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十二章——泰威城,灵仙塔,温见性

关耳先森2020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上午林轩陪两女逛了逛市集之后,吃过午饭,三人便取了马匹离开。由于林轩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三人并没有再在路上停留,加上现在三人已经处于大威国腹地,难民流寇也很少见。
    泰威城距离灵威城有一千多里,官道宽阔,道路两边都是以平原为主。准确的来说,整个大威国内都是平原占了大部分面积,土地肥沃。而大夏国因为靠近海洋,境内以沼泽为主,毒虫瘴气遍地极不适合生产,所以大夏国才觊觎山杰镇周围的良田。
    林轩三人的马匹现在已经超越了千里良驹的等级,路上的行人往往只听见马蹄声响起,再回头时人就已经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带起了一阵风和尘土。路人无不骂骂咧咧,随即有羡慕起如此宝马良驹起来,更有爱马者想要打听如此宝马从何而来,只不过他们连林轩的背影都望不见,只好作罢。
    泰威城作为大威国的都城,坐落在大威平原的中间,方圆十里,周边良田岂止万顷。城墙高有十丈,城墙上箭塔旌旗林立,东南西北四角均驻扎了守城的军队。每个城门前都站立着百人队仔细检查着过往的行人车辆,而城墙上时隐时现的金属反光向人昭示着这是一座守卫森严的大城。
    林轩几人远远的就看见了泰威城中高出城墙的塔状建筑,林轩从龙涛伽口里知道这是灵仙门在各国的驻地。洞天福地七国,灵仙门在各国的都城都设有驻地灵仙塔,一是为了每隔三年的收徒入门之事,一是为了保证各国不被灭国,但是平时各驻地的人员并不会插手各国的日常事务。因此这次大威国三子夺嫡闹得满城皆知,东南西北四营中各有一营支持一位皇子,剩下东营有传言说支持赵熙芷公主,但是赵熙芷是一个女儿家,在这封建国度是不被承认的。赵熙芷虽然满腹才华,奈何世道不公。
    林轩三人终于在太阳落山时赶到了泰威城东城门,此时城门前排队进城的队伍已经只剩下十数人,林轩三人得以直接接受检查。不过一个少年带着两个美娇娘还是引来不少目光的注视,特别是踏雪和林轩同乘一骑,柳腰被林轩紧紧地箍着,林轩手掌的热量隔着衣服传来,更是脸色微红甚是动人美丽。
    守门的士兵虽然眼中也露出一丝艳羡之色,但是毕竟是混都城的,知道有些人惹不起。连忙收回眼神,接过林轩递过来的路引,看见赵战的双印信也是心里一惊!赵战不但是镇东王,现在大威国的大部分兵权都在手中,在现阶段的局势来看,赵战作为皇帝的弟弟在皇帝驾崩之后想要登基为帝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现在四大营中均有传言说皇帝现在一天不如一天已经说不出话了。
    士兵一念至此恭恭敬敬的将路引递还给林轩,行了一个大威国的军礼便将三人放进了城去。
    林轩带着两女就往高塔方向行去,在路上林轩和踏雪将自己修真者的气势放开来,以此来通知塔中的人和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林轩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给踏雪和花楹带上一个面纱,花楹温润如水的气质和踏雪的妖媚,特别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教,踏雪的不自觉中散发出来的妖媚气质更是让人受不了。
    灵仙塔中只有寥寥数名修士,在塔的顶层一个修士正在修炼,该修士穿着一身土色长袍,胸口绣着一枚丹丸,散发着金光,这是一位金丹期的修士。灵仙门驻各国的修士都是金丹期,而盘古福地也只能修炼到元婴期。到了元婴之后,修士就要去大世界修行,毕竟福地的法则并不齐全。灵仙门的服饰比较好辨认:元动期、筑基期、辟谷期皆是纹路,又以各人的主属性为形,譬如水纹,火纹等等;金丹期、碎丹期、化婴期皆以丹丸为标识,金丹一枚、碎丹两枚、化婴三枚;而元婴期则是以元婴之形为标识,再往上则在元婴之上绣剑纹,如合体期便是元婴加上一剑纹。
    此时,金丹修士的灵觉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金丹期、一个辟谷期的气息,顿时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走出修炼室,对侍立在一旁的童子吩咐道:“城中有门内同道到来,随我下去迎接。”
    塔一共有五层,底层为一些售卖仙家小玩意的地方,供世间权贵买过去逗个乐子或者护身辟邪,二三四层分别为元动到辟谷期修士的居所和修炼室,五层自然为金丹修士居住的地方。金丹修士一路下来只是在四层停留了一下,将四楼的三个辟谷期修士叫上便在一楼大厅处等待林轩几人的到来。
    一楼大厅中有不少达官贵人在选购一些物品,见到金丹修士都侧目而视,平日里存在于传说中的大能者今儿怎么会下楼来,看样子还在等候什么人。这等仙人可是连皇帝陛下想要见一面都需要预约的。不过这等大人物的事情,不是他们可以探听的,低声交谈了几句便继续挑选自己或者自己女伴心仪的物品,只不过时时飘香门口的眼光还是出卖了他们好奇的心。
    越靠近灵仙塔,林轩也感受到了塔中几位修炼者散发出来的气息。不过这人来人往,林轩也不好纵马狂奔,只能慢悠悠的驱动着马匹。金丹修士等了一会儿见人还是没来,不由想到:这两位道友不会是步行过来的吧?以金丹御宝飞行只能这段距离岂不是盏茶即到?他却不知道林轩是个修真的新手,还真不知道可以在城里御剑而行,也或许是林轩不想惊世骇俗?又或者踏雪御剑带着两人太累?
    直到走过了坊市,在通往灵仙塔的大道上行人才渐渐的少了起来,林轩这时候才一夹马腹,两匹马儿打了一个响鼻,知道主人允许自己跑起来,便撒欢跑了起来,这两匹马儿现在是越来越有灵性了。
    一刻钟时间,林轩几人总算到达了灵仙塔之前,只见这塔是用不知名的石料修建而起,但是塔身却闪烁着毫光,而一楼大门前正站着四个修士。林轩看了看他们的衣着,一个金丹期,三个辟谷期,心知这便是大威国修为最高的三人了。
    在林轩打量别人的时候,金丹修士和三个辟谷期的修士也在打量着林轩三人。见踏雪也是金丹期却隐隐以林轩这个辟谷期为首,顿时心中明白这个少年在门内是有大后台的,当下上前见礼。
    “鄙人灵仙门厚土堂驻大威国管事温见性见过几位道友,这几位是路人甲乙丙。不知道友师从我灵仙门哪位上仙门下?”温见性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转而打听起林轩几人的来历。
    “哦呵呵,温道友好。雪儿,师父的令牌请温道友过目。”林轩回礼。
    踏雪从虚弥戒指中拿出破天给的令牌交到温见性手里,温见性在见到令牌时就变了脸色,等到接过来一看更是连忙再次行大礼:“原来是太上长老的弟子,温见性拜见师叔。”
    “温道友不虚多礼,我虽然拜得师父,但是本身年纪却小,道友行如此大礼可让我不知所措。你我二人还是以道友相称即可,我给道友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夫人踏雪。这位是我代师收徒的师妹花楹。”之前龙涛伽上来就有点质问林轩,所以林轩就当了那个便宜师叔,但是温见性本身礼数已经做足,林轩自然好说话。岂不闻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踏雪花楹也盈盈行礼,二人都以林轩为首,林轩既然以平辈交,她们自然懂得该怎么做,路人甲乙丙也连忙还礼。
    踏雪听见林轩说自己是夫人,心中欢喜,但是还是辩解了一句:“我是公子的侍女,可不是什么夫人。”
    “你呀,我什么时候把你当侍女了,我说你我夫人,你就是。难道雪儿不愿意嫁给我?”林轩打趣道。踏雪红着脸不敢说话了,花楹在一旁偷笑,见师兄对女性如此尊重,心下更是满意。
    温见性见林轩背景深厚却待人温和,即使对待侍女也如此,心下对这位年纪不大的少年产生了敬意,他修炼几十载见过太多年轻人有点背景就骄纵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了。再一看花楹,忍不住感叹道:“好一个先天五行水灵根,道友的眼光真好。”
    “道友也看出来了,只是我现在没有合适的功法,只有等师父来传授了。所以进城时慢了一些,让道友久等。”
    闲聊几句,温见性引着几人往塔上行去,大厅里的人早就偷偷看着外面了,见温见性对着一个少年行了跪拜大礼,更是好奇不已,但是他们也有自知之明,不敢上前搭话。倒是有不少女子见林轩长得俊俏,地位又高明里暗里的给林轩抛媚眼。
    林轩看了看一楼大厅的分布,对甩过来的媚眼视而不见,随着温见性上了楼。上了顶楼,温见性又吩咐童子去泡茶,便领着三人进了自己的会客间。
    “不知道友此次来大威国可有要事?”几人分宾主坐下,温见性开口问到。
    “这到没有,实不相瞒,我和踏雪本在大世界修行,然后师父要去仙界一趟,便将我丢进了盘古福地,让我行走世间休养心性,大威国是我的第一站。”林轩喝了一口茶说到。
    “去仙界一趟?直接丢进了盘古福地?看来尊师是门内的大神通祖师了,道友好福分。”温见性听见林轩这么说,更是心里一惊,就他所知大世界的人想要进福地,都需要门派内门长老几人联合审查,再由门主点头才行,这直接越过长老和门主将人丢进来,除了那几位神龙不见首的祖师,其他人也没有这能耐,当下苦笑这年轻人的辈分也太高了,得叫师叔祖才行。
    几人就修炼上的事宜闲聊着,不多时便有童子来禀告说是:晚宴已备好,请几位师叔前去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