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二十七章——糖和大棒

关耳先森2020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见到众人皆跪地行礼,赵熙芷也不管他们是真的服还是假的服,站起身双手虚抬:“众卿平身。帝国新立,仍需要各位各行其是维护各地的安宁与和平。现,定国号为九州帝国,今年为九州帝国元年。”
    林轩坐在龙椅的一边看着赵熙芷开始安排各种事宜,也不出声,只是用灵识观察着众人的表现。
    赵熙芷也坐在了龙椅上,开始宣读自己既定的政策:“原福地七国本来的领土现在定为一州:比如大威国改为大威州,泰威城改为大威州的州城,登仙城华夏帝城区域为中州;而各国原本的重要城市改为一府:如灵威城原本管辖的区域改为灵威府,灵威城为府城;各府的重要镇和枢纽处改为一县:如山杰镇改为山杰县。此为令一!”
    赵熙芷看了一下各人的反应,继续说道:“原本六国之皇封为一字王,北燕国皇帝封为燕王,西齐国皇帝封为齐王,天龙国皇帝封为天王,东仙国皇帝封为吴王,九夷国皇帝封为玄王,大夏国皇帝封为云王,大威国大皇子封为赵王。其余的皇子皆降为二字王,二字王降为郡王,可世袭但世袭王位降一级,一会儿自有圣旨发放到各皇子手上。一字王可养私兵三百人,二字王可养私兵二百人,郡王可养私兵一百人,其余爵位可养私兵五十!关于各王封地,燕王封地在西齐州,齐王封地宰天龙州,天王封地宰九夷州,吴王封地在北燕州,玄王封地在大夏州,云王封地在大威州,赵王封地在东仙州。各王享有爵位和各地封地的三层财权,但不具有施令权及调兵权。二字王及郡王封地会有圣旨发下!此为令二”
    赵熙芷给了众人一些消化的时间,继续说道:“帝国成立之后,各州派出军队对境内的匪寇进行诏安,降者遣散至各地;不降者进行剿灭,朕会派仙师随军。等各地匪寇被消灭之后,遣散军队,以后中州只留禁卫军以及一万护卫军。各州只能留三万军队,一万驻守州城,一万分至各府城,一万分至各县城。遣散的军队就地为民,开垦荒地休养生息,私自养兵者诛九族!此为令三”
    润了润嗓子之后,赵熙芷继续开口:“仙家设有仙察司,位于华夏帝城的山顶,帝城广场中放置有惊仙鼓,有重大冤情者可敲响惊仙鼓。另,朕会选拔人员成立巡抚司,司中人员身份对外保密,行走于各州府县中,监察官员,有贪官污吏者需上报证据至皇帝,查证为实者诛三族!此为令四”
    “令五:修建各州府县之间的道路,统一度量衡和货币,增强各地之间的流通,提升商人的社会地位。”
    “令六:各地广开学堂,开民智,设立考试晋升制度,选拔人才。尸位素餐者不可出现在体系之中。”
    “令七:修法律,做到各事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掌权者必须执法必严。如有徇私舞弊者诛三族。”
    “令八:朝廷内部设立左右二丞相和内阁,处理国家日常事宜,如有争议较大或不决者上报皇帝决断。二相和内阁各官员从诸君中选拔。”
    “令九:州府县各地长官,暂从在座诸君选拔出来,一州的州牧需每年入宫面圣叙职,府丞每三年入宫面圣叙职,其余各级官员需每年向州牧叙职。一会各令结束之后,诸君可以拿着自己的政令前来面圣,但是朕提醒诸君一句,各位的所作所为都已有仙师记录在案,有虚报夸大之词,杖三十。此九令诸君回到各自区域之后发皇榜,告知民众。”
    赵熙芷越说越自信,接连将初定的几条政令一一说了出来。林轩招手给赵熙芷续了一杯茶,送到她手里,让她润润嗓子。赵熙芷接过茶杯,温柔的对林轩一笑。那一瞬间的风情,让林轩的心跳满了半拍~摇了摇头,林轩将脑海中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思想甩了出去,看了看天龙国阵营和北燕国阵营的两名女子,之前从破天的玉佩中,林轩知道自己的另外两个师妹便是天龙国的龙灵郡主——龙月瑶,北燕国的玉凤公主——冷风岚。
    赵熙芷连续颁发了九条禁令,等到她稍歇的时候,众人却是议论纷纷,而六国的皇帝却有些失魂落魄,不但地位一落千丈,连封地都在别国。然而,势比人强,他们即使再不甘,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等到场下众人的议论声慢慢的小了下去之后,赵熙芷清了清嗓子说道:“刚刚朕发布的九令,望诸君好好去领会,详细圣旨一会儿会有专人送到诸君手中。现在,朕需要和一些官员算一下帐。”说完顿了一下,赵熙芷扫视全场,见不少人都心虚的低下了头,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原大威国灵威城城主王老吉可在?给朕滚出来。”赵熙芷第一个就是找的林轩之前给他说的王老吉。王老吉私自调兵不说,还让守城营的将士装扮成匪寇打劫过往的商客,敛财的同时也害了不少人的性命。现在开始算账环节,自然拿王老吉开刀。
    王老吉本来站在三皇子身后的,听见赵熙芷叫自己,顿时脚下一软,颤颤巍巍的从队列中走了出去:“微臣在,不知陛下叫微臣何事!”
    “何事?你这厮居然有脸问朕何事?怎么?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敢承认了?”赵熙芷本来对王老吉的所作所为就气的恨不得把他凌迟处死,但是她手上又没有实际证据。现在见王老吉想要耍赖皮,更是气的手指发抖。
    林轩握住赵熙芷的手,示意她不要气,自己开口说道:“王城主忘记当日我给你说的话讲的故事了?”
    王老吉脸上不自然的笑了笑,开口说道:“仙师大人,小人的儿子虽然对仙师颇有冒犯,但是古语有云不知者不罪,还请仙人大人有大量饶过小人吧!小人愿意弃了这官位不要,请仙师饶过小人一家性命。”不愧是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三言两语便把当初的事情归到了自己不懂事的儿子冒犯仙人,暗地里还挤兑林轩,林轩要是不放手便是小人气量。
    林轩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王老吉,慢悠悠的说道:“听你的意思,你不记得灵威城外三百里的匪寇之患了?”
    王老吉眼珠急转,一下跪了下去,痛心疾首的说道:“灵威城外三百里处出现了匪寇,是小人的失察之罪,依大威国律:官员失察者杖五十,官降三级,罚俸三年;如造成重大后果者,杖一百,免官职,流放至边疆。小人愿意认罪令罚!”
    “嘿嘿,不愧是纵横官场几十年的人。不过呢~对于你犯下的那些事儿本公子已经不想与你理论,当初本公子杀了卢氏三兄弟加上他们手下的几十个匪寇,现在本公子就是要杀你,你能怎么样?”林轩冷笑了一下,直接开口说道,眼中的杀意越来越重,直透王老吉心神。
    王老吉受不了这目光的压迫,一把抱住三皇子的腿,哭诉道:“三皇子,求您救救我!当初搜刮来的钱财我可是孝敬了您大半,仙师是您妹夫,求您帮我求求情吧!我还不想死。”林轩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他也没想到能引出三皇子来。
    见到这一幕,众人心中如何不知这事另有隐情,有心思通达的人眼珠一转,结合两人的话语便知道了一个事情的大概。当下都冷眼旁观,而一些心中有鬼的人,更是心绪不宁,心中想着自己干的那些事有没有被发现。
    三皇子本来站在前面老神在在的养神,突然间被王老吉拉下水,顿时急了:“你个混蛋,说什么呢?本王什么时候收过你的钱!你再乱说,本王一定要禀明圣上灭你九族。”
    “当初,当初明明是你说要积蓄力量夺皇位,并许我丞相之位,我才指示守城营的军士伪装为土匪劫掠过往,劫掠来的钱财有九层被我送到了你手上,不然你哪来的钱财收买人心,培养自己的势力!现在你想不认账,老子告诉你,账本我都留着呢!老子要死了,你也不会好过!”王老吉刚刚被林轩的眼神击破了心房,顿时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和三皇子的交易怼了出来。
    “你!”三皇子也没料到王老吉还有这一手,顿时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啪啪啪”林轩拍了拍手掌,看着两人说道:“没想到还能看这么一场戏!啧啧、”
    赵熙芷脸色已经煞白,她原以为这只是一个城主私下里敛财所犯下的罪孽,谁知道还牵扯出了自己的哥哥。虽然皇家亲情淡薄,但是血脉关系却是割舍不断的。有心放过自家哥哥,然而刚刚自己颁布的令七里面才提到了不可徇私舞弊,现在要放了自家哥哥,那岂不是自己打脸。越想越气,赵熙芷的左手已经攥成了一个拳头,将自己的龙袍一角攥成了一团皱。
    张了张嘴,赵熙芷还是说道:“王老吉私自调兵,且令守城之军化为劫掠之寇;在灵威城中纵容自家子女欺男霸女罪大恶极,处斩立决,诛三族。赵钰私通外臣,结党营私,败坏朝纲,处斩立决。”咬着牙说完这判决,赵熙芷只感觉浑身的力气已经去了大半,脑子中一团浆糊,几乎要晕厥过去。
    林轩的注意力有大半放在赵熙芷身上,现在见赵熙芷的情况,连忙将她搂在怀里,往她身体内输了一股元气,开口道:“本公子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然而本公子岂会让自己的女人做那等弑兄之人,背负弑兄的恶名。本公子做主了,免除三皇子赵钰所有爵位和皇家身份,贬为平民流放到九夷国之南,终身不可回帝城。赵钰,你可有异议?你们可有异议?”
    赵钰刚刚被赵熙芷的斩立决吓得魂不守舍的,现在听见自己能保住一命,忙不迭的点头:“罪人无异议,无异议。”
    其他人心想你们夫妻两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我们哪敢说什么?连忙表示无异议。
    赵熙芷给林轩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发现自己躺在林轩怀里,脸上羞的通红,连忙坐起身来,干咳了一下:“另外,各州各府的诸君,心中有祟的朕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到明日午时之前,将自己犯下的罪孽一一上表,朕可从轻宽大处理。如果等到朕来传唤诸君,那就是罪加三等。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吧!各位王爷随朕到大殿来,商议各州府官员的备选。对治国有自己看法的有识之士也可将自己的政见上表,朕会酌情录用。”
    见众人正要散去,林轩连忙开口说道:“龙灵郡主,玉凤公主留步。”
    随着林轩的目光,众人看向了场中的二女,神色有羡慕的,有鄙夷的~二女被林轩叫住,想到林轩和赵熙芷的关系,心中都有些惶恐,只以为林轩看中了自己,要让自己侍寝。自己的国家刚刚被这人一言灭掉,她们哪还有心思去讨好林轩,于是两女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林轩见赵熙芷也奇怪的看着自己,拍了拍额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们这些人想什么呢?本公子岂是那种色令智昏的人。只是,本公子来七国游历之前,我师父曾留言说让本公子帮他收几个人入门,其中就有龙灵郡主和飞凤公主,还有大威国山杰镇花家的花楹姑娘。所以,我想说的是你二人具有灵根,可愿意拜入我师尊门下修的成仙法?”林轩被这些人的目光看的脸上发烫,连忙解释道。
    二女听了这番话语,心中都有些惊喜,林轩的能力她们是看见了的,一言便决定了七国的生灭,如果自己成了他的师妹,不说复国,至少父皇母后以及兄长姐妹们会生活的好一些。当下对视一眼,齐声答道:“月瑶(风岚)愿意!”
    林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好,那三日后便在这大殿里举行拜师仪式吧!”说完便带着赵熙芷往大殿内走去。
    此时,众人看向龙月瑶的父亲——俊亲王,冷风岚的哥哥——大燕国皇帝燕王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本来要各自离去的也都停下了脚步,毕竟两人有了这层关系,龙家和冷家即使不是皇帝,也比皇帝的地位低不了多少了。心中感慨为何自家没出这么一个仙材,动作上却向龙家和冷家贺喜,顺便套个近乎混个脸熟。燕王客气了几句,推脱皇帝还在等候,排开众人进了大殿,苦了俊亲王要应对一干热情的人。
    (求推荐票月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