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

第六十五章——割下来!

关耳先森2020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夜无话,第二天晨曦微澜,林轩已经睁开了眼睛,经过一夜的静修,他之前在小潭里受的伤已经无碍。另一边,秦宓早已经百无聊赖的拨弄着脚边的小草。
    呼出一口浊气,林轩看了看周围的景色,收拾好心情准备往昨晚小鹿指示的方向前行。但是在林轩走出几步之后,发现小鹿也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边,忍不住摸了摸鹿角,柔声道:“你是要跟我一起去吗?”小鹿叫了两声以作回应,然后蹦蹦跳跳的往前跳去,显得很是活泼。
    林轩想了想,也没拒绝,这段时间的相处,林轩对这只小家伙很是喜爱。既然它愿意跟自己走,想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直到日头西斜,两人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但是入目的景色还是一成不变的森林,只是没有小潭附近那样高大而已。不过,林轩却感觉越往前走,环境对自己的灵识压制也就越来越大,同时重力也越来越大,周围的气温也越来越寒冷。
    此时两人似乎变成了全无修为的普通人,然而以两人的修为居然感觉到了寒冷,可想而知这里的气温到底有多低,令两人感觉奇异的则是,这么寒冷的天气,却不见冰霜出现。
    林轩心中有一些不妙的感觉,只是对小鹿的信任以及出去的欲望,林轩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夜幕降临,森林底部的灌木和杂草上已经沾满了露水,露水沾染在两人身上,居然感觉到一股沁人心魄的寒意。此时,小鹿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对着林轩叫了两人,回头往一边走去。
    林轩想了想,和秦宓对视了一眼跟了上去。
    转过一片灌木丛,两人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两人眼前是林中的一小块小空地。几株较为高大的灌木枝叶低垂下来,竟然搭乘了一个天然的帐篷。小鹿站在帐篷口叫了几声,示意这边是林轩晚上过夜的地方。
    林轩心有疑惑,没想过为何还需要找这么一个栖身之所。不过,秦宓目光闪动间轻声解释道:“估计这里的夜晚有些什么不可知的危险吧!”
    “可是......”林轩看着那顶帐篷,欲言又止,这顶帐篷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两人要是都进去的话,那就得紧贴着一起。两个气血方刚的孤男寡女,林轩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意志力。秦宓的脸色也非常的难看!只是小鹿给林轩领过来之后,自己蹦蹦跳跳的又不知道去哪里了。
    估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林轩不禁想起了破天阁,只是那玩意现在在踏雪身上,林轩也有些哭笑不得。
    此时,随着夜色渐深,周围的温度已经降到了一定程度,林轩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回头往秦宓那边看去,发现她已经开始抱着自己了,想来她的肉体没自己强悍,对于这股寒意的抵抗力不如林轩。
    林轩又试了一下元力护罩,发现元力竟然也沉寂了下去,似乎从未出现过。林轩一惊才发现秦宓嘴唇已经开始发青,似乎有被冻伤的痕迹。
    林轩不再迟疑,一下子将秦宓推进了帐篷里,哪知这一个动作却吓得秦宓尖叫起来,此时她修为全无,肉身力量又不及林轩,只得哆哆嗦嗦的对林轩说道:“你可不能乱来!不然等本小姐修为恢复,一定把你的那玩意割下来!”
    林轩黑着一张脸,背对着秦宓坐在了帐篷口,将自己的下半身都留在了外面,声音中包含着无奈:“我的大小姐,我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也不至于趁火打劫,我就放一个上身在里面,护住身体重要部位即可,下半身不会进来的,你大可放心。”
    一言尽,林轩才有心思感受帐篷里的温度,也不知这灌木搭成的帐篷是什么原理,外面天寒地冻,里面竟然温暖如春!只是这一小会儿,林轩就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变的僵硬无比。
    就这样过了半夜,等到月上中天之时,林轩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秦宓在里面问了好几次,林轩强自撑了过去。森林在这个时候却突然间躁动了起来,周围一下子就多了许多虫鸣之声,借着树冠间落下来的月光,林轩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不少昆虫和小兽。
    全身赤红的蜘蛛,绿油油的蝎子,纯白色的小蛇,七彩的蝴蝶,金光闪闪的蝉,无声无息的蝙蝠,许多应该在温暖天气出现的天气出现在这个夜晚,林轩差点以为外面的温度已经升到了正常。但是,毫无知觉的双腿却时时刻刻提醒着林轩外面的气温异常的低!
    在这诡异的环境里,林轩大气也不敢出,身后传来秦宓的声音,“小男人,外面怎么那么吵?”林轩一动也不敢动,自己小声将外面的情况告诉了一下,不知为何,两人在里面说话,外面的生物似乎什么都没听见。
    在两人交流的瞬间,外面的情形又出现了变化,那些生物出现之后,竟然就地繁衍交.配起来。林轩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身后传来动静,秦宓伸出一个小脑袋从林轩的肩膀往外面看,看见这一幕也面红耳赤。
    就在这时,林轩看见一只不知名的蛇从自己的腿上爬了过去,这一瞬间林轩心里崩紧,生怕这蛇给自己来上一口。但是事与愿违,或许林轩那一瞬间的紧张连带着身体的肌肉产生了一些变化,那蛇吐出舌头在空中晃了晃,就对着林轩的脚腕来了一个蛇吻。
    林轩只感觉有一股液体进入了自己的血管之中,随即似乎没了感觉。秦宓也看见了那蛇的动作,有些担忧的拉了拉林轩的袖子,小声问道:“你有没有事?要不你把腿拿进来看看?”
    林轩也想将腿拿回来,但是他的双腿在外面放了太久,早已经没了知觉。林轩尝试动了动却毫无反应,只得苦笑:“没办法,在外面放太久了,已经没了知觉。”
    闻言,秦宓咬了咬嘴唇,只是伸出手想要帮忙将林轩的腿扯进来,“你这笨蛋不早说,这样下去血脉受损,你还想不想修炼下去了。”
    林轩感受到背后的触感,苦笑:“没办法,我不相信自己的意志。”秦宓一呆,才发现现在和林轩的姿势可算不上好,胸前传来的触感也弄的她心里惊慌,连忙缩了回去。
    林轩连忙转移开话题,说道:“这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似乎就只有肉体的力量不受限制,只是这里的生物也太违背常理了。”秦宓在林轩背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一刻钟左右,林轩突然感觉自己的体内多了一股热量,接着自己的双腿竟然有了一些知觉,林轩脸色一喜,声音也轻快了许多:“我腿上有知觉了!”
    秦宓闻言,也心生欢喜,连忙说道:“那你快拿进帐篷来,不然会伤到你的根基的。”林轩也不再拒绝,慢慢的控制着自己的双腿缩进了帐篷里面。只是帐篷本就不大,现在挤进了两个人,身体很多处都贴在一起。感受到身体四处传来的柔软触感,林轩的心神有些摇曳,感觉心中有一团火在烧!林轩脸色一变,连忙静气凝神,脑海中想着踏雪和赵熙芷,希望将注意力转移过去!
    然而,每每想到两女,林轩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和两女温存的时光,心中那团火烧的更加旺盛,加上身体四周传来的若有若无的触感和女人独有的馨香,林轩的呼吸粗重了许多。
    秦宓也感受到了林轩的变化,竭力的想要拉开和林轩的距离,然而空间就这么大,秦宓躲开了上半身,就避不开下半身。察觉到林轩越来越粗重的鼻息,秦宓差点哭了出来,最后抓了一根发簪对着林轩。
    林轩也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心中已然明了,那蛇毒竟然是一种厉害至极的催.情毒药。现在在各种环境的催发下,林轩感觉自己的理智正在一步步的被蚕食。
    强行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用疼痛刺激了一下自己的理智,林轩趁着这个时间将自己的双腿又伸出了帐篷。外面的寒意和体内的火热两相对冲,林轩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双腿更是迅速失去知觉。林轩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又将自己的屁股往外挪了挪,彻底拉开了和秦宓的接触。
    秦宓看见林轩的动作,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刚刚那蛇的蛇毒是催.情毒药,不过现在我双腿已经渐渐失去知觉,也挪不进帐篷了,你可放心一些。”林轩的声音传来,只是说完这段话,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头脑一阵眩晕,竟然没了知觉。
    此时,秦宓才察觉帐篷里的血腥味,忍不住说道:“喂,你伤的重不重?”然而,林轩此时已经回答不了她。秦宓连续问了几遍,林轩都没了声息,要不是隐隐还有呼吸声传出来,秦宓差点以为林轩死了。
    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秦宓伸出手探了探林轩的脉搏,却发现林轩的身子烫的吓人。秦宓一下子缩回手,却显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办才好。
    就这样挨到了天明,虫兽在晨光微露之时就全部隐匿了起来,温度也渐渐的回升。小鹿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跳到帐篷门口却急切的叫了起来,秦宓使劲撑开帐篷,从缝隙中钻了出来,看见林轩的状态也不由一愣。
    此时的林轩状态说不上好,处于帐篷的上半身烫的似火,位于帐篷外的双腿却凉如冰凌,整个人更是昏迷不醒。
    小鹿见秦宓从帐篷里面出来,灵动如它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有些蛮横的撞了过去,秦宓失去了元力,这一下竟然没躲开,被撞的跌倒在地上。小鹿也不管秦宓,自己走到林轩身边,躺在林轩的腿上,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林轩的双腿。
    突然,小鹿的鼻子动了动,拱开林轩的裤脚,露出了两个小孔。小鹿对这森林的生物自然极为了解,看见那两个小孔之后,顿时转头狠狠的盯着秦宓,似乎想要再次攻击秦宓。秦宓一惊,这森林里面对元力和灵识的压制无比恐怖,她现在几乎就是一个身体强壮点的普通人,自然对小鹿有一些畏惧。
    最后小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了看林轩,最后自己伸出小舌头慢慢的舔舐林轩脚踝处的小孔,它的唾液似乎有奇效,林轩的气息渐渐的平稳了起来。