用用力。
    “成,这个容易。”香君点头。
    “不行,这么干不是打草惊蛇,主动暴露紫极仙庭的仙太子是主神吗?”方牧又摇头自我反驳,目中精芒闪烁,可以动用紫极仙庭的力量抓,但不能正面抓。
    正面抓的话,初期效果好,后面人人如惊弓之鸟,根本抓不到了。
    “你想要一支暗卫,满宇宙给你搜寻主神?”香君立即洞悉了方牧的想法。
    “对,但要绝对可靠,不存在将消息泄露出去。”方牧肃声握拳。
    “可以,我会办好,等一切弄好了,我会让这支暗卫负责人联系你。”香君了然。
    “娘,今日十六周岁满,我可以离开紫极仙庭了。”说完正事,方牧紧紧盯视香君,有些紧张。
    “是啊,你都十六了。”香君叹息一声,目显追忆,她慈爱的望着方牧,有些不舍。
    犹豫了下,还是问道:“牧儿你是想出去闯闯?”
    “对,我想离开紫极仙庭,去下界住一段时间。”方牧目显希翼。
    凡界五光十色,什么样的凡界都有,他都没有见过看过,想来真实的凡界不比前世看过的那些小说差,极为有趣。
    只有经历过,才真实。
    他还是凡人之身,就应在凡世滚滚中走上一遭。
    虽然他可以坐在他的仙太子宫,一语之下,堂堂金仙都亲自下界帮他取一串葡萄,就为了新鲜。
    葡萄可以,从凡人之身到仙王的所有资源,也能如此得到。
    只是他不想,这样修炼出来的不真实。
    他不喜欢。
    “行,你爹闭关,我做主,不过要带好必要的防护,我会给你安排一队亲卫,安排一名仙王带队保护。”香君虽然不舍,但尊重方牧。
    “别,除了灵清、媚儿、小茹,我谁也不带。”方牧连连摆手拒绝,仙王带队保护?太恐怖了,稍微不注意一个喷嚏,他待得凡界都会毁灭掉。
    “只有她们三个么?”香君皱眉沉思。
    “对,娘,她们在紫极仙庭、在仙界是普通,但您觉得凡界谁是她们的对手?那些散仙?差得远!”方牧起身,走到香君身后,给香君揉按肩臂。
    “唉,行吧。”香君摇头,眉目间有些愁云,这是父母对孩子的操劳,不管什么身份、什么地位都避免不了。
    “到了凡界,有事直接传讯,这枚混沌令给你,我和你爹一人一块,你可通过它联系我们,混沌中都能联系到,凡界也可以。”香君将混沌色的令牌交给方牧,又取出一枚紫金色的令牌道:“这枚紫极昊天令你也拿着,它代表着你父亲,见令如见人,凡界虽然无用,但以后回了仙界,这枚令牌无人敢不尊。”
    “好,那我走了?”方牧一一接过,他虽不想有人跟,但更不想阴沟里翻船被不明他身份的人宰了,该拿的东西必须拿。
    “牧儿……”香君神情略犹豫。
    “娘你直说吧。”方牧看出了香君心有顾虑,洒然一笑。
    “你自己看吧。”香君挥手,桌上出现大量法旨。
    这些法旨竟然都是仙王法旨,不过毁天灭地的威能都被消除了,现在与普通卷布无异。
    方牧疑惑下打开第一道法旨。
    “敬昊天紫极仙帝,
    今我断情仙王麾下有诸多才俊,
    多倾紫极仙庭众公主才情,
    又仰仙庭仙太子方牧之天资,
    故,借三年后今日,贺仙太子诞辰时,
    登门切磋、提亲。”
    方牧目光厉芒一闪而逝,又打开了几道法旨,虽话语不同,但意思一样,而且这些仙王他听都没有听过,应不是紫极主宇宙的仙王。
    想让麾下天骄和他这名仙太子切磋,还想娶他紫极仙庭的公主?
    仙帝不敢直接出面,让仙王出来恶心人么?
    这些主宇宙的仙帝不发话,小小仙王哪里敢向紫极主宇宙递法旨。
    这些仙帝不敢与他父亲撕破脸,不敢与他父亲硬碰硬,不是他父亲的对手,便联手密谋,让小辈来打脸么?
    若打了他这个仙太子的脸,就相当于打了紫极仙庭的脸,打了他父亲方幁的脸。
    提亲的话。
    他紫极仙庭确实有不少公主,都是他的堂姐,但也不能让人这么娶走,他紫极主宇宙最强于混沌,没有被逼联姻的道理。
    提亲半真半假,打脸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