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四十六章——赤血府的元婴期?!

关耳先森2020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几息的时间,林轩就看见三人向自己这边走来。令林轩稍微放心的是,几人虽然不是他灵仙门一脉的,但是之前在玄音阁的附属门派里见过!
    几人见到林轩三人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但是看见林轩的修为时又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三人中间领头的人还是走上前抱拳道:“见过灵仙门几位道友,我是天地阁的弟子黄皓,这两位是云宗和青宗的两位道友。”
    林轩和踏雪回礼之后问到:“不知三位道友这是往何处去?”
    黄皓愣了一下,才说道:“自然是去和玄音阁的道友们汇合,告辞。”
    林轩也不多留,和踏雪目送三人远去,只是就在三人即将消失在林轩的视野中时,异变突升。
    林轩只看见一根血红的线从天边划过,黄皓三人顿时愣在了原地,随即三人的脖子处有鲜血喷了出来。和踏雪相视一眼,林轩脚下一动便朝三人那边走去。
    踏雪想了一下,站到了萧战的前面。林轩刚走出去十丈距离,一根血线就从树冠上向林轩的脑门削了下来,无声无息。
    要不是林轩将自己的小灵识放在外面,他还一直防备着,他还真感觉不到这根血线。林轩举剑上撩的同时,顺势往边上一滚,虽然狼狈但是好在躲过去了。
    林轩还没来得及起身,余光就看见血线并没有消失,反而像有生命一样横着拦腰卷了过来。
    心中警铃大作,林轩可不敢用五行五相袍去试这根血线的威力,但是现在他这个姿势也不能做出什么有效反击,只好用尽全力将自己手中的剑朝着那根血线劈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林轩感觉那根血线似乎顿了一下,但是又以更快的速度向林轩卷了过来。
    血线和离火剑相交,林轩只感觉自己劈断了那根血线,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看见那被斩断的血线撞在了自己的胸口。
    林轩重来没觉得一个线头能把自己撞吐血,但是现在他却被这一截断了的血线头撞的吐血,胸口更是火辣辣的疼。
    摸了摸胸口,林轩不由的感谢《混沌破界诀》的炼体篇,要不是气血金丹增强了自己的肉身,刚刚那一下凭着冲击力都能让自己筋断骨折。
    “咦?”树林中传来一声轻咦,似乎对林轩还没毙命感到很惊奇,但是也没再进行攻击。
    林轩听出这是一个女声,用剑强撑着站了起来看向了树林的深处。
    哒、哒、哒...
    树林的黑暗处走出来一个苗条的身影。等到这人走出黑暗,林轩才看清楚这人的面貌!
    这是一个带着血色面纱的女子,与林轩接触的那些女子不同,这个女子穿着艳红半透明的轻纱,但是重要处却又遮得严严实实。透过那些轻纱,林轩能看见那女子细腻光洁的皮肤,被艳红的轻纱衬托出一种不一样的艳丽。赤着一双玉足,走在这黑乎乎的森林里却没有沾染一丝污秽,此女浑身都散发出一股魅惑的意味。
    即使两人处于敌对状态,林轩还是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
    “小弟弟,姐姐好看么?”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语气却轻佻的挑逗。“好看!”林轩似乎被那女子给迷住了,有些痴呆的答道。踏雪小手一握,悄悄的隐去了身形。
    那女子瞥了一眼踏雪消失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隐隐的防备了起来。
    “那你去帮姐姐杀了那个人好不好?”那女子还是一脸笑意嫣然,但是口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好你妹啊!”林轩爆喝一声,手中的离火剑猛的带出一道剑光向那个女子劈了过去。
    那女子有些意外,但是并不惊慌,小脚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就像没有重量一样飘了出去。
    突然,那女子身后的空间现出踏雪的身形,手中的庚金剑悄无声息的往女子后背刺去。
    林轩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却发现那女子眼中平静无比毫无波澜。心中觉得不妙,林轩连忙在灵魂中向踏雪示警。
    踏雪也不犹豫,又运用幽冥·隐藏了起来。
    “嘻嘻,真是个小心的小娘子呢!”那女子嘴上笑嘻嘻的说道,眼神深处却冰冷一片,放开了自己的气势,然后将自己的灵识布控在全场。
    林轩在感受到这股气势,心中大感不妙,这股气势分明是元婴中期的威压。看着女子动手的气息,明显是赤血府的,赤血府还隐藏了一个元婴期的修士?
    萧战此时也睁开了眼睛,看着场中的情形,瞳孔一缩,当即将自己的剑拿在手中,站到了林轩身边。
    两人的脸色都是凝重无比,他们虽然都不是庸人,可以越级战斗。然而对方也不是什么散修,明显是赤血府秘密培养的精英弟子,修为还比自己两人高了一个大段。
    要知道,元婴期的修士可是可以凭空虚度的,而元婴期之下的修士却只能御剑飞行,灵活性和速度都不可以相比。
    林轩和萧战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向着那女子攻去,已经在修为上被压制了,那就只能抢占先机了。
    然而两人刚刚冲出三丈距离,两人面前就出现了两道血线,分别向着两人的脖颈缠过来。
    两人一惊,强行止住了前冲的脚步,萧战一个铁板桥往后倒去。林轩则运用了落叶随风身法,轻飘飘的晃荡了起来,而那根血线就从他身前扫了过去。
    萧战贴地滚了一圈,也躲过了缠向自己的血线,虽然狼狈不堪,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林轩躲过那根血线之后,并没有束手待毙,而是毫无规律的向那女子飘去。同时,放出了自己的三股小灵识,向女子侵袭过去。
    另一边,萧战手中的剑往上一挑,一道分水剑的剑气便向那女子划过去。那女子做了一个手诀,便有一根血线从虚空中显现,和剑气一撞。
    剑气被血线撞消散在了空中,却仍有余力的往萧战方向缠过去。萧战可不敢被那血线缠上,不远处还有几人的尸体在那里不动弹呢!
    林轩放出的三股小灵识已经靠近了那女子,当下自己也往那女子飘过去,手上的剑已经开始蓄力剑分阴阳。
    虚空仿佛受不住剑分阴阳的威力,竟然在离火剑周围荡出一圈圈的气浪。那女子也感受到了这一剑的威力,但是她现在却没办法打断林轩的蓄力,那身法太无赖了。
    见那女子的注意力大半都放在自己身上,林轩咧嘴一笑,当下控制三个小灵识就往女子的泥丸宫中钻去。
    那女子正在防备林轩这一剑,突然脑中一痛,心下骇然,没想到这个金丹期的小修士竟然会灵魂攻击法术。当下只能收回大部分灵识去压制自己脑海中的那三个灵识体!
    林轩见三个小灵识体已经进了那女子的泥丸宫,知道这个机会必须抓住,当下在灵魂中跟踏雪招呼了一声,手中剑已经劈了出去。
    离火剑从虚空中划过,虚空都被剑分阴阳的威力划出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剑痕。于此同时,踏雪也显现身形,一剑就往那女子的后心刺去,剑还未到,刺骨的森冷寒意已经侵入了那女子的身体。这一剑,踏雪用上了幽冥·刺。
    萧战又发出了一道分水剑气,从另一边攻向红纱女子。
    那女子此时也感受到了身体外的威胁,当下也顾不得泥丸宫的绞痛。双手结印,一道血色光幕就如一个碗扣在了自己外面,将她自己保护了起来。
    分水剑气速度最快,撞在那光罩上却仿佛鸡蛋碰石头,只给那光幕带起了几道波纹。
    萧战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看见这个情形,红纱女子明显是采取了守势,他想到林轩那毫无声息的灵魂攻击,当下也不犹豫,将手中的宝剑竖在自己眉心处开始蓄力分水剑。
    接着踏雪的幽冥·刺也刺在了那光幕上,光幕急剧闪动,似乎要防不住。踏雪心下一狠,从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庚金剑闪过一道金红的光芒,一下子插进了光幕之中。
    那女子此时正专心致志的压制脑海中的三股灵识,感受到光幕被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已经来不及施展什么法术抵挡,只能强行往侧面一闪。
    幽冥·刺没有刺中女子后心,从那女子手臂处划了过去,鲜血顿时喷了出来。女子顺势一踢,将踏雪逼的后退。
    “仙器!”女子暗呼不妙,而此时剑分阴阳却完全将那女子的光幕分成了两半,去势不减的向女子劈了过来。
    女子不敢大意,强行忍着脑中的剧痛,手中法诀连续转变,连续九根血线拦在了剑分阴阳的剑气之上。
    连续斩断了七根血线之后,林轩发出去的剑气终于被消亡。女子看了看林轩手中的剑,脸色变的很难看,又是一把仙器!玛德,灵仙门的仙器都开始批发了吗?
    心知再这样下去,自己讨不了好,女子也不再迟疑。深吸一口气,逆转法诀,强行将自己泥丸宫中的三缕灵识逼了出去。但是,逆转法诀,那女子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脑海中也传来一阵阵眩晕感。
    此地不可久留,那女子趁自己还有余力,又连续在身前补了几十道血线,身形闪动便跳出了战圈,飘到了一颗树冠上。
    “小弟弟,你可真不会怜香惜玉!哼!两把仙器给姐姐留好,姐姐会回来拿的。记住,姐姐叫秦宓!”说完,那女子身形闪动,随即不见了身影。
    萧战刚蓄力结束,见那女子已经逃走,只好将那股力量打在了一旁的大树上,一声轰鸣,大树拦腰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