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二十章 一门二宫三教五宗

不死悟空2020年06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想活!”
    血莲娘娘快速点头,既已确定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各方面手段都反抗不了,那就不如利索认栽。
    他是一名魔头,没有那些正道所谓的脸面,该跪就跪。
    “活!”八名护法重重将头磕在了血莲宫地砖上,用力下都磕出了红印子。
    “选是就好,若身心不一的,会魂飞魄散,选之前一定要问清楚自己的心。”方牧将契约令扔在了九人面前。
    契约令遇实变实,看上去与一枚石片无二。
    血莲娘娘与八名护法将契约令拿起,在拿起的瞬间,九人怔在了原地。
    “这是?”
    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行只有他们能看到了字。
    “你想永生吗?
    是,否。”
    九人顾不上惊诧,颤抖着手指点了是。
    点是后,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凶险,只是脑海中出现了大量的讯息,这些讯息让他们了解到一个名为主神空间,能穿梭诸天世界的奇异之地。
    “原来如此。”
    血莲娘娘九人再度抬头下,发现心中多出一抹敬畏,这敬畏是从他们灵魂中升起的,对主神永远无法背叛的敬畏,一旦他们要对主神不利,会从灵魂中升起无形禁锢,阻止他们。
    “主神,我等愿为您在诸天世界披荆斩棘,效犬马之劳。”血莲娘娘九人深深跪伏趴下,他们目中,诞生中了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
    原来,他们所在的断空世界,不过是无数世界中的普通一员,在这里称王做霸,不过是坐井观天。
    他们从契约令中了解到,随着契约者级别提高,他们最后可飞天遁地。
    “以后就叫我主上吧,可以起来了。”方牧见没被抹杀一人,很是满意,魔头就是不一样,快意恩仇,为了活命什么都愿意,很从心。
    “是,主上。”血莲娘娘九人恭敬站起。
    “血莲娘娘,加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护法,称谓不错,以后就是我主神空间血莲一脉了,血莲娘娘暂时统领,你们要努力提升自己,否则血莲一脉可能易主。”方牧正色道。
    “是。”血莲娘娘神情一禀。
    “资源我是不缺的,我缺的就是有潜力的契约者,你们懂吗?”方牧凝视血莲娘娘九人道:“我喜欢聪明人,不喜欢那些猪脑子,只要会做事,能帮我排忧解难,你就是一头猪,我也能将你推成仙人!”
    “是,主上。”血莲娘娘九人将方牧告诫牢记心底,不敢反驳,但有些不信,主神空间虽神奇,但也没达到可成仙的地步吧?
    成仙?那就是一个几万年来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
    谁见过仙?世上有仙吗?
    “你们断空世界还有与你们血莲教同级或稍差些的势力吗?”方牧询问。
    “有,一门二宫三教五宗,不过都是名门正派。”血莲娘娘小心翼翼窥视方牧,他觉得以方牧比他还狠的行事手段,应不喜欢那些做事一口一个名门,一口一个为天除害的名门正派。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不过是人言而,力量决定一切,我现在说我是九世大善人转世,你们敢反驳我吗?”方牧背负双手,青衫书生气十足,俯瞰血莲娘娘九人。
    语气虽轻,血莲娘娘九人却感受到一种浓郁且刺骨的寒意。
    “不敢,不敢。”血莲娘娘九人对视一眼,连连摇头。
    “哈哈,这一门二宫三教五宗在哪里?离你血莲教远吗?”方牧仔细盘算,一个势力签十名左右高手,正好能将一级契约者名额用完。
    “很远,隔着一千多里吧?不过现在他们应都聚集在唐门,准备在下月合力围杀我血莲教。”血莲娘娘思索道,他知晓方牧想签人,但离得太远了,三个时辰后就要展开主神空间厮杀战,根本过不去。
    对于这些名门正派,血莲娘娘打心底里不屑,对主神空间厮杀战丝毫不担心,他与八名血莲护法,足以杀灭对方。
    “话说你血莲教得罪了这么多人,是怎么存活下来的?”方牧略好奇。
    “回禀主上,一是除主上您外,血莲武功盖世,在断空世界无敌,那些秃驴、老鼻子们根本不是我血莲的对手。
    二是血莲使用些小手段,比如杀人嫁祸,让一门二宫三教五宗这些年来一直处于内耗,互相攻伐,没有时间、精力联手来找我血莲教的麻烦。”血莲娘娘阴恻恻的说道,下意识捏了个兰花指。
    “不错。”方牧称赞一句,这种不惜一切手段的人,能在诸天世界里帮到他极多。
    得到方牧的称赞,血莲娘娘有些激动。
    在血莲娘娘看来,方牧才是当之无愧的魔头,在这种狠角手下做事,会很舒服,不会受到掣肘。
    方牧是只要结果,不管过程的那种主上。
    甚和他心意。
    “主上,主神空间厮杀战快开始了,我们还不回主神空间吗?”血莲娘娘问道,他略显激动,按理说身为血莲教主,城府不浅,不会有这种表现,但他从契约令里了解到的主神空间太神秘,太强大了,难以自控。
    他想早些去主神空间,见识一下传说中的‘诸天门’‘诸天兑换中心’。
    “现在?现在回去干什么?先签人啊,我要签满一百人!”方牧讶然挑眉。
    “可?只剩三个时辰了啊,我们现在赶去唐门还来得及吗?即便是我血莲教最好的马,也得不眠不休跑上几天几夜吧?”血莲娘娘与八名血莲护法对视,九人齐齐不解。
    “几天几夜?不必。”方牧神情自然,转视身侧三名侍女。
    “媚儿,将这一门二宫三教五宗全部抓来。”
    “是公子,媚儿明白。”媚儿手指绕转青丝,语气妖媚。
    丝丝媚声出,让除血莲娘娘与女护法外的七人身体一个哆嗦,一时不查下,差些迷失心智,软倒在地。
    “什么抓?”血莲娘娘愣愣注视着媚儿,离着上千里远,抓什么?
    只有他与女护法自然免疫了媚儿的天生魅意,在思考方牧所言。
    嘭!
    媚儿对天一掌,这一掌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异像。
    就在血莲娘娘等人更为不解时,天穹上,骤现一枚白色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